孙诒让的墨学研究
日期:2009-11-27 21:56:51| 作者:解启扬 | 来源 :互联网 | 阅读: 1987次

  一、学术背景

  在近代百年墨学研究历程中,孙诒让是个划时代的人物,他以《墨子间诂》这部墨学巨著奠定了他在近代墨学发展史上的重要地位。

  孙诒让治墨学大约始于1873年。他治《墨子》已经不同于乾嘉一些学者用子书比勘经书了。他在《墨子间诂·自序》中说:“身丁战国之初,感悕于犷暴淫始之政,故其言谆复深切,务陈古以剀今。亦喜称道《诗》、《书》及孔子所不修《百国春秋》,惟于礼则右夏左周,欲变文而反之质。”他还说:“然周季道术分裂,诸子舛驰,荀卿为齐、鲁大师,而其书《非十二子篇》于游、夏、孟子诸大贤,皆深相排笮。洙泗龂龂,儒家已然,墨儒异方,畦步千里,其相非宁足异乎?综览厥书,释其纰驳,甄其纯实,可取者盖十六七,其用心笃厚,勇于振世救敝,殆非韩、吕诸子之伦比也。”在他看来,墨学一些主张是战国那个时代的产物,由此可以看出,他对墨学的评价已经不同于清代的许多学者。

  考察孙氏治墨学原因,有三个方面不可忽视。其一是自明末起,已有学者涉猎墨学。李贽、傅山等都对墨学有所研究,特别是乾嘉时期,汪中、毕沅、张惠言、翁方纲、王念孙等对《墨子》均有不同程度的校注,墨学虽仍然受到排斥,但日渐显露复兴的迹象。鸦片战争以后,“西学中源”说一度非常盛行,《墨子》日渐受到重视,这一切为孙氏治墨学逐渐铲除了学术思想上“儒学独尊”的禁锢,同时也提供了文本上的方便。其二,鸦片战争后,清政府积贫积弱暴露无遗,作为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孙诒让,身怀“国家兴旺,匹夫有责”的历史责任感,不可能不思考国家民族的危亡。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向来有以著述表达忧国忧民之志的传统,孙诒让自然也不例外。墨家“勇于振世救弊”的精神恰好适合救亡图存的需要,孙诒让显然也关注墨家的“救世”精神。他在《与梁卓如论墨子书》中说:“让少溺于章句之学,于世事无所解。曩读墨子书,深爱其掸精道术,操行艰苦,以佛氏等慈之旨,综西士通艺之学,九流汇海,斯为巨派。徒以非儒之论,蒙世大垢,心窃悕之。”[1]他在《墨子间诂·自序》中也作了特别说明。尤其需要指出的是,他对《墨子间诂》中《备城门》等反映《墨子》军事思想的篇章校释尤其详尽,“整纷剔蠹,脉摘无遗”[2],发掘《墨子》军事思想以适应时代救亡的需要。俞樾在《墨子间诂·序》感叹:“今天下一大战国也,以孟子反本一言为主,而以墨子之书辅之,倘足以安内而攘外乎。勿谓仲容之为此书,穷年兀兀,徒敝精神于无用也。”直接阐述了孙诒让治墨学的时代性。其三,孙诒让曾写信给章炳麟,说:“近唯以研习古文大篆自遣,颇愤外人著文明史者,谓中国象形文字已灭绝。顷从金文、龟甲文获十余名,皆确实可信者,附以金文奇字,为《名原》七篇。”[3]由此可以看出,孙氏对祖国文化遗产怀着深深的眷顾和忧虑,他校勘整理《墨子》也包含着发掘祖国文化遗产的愿望。孙诒让虽然受的是传统教育,但也读过一些西方科学书籍,因而他对《墨经》中的科学思想也发掘不少,以此彰显中国古代的科技成就。当然我并不是要藉此而否认孙氏治墨学也有纯粹的学术动机,更不是要否认《墨子间诂》的学术成就。学术上“求是”与“致用”并非绝对矛盾的。在浩如烟海的中国典籍中,孙氏耗费长达二十多年的时间和精力研治墨学,显然有其时代原因。

  二、校释成就

  清代墨学研究的首要工作是《墨子》校勘和注释。因为《墨子》一书长期以来“传诵既少,注释亦稀,乐台旧本,久绝流传,阙文错简,无可校正,古言古字更不可晓”[2]。校勘工作是与版本学、目录学联系在一起的,三者相互联系,不可分离。因为校勘而讲求版本、编叙目录,早在西汉末年刘向校书时已是如此。孙诒让在这方面是训练有素并卓有成就的,《四部别录》、《温州经籍志》均表现了他在这方面精湛的造诣。校勘工作首先又是从选定版本开始的。版本的优劣,多少直接关系到校勘的成绩。孙诒让的主要生活经历在十九世纪后半叶,此前已有一些经过校勘的《墨子》版本流传,因而他得以广泛搜罗各种《墨子》版本。他在《墨子间诂·序》中说:“余昔事雠览,旁摭众家,择善而从,于毕本外,又获见明吴宽写本、顾千里校《道藏》本。”同时,他还参阅并吸收了王念孙、王引之、洪颐煊、戴望、俞樾等人的校勘成果。

  毕沅校本《墨子》是孙诒让校勘的底本,此书初刊于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它是毕沅“遍览唐、宋类书、古今传注所引”[4](612),以明《道藏》本《墨子》为底本,又吸收了卢文弨、孙星衍、翁方纲的校注成果,汇聚而成。毕沅校本作为近两千年以来第一个比较完整的《墨子》校本,为后人研究《墨子》提供了极大的方便,影响深远。但毕校本也有其不足,因为毕沅生活在乾嘉时期,所见《墨子》版本相当有限,再加上《墨子》长期以来少有人问津,讹脱伪误不少,书中又多古言古字,校勘的难度相当大,因而有不少疏漏,误改、误释也不算少,甚至有一些人为武断的地方。但它作为《墨子》一书校勘的底本不失为当时最好的版本。

  孙诒让在《墨子间诂序》中说:“昔许叔重注《淮南王书》,题曰《鸿烈间诂》,间者,发其疑啎;诂者,正其训释。”指明《墨子间诂》是一部校勘专著。黄绍箕在谈到《墨子间诂》的校勘成就时说:“先生此书,援声类以订误读,采文例以移错简,推篆籀隶楷之迁变,以刊正讹文,发故书雅记之晻昧,以疏证轶事。”[5]黄绍箕与孙诒让同时代,他对《墨子间诂》的评价并无过誉之处。而且,在我看来还不足以全面概括《墨子间诂》的校勘特特点。用现在的眼光来看,该书应包括以下几个方面的校注成就:

  其一,旁采众家之成就,匡正旧校之讹误。孙诒让本人毫不讳言:“余昔事雠览,旁摭众家,择善而从。”又说:“余幸生诸贤之后,得据彼成说,以推其未竟之绪”。[6](2-5)《墨子间诂》一书,吸收了孙氏之前以及同时代的毕沅、卢文弨、孙星衍、王念孙、王引之、戴望、苏时学、俞樾、黄仲弢、杨葆彝等人的不少研究成果。毕沅校本《墨子》是孙校本的底本,孙氏经过仔细甄别,凡是认为校释准确的,都收录进《墨子间诂》。认为错误的,也指出不少,这些在《墨子间诂》中非常普遍。《墨子间诂》吸收《墨子》校注成果比较多的要数王念孙、王引之父子。在乾嘉诸多学者中,孙诒让最佩服王氏父子治学上的精审博断,因而凡是王氏父子的校注成就,几乎全部收罗在《墨子间诂》中。比如,《尚同上》:“上以此为赏罚,甚明察以审信。”孙氏就援引王氏父子的校注成果:“‘甚’,旧本讹‘其’,王云:‘其’当为‘甚’,甚明察以审信。案:王校是也,今据正。”[6](69)又如,《耕柱篇》“鼎成四足而方”的“四足”,各种版本均作“三足”。王念孙认为:“三足本作四足。此后人习闻鼎三足之说而不知古鼎有四足者,遂以意改之也。《艺文类聚》、《广川书跋》、《玉海》引此书作‘四足’。《博古图》所载商、周鼎四足者甚多,未必皆属无稽。”孙诒让依照王念孙之说,又进一步从古文字角度加以考证,指出:“此书多古字,旧本盖作‘二二足’,故讹为三。”此类例子,举不胜举。乾嘉以来《墨子》一书旧校成果,凡孙氏认为精确者,都收揽进来。《墨子间诂》初成印行后,孙诒让又广泛征求学界意见,其友人黄仲弢又详细校阅一篇,举正十余条。而在此时,得到张惠言《墨子经说解》,又据此补正孙校本《墨经》部分的许多不足。此外又吸收了杨葆彝的《经说校注》一些成果。可以说,《墨子间诂》是有清一代《墨子》校注成果的总汇。

  其二,校勘、训诂相结合。《墨子》一书多古言古字,两千年来文字演变,训诂是一项艰难而繁杂的工作。孙氏从小对于尔雅》、《说文》有着深湛的修养,又对古文字学有深入的研究,为其文字训释大开方便之门。黄绍箕说,“先生此书,推篆籀隶楷之迁变,以刊正讹文”,说明了孙氏文字学修养在《墨子》一书训诂中的运用。孙诒让在《墨子间诂·自序》中说:“今于字宜多遵许学。”事实上,孙氏的训诂绝不局限于《说文》,而是充分运用自己通贯经子的宏富学识和文字学修养,在训诂中旁征博引。比如,孙诒让在训释《兼爱中》“然则崇此害亦何用生哉”时说:

  俞云:“‘崇’字无义,乃‘察’字之误。何用生者,何以生也。《一切经音义》卷七,引《苍颉篇》曰:‘用,以也’,《诗·桑柔篇》“逝不以濯”,即其证也。言国与国相攻,家与家相篡,人与人相贼,以及君臣父子兄弟之不惠忠,不慈孝,不和调,当察其害之何以生,,故曰:‘然则察此害之何用生哉’,上篇曰:‘当察乱何自起’,与此同意。”案:俞说是也,苏云:“‘用’疑当作‘由’”,非。[6](94)

  这一段文字,有校有训,熔校勘、训诂于一体。而且,文字训释并不谨守《尔雅》、《说文》家法,而是从容运用自己宏阔的知识体系的优势,仔细钩沉,令人叹服。又如,他对《耕柱篇》“昔者夏后开……是使翁难雉乙卜于白若之龟”的训释更为著名:

  旧本无“雉”字,今据《玉海》增。“白”毕校本改为“目”,云:“旧脱‘乙’字,又作‘白若之龟’,误。《艺文类聚》引作‘使翁难乙灼目若之龟’。《玉海》引作‘使翁难雉乙卜于白若之龟’,当从‘目若’者。《周礼》云‘白龟者曰若’。《尔雅·释渔》云‘龟左睨不类,右睨不若’。贾公彦疏《礼》,以为睥睨是目若之说也。若,顺也。”王云:“旧本讹作‘白苦之龟’,毕据《艺文类聚》改为‘目若之龟’,引《尔雅》以为‘目若’之证,殊属附会。今考《初学记》、《路史》、《广川书跋》、《玉海》,并引作‘白若之龟’,‘白’字正与今本同,未敢辄改。”诒让案:“白若”,《道藏》本作《目若》,吴钞本、季本作“白苦”,《初学记》引亦作“使翁难雉乙灼白若之龟”,《江淹集·铜坚赞叙》云“昔夏后氏使九牧贡金,铸成九鼎于荆山之下,于昆吾氏之墟,白若甘搀之地”,虞荔《鼎录》文略同,似皆本此。《书》亦作“白若”,而以为地名,疑误。但此文旧本讹脱难通,审校文义,当以《玉海》所引校长。“翁”,当作“”。《说文·口部》:“‘嗌’,籀文作‘’,经典或假为‘益’字。”《汉书·百官公卿表》“作朕虞”,是也。“”与“翁”形近。《节葬下篇》“哭泣不秩声嗌”。“嗌”亦误作“翁”,是其证。“难”当为“”。《备穴篇》:“以金为。”“”今本亦讹“難”。又《经说上篇》“指”、“脯”,“”并作“”,皆形近讹易。“”与“斮”音义同,详《经下篇》。“雉”犹言“斮雉”,即谓杀雉也。《史记·龟筴传》说宋元王得神龟云“乃刑白雉及与骊羊,以血灌龟于坛中央”,盖以雉羊之血衅龟也。“乙”当作“已”,“已”与“以”同。言启使伯益杀雉以衅龟而卜也。《玉海》所引“雉”字尚未讹。今本又捝“雉”字,遂以“翁難乙”为人姓名。真郢书燕说,不可究诘矣![6](387)

  这一段长长的校释,“推篆籀隶楷之演变”,从文字变迁的角度,广泛征引各种书目,训释精当,言之成理。

  孙诒让在《墨子间诂·自序》中说:“非精究形声通假之源,无由通其读也。”《墨子·经说上》:“故言也者,诸口能之出民者也。”王引之认为:“当作‘故言也者,出诸口,能之民者也。’‘出’字误倒在下,‘能’下又脱一字。‘能’与‘而’通。谓言出诸口而加之民者也,《系辞传》曰:‘言出乎身,加乎民。’”孙诒让不同意王引之的观点,认为:“王说移易太多,似未确。窃疑‘口能’,即谓口之所能,犹《经上》云:‘言,口之利也。’‘民’当为‘名’之误。后又云:‘声出口,俱有名。’‘出名’,亦谓言出而有名,犹《经》云:‘出举也。’”这段校释,王引之误用以音求意法,而孙诒让以为“民当为名之误”,体现了“以声类通转为之錧键”的思想。

  几乎是在校释《墨子》的同时,孙氏开始《周礼》的研究。不少学者把《墨子间诂》看成《周礼正义》的姊妹篇,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这两种著作在他学术研究中的重要性。孙诒让说:“卅年以来,凡所以采获,咸缀识简耑,或别纸识录,朱墨戢孴,纷如落叶。既又治《周礼》及墨翟书,为之疏诂。稽览群集,多相贯通,应时揃记,所积益众。”[7]在《墨子间诂》中,广泛运用《周礼》研究的成果,不仅表现在文字的训释上,甚至有名物制度的训释。比如,《兼爱篇》“注召之邸”,毕沅认为“注”应与上句连读,其失误主要原因就是毕沅不了解“注召之邸”即《周礼·职方式》之“召余祁”。孙氏据《周礼》予以校释。又如,《非乐》篇“折壤坦”,毕沅以意改“坦”为“垣”。孙氏根据《周礼》,认为“折”即《周礼》“硩蔟氏”之“硩”。再如,孙氏在进行《周礼》研究时,把《周礼》中的“制禄”与《墨子》等中的有关内容相比勘,证明上中下士的年禄大体符合的。

  其三,考订《经说》上下篇旁行句读。《墨子》一书中,《墨经》部分尤为难读。毕沅说:“唐、宋传注亦无引此,故讹错独多不可句读也。”[6](279)从现有史料记载来看,唐以前也仅有晋代鲁胜作《墨辩注》,而且早已不见其书,仅存《墨辩注叙》。由于原书是竹简抄录,《经》与《经说》淆乱不堪,校勘相当困难。乾嘉学人张惠言著有《墨子经说解》,校正了其中的一部分内容,但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梁启超把校勘《墨经》的困难归结为“八事”:“原文本皆旁行,今本易以直写,行列错乱,不易排比,一也。《说》与《经》离,不审所属,无以互发,二也。章条句读,交相错逜,上属下属,失之千里,三也。文太简短,其或讹夺,末由寻绎语言以相是,四也。案识之语,孱入正文,不易辨别,五也。累代展转写校,或强作解事,奋笔臆改,讹复传讹,六也。古注已亡,无所凭借质正,七也。含义奥衍,且与儒家理解殊致,持旧观点以释之,必致误谬,八也。”[8]由此可以想见《墨经》校勘的难度。孙诒让在《墨子间诂·叙》中说:“《经》、《说》、兵法诸篇,文尤奥衍凌杂,检览旧校,疑滞殊众,研核有年,用思略尽。”可见其所费心力。孙诒让在校勘《墨经》时,特别注意“旁行”问题,他说:“凡《经》与《说》,旧并旁行,两截分读,今本误合并写之,遂混淆讹脱,益不可通。今别考定,附著于后,而篇中则仍其旧。”[6](279)虽然十几个文字,却说明了他校勘《墨经》所运用的规则,其中包含着中国出版演变的历史,并指出《墨经》淆乱而不可读的原因。但考订《墨经》旁行并非始于孙诒让,早在乾嘉时期,毕沅、张惠言等人就注意到《墨经》“旁行”问题,毕沅曾说:“本篇云:‘读此书旁行,’今依录为两截旁读成文也。[9](158)可见,毕沅已经发现“旁行”这条规律,只是他在运用过程中有一些不适当的地方。张惠言的《墨子经说解》对这个问题又有进一步的研究,他用鲁胜“引说就经”之例,将《墨经》四篇逐条拆开,互相比附。孙诒让又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校勘,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经过孙氏的校勘,《墨经》已基本可读。但遗漏、误校之处仍然不少,其原因之一固然是长期以来无人校勘,也与《墨经》语言简练、富含名理及古代科技知识有关。孙氏所处时代,西方逻辑、科学知识输入都相当有限,比勘《墨经》还缺少完备的近代参照系统,说明《墨经》校勘并非一时一代人所能完成。后来许多学者均对《墨经》再作校勘,但没有人能对孙氏的成就置之不顾。

 

【关闭窗口】
[释] 更多...
· 千万不要轻易说别人的缺…
· 佛家文化、禅文化的核心…
· 自我是如何显露业性和运…
· 【识是指证悟吗?】20…
· 李嘉诚:学佛让我成为华…
· 网友在大悲寺的真实体会…
· 邪说举隅:邪师索达吉为…
· 【没有福德的人,很难遇…
· 何谓法喜充满?
· 南怀谨:情欲越淡层次越高
· 南怀瑾辞世经过及舍利子
· 南师荼毗由宗性大和尚举…
· 那一天我拜見了南太師父…
·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虹…
· 资深藏密人士阿旺仁者曝…
· 一个藏密喇嘛教居士的困…
· 我亲眼所见的西藏及真实…
· 南怀瑾谈遗骨舍利
· 南怀瑾:学佛人易犯的毛病
· 关于菩萨的几件事
· 成佛的必然修为过程与成…
· 科学家证实佛门咒语有神…
· 一个狐仙的真实故事
· 高僧观因缘:现代作家已…
· 虚云和尚与白狐的传奇因缘
· 毛主席谈佛教禅宗
· 略说佛难的成因与对治
· 星云禅师:禅意的人生、…
· 六祖慧能档案的相关研究
· 佛家特别强调对心性的修炼
· 看话头法
· 静观始知安心难
· 人生永远如登山
· 阿难七梦预示未来佛法
· 皈依的心路——金庸与池…
· 净空法师:學佛就是學做…
· 用什么心态来诵经
· 不杀生,怎样请走蚊虫
· 游览寺庙的四大禁忌
· 菩萨是什么
· 良知与人性的净化
· 大悲咒的由来
· 佛对世界和人的看法
· 佛教养生智慧带给我们哪…
· 66岁老人被北大录取为…
· 六十六条经典禅语
· 禅师的兰花
· 净空法师:如何才能功夫…
· 你是正信佛教徒吗--圣…
· 佛教八识
· 佛教与哲学
· 发愿的重要性
· 暮鼓晨钟醒世人
· 生活处处是修行
· 佛陀教育与心灵健康
· 修行是调整心态而不是挑…
· 佛教称谓漫谈
· 佛理故事:小和尚扫树叶
· 学佛之理想与目的
· 惜福又有智慧的事
· 佛陀的沉默:佛陀不回答…
· 济公活佛圣训
· 从一朵花里看六度的精神
· 放生十大功德
· 佛教“圣树”菩提树
· 源于佛教的成语
· 中国历史上最有佛缘的七…
· 关照无常 放下执着 感…
· 仁波切的眼泪
· 如何使人相信三世因果?
· 关于“末法时期”
· 佛经谈有十二种药能治人…
· 佛教八识
· 谈谈怎样学佛经
· 素食可提高智慧
· 论禅宗与念佛
· 师父开示“无一法可得”
· 师父开示学佛不能着相
· 学佛之八难
· 谭嗣同与佛教
· 作为阐释学的“生活儒学”
· 佛教,人生与文学
· 佛教中哪些特殊魅力吸引…
· 佛教为何传入中国
· 高僧的智慧
· 佛教的业力因果说
· 禅弊
· 布施的四种障碍及其对治法
· 学佛女众的几种不如法的…
· 慈悲没有敌人,智慧不起…
· 论多元信仰对人间佛教的…
· 佛法在人间
· 佛教的手势
· 爱面子的禅师
· 人生是一次次的顿悟
· 智慧与烦恼
· 龙树菩萨的故事
· 佛教的情感观---贤空…
· 大师在禅的心里走来
· 智者大师论成佛与做人
· 合掌 靠近圣贤 靠近佛祖
· 师父的智慧 顺其自然
· 退步原来是向前
· 你的烦恼来自于你放不下
· 不同宗教的健康观
· 读出《金刚经》的真谛
· 智慧与烦恼
· 人心之禅理
· 法门寺十大世界之最
· 菩萨的生活
· 一心三观与三谛圆融
· 乘愿再来怎么解释
· 佛教徒的饮食观:不吃荤…
· 佛教的危机
· 师父开示:未来的灾难
· 佛教格言集锦
· 佛家布施是什么意思
· 信仰佛教必须吃素吗
· 什么是有为法与无为法
· 什么是人无我与法无我
· 何谓明心见性
· 什么是因与果,各有哪些…
· 嘉木样:佛教三大语系在…
· 关照无常 放下执着 感…
· 略论佛教本体哲学
· 解密十一世班禅的生活与…
· 淡定面对尘世 一种成熟…
· 佛教的伦理思想与现代社会
· “美式佛教”初现峥嵘 …
· 开悟的最大障碍
· 走向世界的中国佛教教育
· 传媒大亨与佛教宗师对话
· 中阴身之寿命
· 每种生物都与人类同等完美
· 为何在初八“放生”?
· 宗教让人敬畏 佛法让人…
· 佛教的三重社会责任
· 佛教道德与人生解脱
· 试解弘一大师临终绝笔之…
· 唐代思想家柳宗元的“礼…
· 王梵志诗的“八难”和“…
· 《百丈清规》初探
· 佛为什么要度众生?
· 佛家养生百字诀
· 佛教饮食观
· 在家学佛方便谈
· 和尚为什么都要剃光头、…
· 忏悔业障的方法和要点
· 论布施
· 忏悔业障的方法和要点
· 佛与花的因缘
· 佛教与企业文化有共通点?
· 慈悲带来丰足自在
· 漫话弥勒佛
· 从灾难中看见佛法
· 佛教丛林制度的由来
· 略说百法明门论宗旨
· 禅悟成功:从性格看命运
现代禅学问题... 更多...
· 五庄观孙悟空偷吃人生果…
· 黄风怪之难预示了怎样的…
· 唐僧取经第一难为什么总…
· 乌巢禅师为什么传唐僧的…
· 唐僧黑风山之难喻示了什…
· 第十四回孙行者为什么必…
· 八戒的兵器喻示了什么修…
· 沙僧的兵器喻示了什么修…
· 孙悟空神通广大,为什么…
· 孙悟空一个筋斗云为什么…
· 孙悟空头上的金箍究竟是…
· 《西游记》很多处为什么…
· 唐僧、白龙马为什么没有…
· 关于南师论眼神经摩擦发…
· 关于南师论“没踪迹处莫…
· 关于南师论精气神与之疑论
· 孙悟空的金箍棒演绎了什…
· 唐僧四个弟子的收服次第…
· 齐天大圣为什么逃不出如…
· 齐天大圣那么大本事为什…
· 如来佛祖与玉帝哪个更大?
· 白龙马为什么代表生命修…
· 什么法船才能度过流沙河…
· 猪八戒为什么代表生命修…
· 五位取经者的五行属性是…
· 孙行者的师傅究竟属于哪…
· 孙猴子拜师究竟悟到了什…
· 沙和尚为什么代表生命修…
· 孙猴子求道历程预示了什…
· 孙猴子为什么代表生命修…
· 唐三藏为什么代表生命修…
· 《西游记》究竟隐藏了什…
· 《西游记》作者究竟是谁?
· 密宗法相应的法众与法地…
· 末法辨证:当前密宗各类…
· 关于南老禅宗机锋与学禅…
· 因缘的人生智慧
· 当代修行人与八相成道
· 见性后修的是什么
· 修行的四个阶段
· 学佛做人应在自己身上下…
· 守住真心胜过修所有的法…
· 今晚讲的才是无上大法
· 大放光明后怎么修
· 体内能量唤醒后有什么表…
· 修行究竟修的是什么
· 如何把灵明不昧修出来
· 只有跟佛比才能看清自己
· 学佛容易做人难
· 学佛必须看清自己的起心…
· 如何对治昏沉散乱
· 佛法靠实证不是靠猜测想…
· 如何打开自己的心量
· 一心不乱做事就是修行
· 自我反省就是修道
· 老人能否修炼成功
· 修行的几个重要问题
· 修法与修道的区别
· 如何与万物同一体
· 化身与八个意识层次
· 如何正确的念佛
· 有没有男女双修
· 走出闭关中的境界
· 十二生肖的原理
· 什么是了了分明之境
· 关于善知识
· 如何念佛----净土的…
· 什么是一心不乱
· 如何激活能量
· 瑜伽七节健身操
· 如何音念六字大明咒
· 有为法与无为法的用功方…
· 修道与观想
· 心物一元,化身是怎么来…
· 禅净密三者的关系
· 信仰是学佛的根本
· 念佛的种子如何种入八识…
· 如何参话头,关于夜睹明…
· 谈谈说是道非
· 静坐中出现自发功的原因
· 学佛的人就是不一样
· 如何见道修道证道
· 什么叫正知正见
· 如何做到有念无住
· 修行人必须学会管住自己
· 当代修行人与八相成道
· 大智无非善护念
· 明心见性与证果三者的区别
· 学佛要有自己的佛学思想
· 丛林中的规矩
· 顺其自然与无我
· 学佛要有自己的佛学思想
· 怎样正确的住定
· 《坛经》与禅宗
· 打七的意义
· 关于南师论蚯蚓两段时心…
· 修身与论六祖
· 历世炼心即是福慧双修
· 降伏其心----修身与…
· 降伏其心----观香的…
· 万行法师法语
· 万行法师答疑
· 现在还没有缘分得到传承…
· 圣严法师:一定要看破红…
· 初心修悟法要
· 禅修就学调身心
· 怎样持经修定——印光大…
· 為甚麼要學佛和學佛有甚…
· 听佛论心
· 佛是具有无所不能的神力…
· 关于学禅
· 摆脱常识的纠缠
· 禅可以变化气质、转凡成圣
· 关于南师论乾坤息宇宙毁…
· 禅修的目的、方法及所能…
· 禅七的缘由
· 略论禅宗的证悟之道
· 禪与现代生活
· 不懂禅文化,就没法谈中…
· 生活中的禅学
· 现代禅学中的顿悟
· 参禅指月
· 现代禅修要诀
· 弗洛伊德思想与佛教瑜伽…
· 什麼是「禪」?
· 契道之法
· 爱惜和爱护的区别处
· 如何处理家庭危机
· 怎样做一个居士
· 什么是证悟空性的智慧呢?
· 我们的心灵为何不能纯净?
· 智悲答疑(圆融篇)
· 多读经书,增长智慧
· 心的解脱
· 什么是证悟空性的智慧呢?
· 悟道路上的十种歧途
· 用一颗欢喜的心来对待生活
· 禅悟的境界
· 禅悟学为什么注重"研"…
· 关于南师论释迦佛修无想…
· 坐禅入门之三密相应
· 参禅的先决条件
· 忏而不悔等于零
· 学佛须有实修的功夫
· 虚云参禅法要
· 宋永明寿禅师关于是否开…
· 健康是修道之本
· 如何入佛境界---净空…
· 初入佛门应读的几部经
· 三福與六和
· 关于对佛教的误解
· 听佛祖讲爱情真谛
· 为什么不把吃植物当作“…
· 佛教的八苦是哪八苦
· 佛教的袈裟为什么不是用…
· 加持的功用是真的吗?
· 佛教的大乘和小乘有什么…
· 佛教里如来,佛,菩萨,…
· 佛教的“六和敬”是什么…
· “青灯古佛”过时了吗?
· 何谓“八福田”?
· 最珍贵的东西是免费的
· 佛像中为什么经常出现植…
· 为什么会“好心没好报”?
· 用什么心态来诵经
· 佛教何以要分宗?分几宗…
· 佛教徒应以怎样的态度来…
· 佛教中的“波罗蜜”是什…
· 佛为什么要度众生?
· 佛教的三界是哪三界?
· 学佛的目的及修持的方法
· 什么是菩提心?
· 随缘——随的什么缘
· 口头禅算佛家的哪一种禅
· 如何净化感情生活--星…
· 何谓“八福田”?
· 如何同时成为一位修行者…
· 星云大师关于素食的十个…
· “佛渡有缘人”是什么意…
· 佛教相信在劫难逃之说吗?
· “平常心”是指什么
· 灵魂是否存在--慧 律
· 本焕老和尚:参禅有什么…
· 成功需要多少年
· 如何听经
· 智慧问答
· 什么是罪,什么是业?
· 什么是忏悔!
· 彬县大佛的右手无名指为…
· 佛教是如何在泰国流行起…
· 禅定何以对养生有重要作…
· 禅宗问答录
· 如何在禅定时对待念头
· 什么是三智
· 佛像上的“卐”字符号,…
· 守戒还是舍戒?
· 如何消除魔障
· 和尚为何敲木鱼
· 怎样去结缘
· 当前“禅学热”现象形成…
· 佛学中的人生奥秘
· 何谓佛
· 为什么要打坐?
· 日本人为何钟爱寒山寺和…
· 怎样看待财富
· 学佛是难还是易
· 禅可不可言说?
· 从灾难中看见佛法
· 为什么要放生?
· 为什么说公案不可解 但…
· 在读书中感悟什么是佛
· 学佛是否是对人生的逃避
· 如何才能做到不嫉妒别人
· 智慧是怎么开的
· 真佛什么样子
· 和尚吃素为什么还那么强壮
· 沙和尚为何戴九颗骷髅项链
· 达真堪布开示:把心专注…
· 口头禅算佛家的哪一种禅
· 放下——哪里是绿洲?何…
· 宣化上人语录(摘录10…
· 人间般若-道在哪里?
· 怎样才是彻底信佛
· 密宗的三密指什么
· 坐禅只需三日满
· 如何理解众生皆有佛性
· 何谓“以心印心”?
· 什么是忏悔!
· 关于“未成就的人不能讲…
· 神秘的力量是幻还是真
· 五戒的基本内容是什么
· 如何寻找主人公-明心见…
· 观音菩萨手中的净瓶与柳…
· 佛教所言“唯心”与哲学…
· 万行上师开示(二)
· 万行上师开示(一)
· 禅茶:水温够茶自香
· 疑心与疑情
· 佛为什么要度众生?
· 进寺庙应注意的礼仪
· 疑心与疑情
· 智慧不是信仰
· 出家与回家
· 爱为何物
· 禅修的要领
· 死亡与往生的区别
· 宣化上人说法:什么是邪师
· 破学佛执迷论
· 智者大师论成佛与做人
· 修禅问答
· 关于打坐中的一些问题
· 为什么大家修行这么久了…
· 万行上师开示录(二)
· 万行上师开示录(一)
· 现代人如何修行
· 如何排除禅悟之障
· 为什么要提倡安祥禅?
· 关于怨气的问题
· 什么是悟?为什么要悟?
· 什么是禅坐
· 什么是禅?”
· 文字禅、看话禅、默照禅…
· 关于宋代文字禅的几个问题
· “不由经教”与“由教悟…
· 从慧能禅学看禅宗的内在…
· 禅定的身心效应
· 胡适之中国禅学的方法
· 禅学的定义
[禅] 更多...
· 生命的那股气
· 佛教协会会长学诚法师:…
· 元音老人:心中心法修行…
· 答南怀瑾老先生函
· 什么是真修行?
· 前言:关于禅、参禅、禅…
· 南怀瑾老师早年参禅悟道…
· 南國熙先生:月圓人歸送…
· 禅宗六祖慧能大师与顿悟…
· 魏承思先生:在跟随怀师…
· 禅宗必然的三大历史阶段
· 陈诚之子陈履安谈禅修与…
· 南怀瑾老师讲呼吸法门之…
· 悟后真修—元音老人
· 五十年来的近事——南怀瑾
· 方兴:虚云和尚的禅学思想
· 六字练气歌
· 济公活佛圣训
· 密传佛法通旨
· 禅宗直指
· 零项修炼——顿入智慧巅峰
· 禅悟的境界
· 浅谈禅学
· 浅说禅修
· 禅超越了宗教
· 禅与精神健康
· 禅与中华禅
· 禅与道概论
· 内观智慧禅 (Vipa…
· 习禅与心理健康
· 认识自己 净化身心
· 摄心入定
· 如是观心
· 禅之佛心
· 禅的变迁——参禅悟道话…
· 禅和生活智慧
· 尘尽光生·修心篇:智慧…
· 禅与企业管理(之四)
· 禅与企业管理(之三)
· 禅与企业管理(之二)
· 禅与现代企业管理(之一)
· 佛教与商业之和谐“对财…
· 珍惜一切 随性生活
· 平常心是悟道之本
· 心灵的圆满
· 心灵神医(一)
· 心灵神医(二)
· 心灵神医(三)
· 国学与禅修系列讲座之“…
· 来自佛学的真理与智慧
· 禅宗《六祖坛经》的般若…
· 文字与不立文字
· 胡适对禅宗研究的贡献
· 一部独辟蹊径的禅宗思想史
· 德山宣鉴:开悟的智慧
· 以心传心,不立文字
· 若论佛法一切现成
· 智慧的教化
· 对印度禅学的有益梳理
· 禅心的关照
· 心心相印的和谐之道
· 禅解两宋经济文化
· 少年禅师的故事
· 中国禅的实证方法--参…
· 圆悟克勤:少年一段风流事
· 我的参禅心路
· 毛泽东的禅师风范
· 禅心的关照
· 临去秋波那一转
· 5S管理中的禅道精神
· 禅的生死之悟
· 世界的禅者
· 禅悟成功:从性格看命运
· 禅者三关与承皓一喝
· 不侵常住,同甘共苦
· 日本企业管理中的菊与刀
· 现代禅诗研究片段
· 一乘顿教与和谐社会
· 王维山水诗中的禅意理趣
· 禅宗丛林与文化新生
· 一分自觉,一分智慧,一…
· 佛教禅思想的形成发展及…
· 马祖道一禅法评析
· 关于宋代文字禅的几个问题
· “不由经教”与“由教悟…
· 重解悟与重证悟
· 禅定的身心效应
· 语默之间:不立文字与不…
· 禅修的方法和过程
· 从慧能禅学看禅宗的内在…
· 论 达 摩 禅
· 禅与养生
· “禅”之境界——何处惹…
· 若论佛法一切现成
·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 以德为先
· 禅宗丛林与文化新生
· 学佛的人,命由我立
· 直觉真理的方法论---…
· 释迦牟尼与禅的故事
· 禅是智慧的历史
· 一切现成
· 不懂禅文化,就没法谈中…
· 日本江户文化再生的契机…
· 《菊与刀》摘录与阐释
· 中华文化的英雄
· 善知识难为
· 忍辱菩萨行
· 中国禅文化对佛家的影响
· 智者大师论成佛与做人
· “禅”之境界——何处惹…
· 南山寺感悟:漫画禅意
· 《金刚经》与禅宗思想
· 人心之禅理
· 禅门公案与民间故事
· 什么是禅?——星云法师
· 我对觉悟的新体会
· 没有疑情不是参
· 以正命的态度做事
· 看话禅与默照禅
· 雍正如何参禅
· 一一从胸襟中流出
· "禅"之渊源--古老…
· 高僧的智慧
· 大力比丘的证果因缘
· 一次施舍的福德
· 凡圣两忘
· 滴水开悟
· 悟:禅宗的存在价值
· 弘一大师弃妻毁业:慈悲…
· 禅师的眼泪
· 转身,无限风光
· 低头看得破
· 无事是贵人
· 古佛禅话
· 禅是一种生活的智慧
· 日本禅宗佛教与庭园
· “禅门三关”指什么
· 略论禅宗的证悟之道<四>
· 略论禅宗的证悟之道 <…
· 容易发怒
· 牢狱很大
· 略论禅宗的证悟之道<二>
· 略论禅宗的证悟之道 <…
· 佛陀的四无量心
· 禅与诗
· 丛话禅门五宗:法眼宗
· 云门宗八要
· 普陀山问佛茶品禅意
· 话头·公案·机锋·转语
· 禅的基本内涵
· 禅修入门书:呼吸也是一…
· 饮茶与坐禅
· 禅修与信仰
· 禅修的历程
· 禅的内心世界
· 生态禅美学
· 野狐禅-从修行中升级
· 学禅的基础
· 庞蕴居士
· 又“生”又“活”的生活…
· 牛头法融融道入禅
· 66句震撼人心的禅语
· 禅与禅宗略说
· 禅理、禅行和禅风
· 人能无著便无愁
· 禅与人生
· “空”的奥妙
· 皈依的意义
· 德山悟道事略的启示
· 闾丘胤师礼寒山子之谜
· 我对觉悟的新体会
· 禅和日本人的自然爱
· 根本与方便——追寻以憨…
· 禅像什么
· 禅不需要见解
· 读“禅学三书”感言
· 论析佛理、禅意、诗境,…
· 论祖师禅
· 自性与法性
· 禅与生命
· 禅文化对宋代士夫及社会…
· 禅宗的时空圆融境
· 禅宗的安详人生之道
· 禅机与现代汉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