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与道——读《道德经》札记
日期:2009-12-11 18:59:40| 作者:杨宏声 | 来源 : | 阅读: 3136次
  
  《道德经》可以看作是一种特殊形式的诗。在这种诗里回响着事物和它自身的原始关联,它让物象世界处处显示出诗意的光辉。这种诗很难简单纳入我们现在所建立的诗歌分类系统。这是一种特殊形式的诗,比我们通常所说的诗,更具有完整性的意义,或可称之为诗之诗。从诗学的观点重新解读《道德经》,我们也许可以在这种思与诗之如此聚密结合的语言表达形式中,发现人与自然、人与宇宙、人与道的同一性中起支配作用的东西,从而给作为同一性本身的语言的出现,发现其本来的位置。
  老子似乎一直在作着某种努力,他企图在道的隐喻性的语言表达形式中,传达出某种超乎语言的东西。通过语言的诗化方式,使我们在思维中能够思辨或感悟那超越思维的存在。诗可宣说教化之道。诗的功用之一(社会功用)在于教化。如同孔子那样,老子在五千言中,也汲汲乎宣道说教。
  《道德经》无论作为诗还是作为思想的直接陈述,都体现了中国语言的原创形式。这种原创性的语言充满了隐喻性。老子为“道”命名的语言表述方式,充满了诗的意味和情调。在其充满诗性的语言形式中,一种源于古老观念传统的、根深蒂固的生命神秘感和宇宙神秘感并未丧失。《道德经》的语言元气淋漓,它使思感发为诗。诗于是就具有一种冥冥神谕之力。在这里,诗与思就是某种创世论意味的神谕,只是形式已经相当纯化了。
  从诗学的观点看《道德经》,不仅意味着对中国早期诗与哲学相结合的一种范式的重新发现,同时也是对中国哲学和语言的诗化精神的重新发现和阐释。
  二
  在古代汉语和现代汉语中,道既是同一个词,又非同一个词,由于两者的语境或词的用法不同,道的含义亦呈现了重大的差异。在古代汉语中,论道只需说:道、体道、悟道、行道、可道、常道、大道、天道、人道等等,即足矣。在这里,道的思辨性的意义是直接呈现的,毋需繁加说明和论证。道是什么的问题不可提出亦无需提出。而在现代汉语中,论道则需提出道是什么或什么是道的问题,于是就有道的理论性质如何、道的哲学意义如何的种种问题,引发无穷无尽的争议。
  因此,仅仅通过现代语言的某些简单用法,很难达到对道的完整的理解。同时,仅仅回到古汉语之道,回到古时的种种用法,亦无助于理解道。
  三
  人发明了文字,即为自己重新构筑了整个宇宙、整个生命、整个存在。
  文字最初一出现即诗意盎然。人意识到自身的出现,意识其生命的存在,并用言语来倾诉,用文字来颂祷。在最初的言语和文字中,即有哲学与诗的创生。文字使人自觉地意识到,存在之神奇原来与自我息息相关。
  于是,宇宙和万物作为一种语言落到人的言说中,作为某种呈现和启示而呼唤我们。
  
  道即是言说,即是言说本身。道在言说中流露。于是,道排除了不可言说之神秘。
  一说道便会说道怎样、道如何、道是什么?而一说怎样、如何、什么,所道即非道。道的全部涵义道说不尽。
  道可思而不可说,可得而不可思。欲说则落言筌,欲思则囿具象。
  道论涉及创化论。原非创化论,然而可从创化论进行阐释。
  言不离此道,道不离此言。
  当语言未被道出,语言原本是什么?当语言说出道,语言又成了什么?
  道意味着我们必须追问:道“怎样”?道在追问时隐匿不见。
  道终究是我们言说之道。言论构成道的视界。无逃乎言,道是言外之言。
  道不可称谓。然而,道一旦超越称谓亦不成道。
  道本来无名,名言起而道立。藉名言以说道,道成名言。
  道摄万物,而犹不全。道统万物,总是自然。
  道无所不有、无所不足、无所不拒、无所不容、无所不见。
  说不可言说之道,道与言之关系于是成立。道自老子起更成问题。
  五
  语言一出现。世界就被区分开来了。我们一开始就不能离开语言来认识世界、把握世界。值得强调的是,在老子那里,“道”一词本身就涵有言说的意味。如云“道可道,非常道”(一章);“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三十五章)。此所谓道,即是言。我们不能离开“言”而“体道”。“言”立而“道”显,“言”成了我们所居之“道”的整个视界。言语之外,“道”并非不存在,而是因为,不藉助于语言我们根本就不可能触及它。直接面对道或坐而论道,我们首先得面对由言与道构成的悖论。
  若问:道是什么?唯一可以回答就是:道不是什么。因此,说道是本体、道是形而上的存在之类的话,不能成立。不过,也许勉强可以说,道是那什么之所以是什么的真实东西。
  六
  道是看得见的,只是看不清而已。
  一说道,道的问题就提出来了。
  道作为“无”来理解是无根无基的。
  七
  从逻辑经验主义的观点看,道的语言没有意义,却有意思。
  无论是基于道家的立场,或是基于逻辑经验主义的哲学立场,我们首先都必须说:不准谈论道!
  道是一种非认识性的词语,然而可以作认识性的阐释。
  道论是一种具象的形而上学。当代西方人试图构筑一种非抽象的形而上学,老子可视为先行者。
  
  道在说,或者毋宁说道是语言。作为道,它是原始的言说,说是一种过程或运动,所有的事物由于这种过程或运动如其所是地显示出来。
  在所有源始词语中,“道”一词开启了意味深长的思。它构成思想的真正“开端”。从而也构成诗歌的真正开端。
  
  “道”如何获得形而上学的诸规定(近代以来的诠释)以及如何作为形而上学的“存在之思?”构成现代哲学必须深加探究的课题。
  从非形而上学的意义上讲,道也许可以看作是源始意义上的“作为存在的存在”(存在本身)。而“道”是源始的“存在之思”。所谓“存在之思”就是回到思想的开端去思道之源始意义。
  
  老子的道是源始的存在之思、之言。
  道的源始的命名力量来自思者对“显现”之道的呼应。
  语言本身即是道。语言是道之象。
  以道观道。所谓以道观道,即是就显现的本质来加以解说。或者说,从其本质渊源洞察道。道总在过程中,总是在“发生”和“到达”的过程中。困难在于如何在道展现过程的不同阶段,以恰到好处的语言来言说道。
  十一
  “道说”即道的表达问题。它是涉及汉语的“语言”及思想诸多层面的复杂问题。“道”是汉语思想的表达(道说)方式。将思形诸语言。语言使道显明,同时也使它失真。我们何以命名正在寻求的事物?我们听从具有命名作用的词语的劝说。这时候我进入道之思。唯有道才能规定存在的意义。道成大道。大道乃事物之道,大道自然。人借语言见证其道。藉名(语言)而思道。道成其本身。此处别无更多道理。
  十二
  成道即成功遂事之活动。成道者乃道本身,此外无它。我们只能以反复的归谬方式论说道。
  大道一隐一显,一分一合。在道之由隐而显的原始的呈现中,万物才各各成其所是,显露出各自的仪态和模样来。于是乎道得以成就。
  有与无要从道的方面来思辨。偏执有、无不能思辨道。
  道是一个终极的“能指”吗?是一个形而上学的绝对本源吗?我们不必亟亟乎说是或否。在这里,道还只是某种暗示着的、有待思的东西。道这个词以隐开显,以不确定给出确定。
  十三
  隐匿乃是道的本性。道渴望说。道为形而上学所不曾思。那么,能从形而上学思道否?形而上学与非形而上学的思想,皆在“大道”的发生中,并为道所“居有”。
  十四
  道往往被当作流行的称号来接受、使用和理解。其实,道并不是流行的称号,甚至不能当作一个单纯的概念性名称。人类的言说并非道之言说。道之言说是本真的,在人言说之先。
  人言道默。道何言哉?道自行焉!道自成焉!道自明焉!道何言哉?
  道之言说还未曾被思及。这是道之思,是思之道。我们早就处于道之中途。。
  道之言说一旦形诸语言,就使我们进入语言之思。
  十五
  每一种语言中都蕴含了一种独特的道。
  思考道之言说,才能触及语言的底蕴。
  如果说,名言已将“道”显示出(道出、说出),那么它的根却仍在隐蔽处。默生言,名植根于无名。我们得从无名或“寂静之言”来验证名言的来源。
  道默而言。其言即是显示,让事物显示自身。让你看和听,让你沉思,让你感悟。这是道之神秘。正如海德格尔所言:“根本上必定不可说的东西被抑制在未被道说的东西中,它作为不可显示者栖留在被遮蔽的东西中,就是神秘”(《走向语言之途》p253)
  道之言说总是一种隐匿着的显示。道根本上亦显亦隐,显隐一体。人之言说只能由显说隐,听从于无声的道之言说。强说而不能见到,乃成神秘。
  然而,道自行开显和隐匿,自然而已,无所谓神秘。
  十七
  我们听从于道才有所说,听从于道才有所看或观。
  在此,我们听什么?我们让自己处于自发的状态听从道说。顺从道,也就是顺从自己。“倾听”显示出人与道的内在归属关系。
  我们“听”不仅是因为我们有耳朵,甚至不仅是因为我们有心,乃是因为我们在听。我们听到风,听到音乐,甚至听到“无声之处”的寂静之音,仅仅是因为我们已经以某种方式“归属”于这一切了。
  我们听,我们看,我们说,我们思。听、看、说、思皆是一种归属。归属于道。
  无名、有名之辨。即是提出名在本质居于或基于何处的问题。无名乃名之隐而不显的根。这个根已被名之思触及了,那就是作为道之名。名归属于道,由道之显而得名。道之名即是道的显示,是源始的隐蔽着的显。
  名如何使道显示?或者说,名如何隐匿了道?
  十八
  人的本质决定于人在道中的位置和态度。人归属于道,人总是处在道中,不管在当下,还是曾经的过去,甚至在未来之时,人皆处于道中。人归属于道才能有所说、有所看、有所听、有所思。
  道之自然法则是一切法则中最朴素、最温柔的法则,同时也是一切法则中最有力、最起作用的法则。道之自然法则使终有一死的人“得道”并且把它保持在其中。人无逃乎道。这是人的宿命。
  言植根于道。言是道之最甘美的果实。
  十九
  我们在言说中应答(Antwarten)道。人与道应答之际,人才有所说。所说才有深意。
  言中乎道,即是把默不作声的道带入语言之振振有声表达之中。
  说不可说之说。道让人说,惟道成为说。
  道即是说、即是言、即是名。
  道使我们伤透脑筋。道怪吓人的。
  二十
  我们无思于道久矣哉!我们无思于言久矣哉!我们无思于思久矣哉!
  回到道就是回到思之原点。原初之思即是言。
  道之言作为开示,乃是最本已的体道方式。
  坐而论道即是体道,是最直接的成道方式。
  从根本上讲,并不是我们“说”道,而是道“让”我们说。
  我们逃不出道来说。无言非道。
  二十一
  道不可“知”,但可“思”。思而入道。思入道而有所说。
  当我们进入思之思,思之路径即是言。言断思绝。
  我知什么呢?我知道。此外我别无所知。
  作为道的言说,即是思。沉思。盘旋于言。
  道总是回归性的。无复非道。
  诗乃道之最初的命名活动。
  诗有别趣而关乎道。
  道之思,道之思维是意象性思维。这种意象将一切都视为道的显象。意象不同于形而上学的表象。“表象”把一切都视为“对象”。在意象中,则无主客间的对立。意象性思维之思,是非对象性的,而是对应性的,是期待性的。
  二十二
  道隐匿,哲学兴。
  道无待哲学而显现。哲学却有待道在根本上的推进。
  以物观物,以道观道。向着物泰然任之,向着道虚怀敞开。
  我从《道德经》体验到一种持续不断的热烈之思。
  道是思之聚集。
  诗是思之聚集的最根本真的方式。
  太初有道,或者说,太初有言。言道一源。
  诗是道(言)的原初方式。
  思之理路是道。
  二十三
  汉语中,“形而上”一词偏于“隐”与“无”。《易传.系辞》所谓“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以隐而无之“道”与显而有之“器”相提并论。以“形而上”译西语Matephysics一词,则使“形而上”一词的涵义偏于“显”与“有”。作为“物理学之后”或“元物理学”的“Matephysics”偏执于“显”,是“有”论(“存在论”)。
  思“无”之思、思“隐”之思,必臻“道”之境。
  在道之思中,思“有”即思“无”,思“显”即思“隐”。
  语言支配着思,语言支配着道之思。思在言中,思赖言而出。
  言之玄秘在于既解蔽又遮蔽的源始性。
  语言是道的居所。道居有语言。
  世界之词语生成即是道。
  通过道,通过道之思,我们返回思想的原初开端,从而发现词语的源始意义和源始性的命名力量。
  二十四
  能否以道接通西方语言思想中的逻各斯(Logos)?这是道的现代哲学问题。通过比较研究而达到的对道的透彻理解是建设性的。
  思始终具有当下的规定性。思道而思得之在思。得之思未必得之言,得之言,思在其中矣。
  二十五
  道根本上就是道路,是道路本身。道呈现为道路,是对那个总是愈来愈幽远的自身隐匿的道路的一种隐约的显示。道路是道的开辟。在道路的开辟中蕴含着道的秘密。
  道即向四面八方而伸展,有些路突然断绝在杳无人迹处。有些路则到处攘攘人迹。人们各奔前程,或歧路临风而泣,或曲径通幽而吟,或前途康庄而歌。各人的路看来仿佛彼此相类,毕竟只是类似而已。
  二十六
  道之思对自明的东西惊讶不已。道不可问。因此,在道之思中,无须提出诸如“道是什么?”(WhatistheTao)之类的问题。道无从追问。当我们竟然问:道是“什么”之际,此“道”就隐匿不见。道本无“什么”。道非所道。道非不能问,问而及道,即入歧途。就形而上学始终只把道作为存在者的表象而言,形而上学并不曾思及道本身。
  道非对象,然而我们只能以对象性思维的方式和知性逻辑的态度才能论道。于是就有了道的形而上学建构的问题。
  道作为问之所问,要求一种本己的展示方式。这种展示方式,本质上有别于道的表象性揭示。表象是对道的揭示,却不逮于道。道要求一种独特的“展示方式”,一种非对象性的展示方式。
  二十七
  道之显即是象。观象如观道,亦即从其始源来观象。始源意义上的象,乃是由其自身显示自身。观象乃是让人从显现的东西本身那里,从其本身所显现的东西那样来看它。自身显示者即是道。
  象作为道的直观,展示道“如何如何”。观“象”一般无需问“为何”的问题,而只是说“如何如何”。
  道之情形如何?这便是观象时提出的问题。
  二十八
  隐与显是道之内在差异性,是道本身的一体性区分化之运作。这种区分化运作,在语言之域,实际就成了“可说-不可说”的两重性的问题。
  道显而为象之存在。然而,此“显”同时即是“隐”,“道”隐入“象”中才成其本身。这同时的“隐、显”,区分道与象。
  无是相对物的无:无物(非物不是物)。因而是对物的具体性的否定。或者说,无非存在者。道是无。无非无,因无而有。无中生有,也即是就其本质而言的存在。
  因而,无是从否定的方面来了解道。
  “非道”是一种迷途。“非道”即道之“非”。迷途出于道。
  道把我们带向语言。语言说而非我说。道显示而成语言。
  诗开启道。道是诗化的创造。道是一个超验的理想世界。
  二十九
  得道的动机,出于人类对无限生命的渴求。我们一生追求不已,使那种茫然失措和无能为力的情感,沉浸到一种真实可靠的力量的自我超越之源中去。
  道成就完整的个性。只有体道者才作为完整的个性出现。内在的人类禀性,首先在体道的过程中体现出来。
  道是超验性的存在。内在性根本上得从超验性上来设定。
  道在本质上是充满诗意的。
  世界就是道的显现方式。世界永远处于生成的过程中。在生成过程中A成为非A。
  三十
  道德思维既是逻辑的,又是超逻辑的。
  可以把得道解释为人的超越性的生成。
  一种言说方式即是一种道。
  道的言说绝对不会企求去符合经验的现实,相反。它倒是要把现实陌生化,与现实疏离,同时又使现实内在的意义得以彰显。只有在这种言说中,人才与那些我们在现实世界中从未打过交道的东西打照面。
  寻找新的语言去说不可言说之道。
  道是人们是无法说出来的,只有譬喻地说,用譬喻意指道。
  只有把语言视为出于道的事物,才能使语言以意在言外的方法意指道。
  让人知道得晚一些。
  诗与思都为同一个词操心:道。
  当道在语言中表达或显示时,它已不再是道,或者还不是道。
  道言说,是言语,不是语言。道寄乎言表,超乎言表。语言是对道做出的应对。
  道难以理喻,不可思议。
  道是一种原生的语言、原生的意义、原生的逻辑。道蕴含于未被道出的事物中。
  三十一
  对于言做出明晰的、逻辑的、普遍的、统一的规范,即是道。道分化为概念、思维、推理、判断、演绎、归纳、分析、意象……。
  道入言道,无非道道。
  头头是道。
  通过人的个体意识思辨道,结果引出了诸如;道与自我为什么属于同一命题的种种问题。
  思辨道即是通过自我意识而向道发问。
  道也许无需研究,譬如饮食,本来可以一口吃完,而一研究,那就要分出第一口、第二口、第三口……。饥时吃,渴时饮。禅宗如此说道,何等省便。
  三十二
  道在言说之先。而形之、成之于言说。
  道依据于言说而成道,于是乎,道成言说。
  言说并不能穷尽道。在言说时,道显示出来。
  道是意义的开端,也是言说的前提。
  道在言说之中,也在言说之外。
  太初有道,言成道身。
  语言不仅是道的思维之表达形式,也是道的存在方式。
  道的意义在言说中展开。道之为道虽非言语所能道,言语却在根本意义上限定了道之域。
  我们从言语中探求道里消息。在言语中,道这个词首先要表达的是整个不能表达者及其本身的存在。我们能够言说道的存在,我们能够坐而论道。然而,我们所说、所论之道终究囿于名言。道越乎名称,超逾言表。
  道与言,非一非二。
  道不可言,言而非也;道不离言,离而非道。
  道不可道,可道只是道的拟议。拟议之道近乎道。
  道的形而上学建立在背反律而非同一律的基础上。
  道与所道(言)相反相成。一切事物不存在绝对的对立和差异。
  道的意象是隐喻性的。
  三十三
  道之言说在人之肉身和宇宙间建立了最原始的关联域。
  当我们在迷离的世界中感到不安时,诗人利用语言所具有的“相似性”和“同一性”的力量,来恢复生命与世界的基始的联系,使世界呈现为恰如所感的样子。
  当世界在诗中显出如其所见的样子。诗人会感到莫名的欢悦和欣喜。
  企望变化的那种兴奋,恰恰就是渴求统一性的冲动。
  言成道体
  语言说出时,道亦开始显现。
  语言将思想笼罩。
  语言在万物隐蔽的渴望中升起,万物作为启示的语言来到人的言说中,与思想发生永远的牵连。
  三十四
  语言是道的居所,语言使我们走近道,并应许最终的救赎。
  道也就是语言的本质,也就是语言的原始言说。在这种语言的原始言说中,我们进入思或诗,进入天地神的交接处,跟万物作亲密的谈话。
  诗是一种特殊的语言形式,这种形式就是隐喻。隐喻总是超出自身的东西,它使思也超出自身而趋向更高的存在。诗最适宜于言道。
  语言以人格化的方式为自然命名,从而与自然进行认同(同时也使自然与人认同),一旦达到这种认同,我们就融入道。
  道的元语言形式就是隐喻。语言本来就是隐喻。
  三十五
  道的隐喻性一旦被遗忘,道就化为日常语言,成为支离破碎的语言存在。当然,道并没有在日常语言中消失,只是变得更为隐秘难察罢了。例如,“知道”、“道理”这类词,用得太多、太频繁了,谁会在意内涵于其中的隐喻呢?
  道的隐喻是:人与宇宙的合一。
  在日常语言中,语言并没有沦落,它依然在本质上跟道亲近。沦落的是语言的精神。
  三十六
  道之言说是隐喻性的。道之言说把存在者作为喻体,意指那不存在或无形的喻题。
  道的言说的隐喻性之被遗忘,是语言在人之世界中必不可免的一种厄运,也是道经历的厄运。厄运使我们得救,使我们向道复归,使我们始终处于路途中。
  语言的形成及其应用,始终受到人类集体无意识的“凝缩”作用的影响。这种影响在汉字中明显可辨,却不易说明。因此,即使是单个文字,其涵义亦十分复杂而丰富。每个基本汉字的构形本身都隐含着一个隐喻陈述。
  道几乎重复了所有的汉字。
 
【关闭窗口】
[易] 更多...
· 大成功其实是聚合命数的…
· 机遇用钱买,运气不在钱
· 孝敬——接祖宗命数运脉
· 关于49的数理寓意问题
· 《易》文化的核心要点与…
· 李嘉诚的风水师陈伯的传奇
· 俄火星神童惊人预言:核…
· “蝴蝶效应”之联想
· 世紀對白──周易與科學
· 易学初探
· 论中道思想和中庸之道
· 入静沉思:统一场论与易…
· 谈《周易》及易道
· 罗艳清:百家争鸣的《中…
· 古代“人口普查”:明代…
· 韩起新作:周易与商道—…
· 拿07金猪年论炒作:结…
· 诵出经中的韵味
· 《易经》在企业管理中的…
· 永葆青春的“秘密”
· 生活的节律 无“心…
· 开泰与开窍
· 点悟与思考
· 周易一朵东方文明之花
· 《易经》:当你春风得意…
· 《易经》之智:变通·趣…
· 《易经》中的智慧:一切…
· 《易经》之智:变通·趣…
· 《周易》的圣人观与儒家…
· <易经>:利益矛盾面前…
· 生态平衡是《周易》原理…
· 周易运行经济学实践
· 易理源发了中国古代音乐
· 煮茶论易
· 《易经》与领导管理
· 学习易医方法——悟
· 生态平衡是《周易》原理…
· 易与相对论
· “象”模型:易医会通的…
· 《周易》热与“科学易”
· 《周易》热与“科学易”
· 《易经》与领导管理
· 道家、阴阳家对董仲舒法…
· 易纬略义
· 浅谈易学思维与社会关系
· 《周易》与现代管理
· 周敦颐易学思想体系
· 《易经》对中国文化的影响
· 《易经》:民族文化的瑰…
· "天人之学"再评价
· 八字预测术不可克服的理…
· 《易经》与企业家人格修养
· 十二属象托化
· 和谐与周易思想
· 《易经》:民族文化的瑰…
· "天人之学"再评价
· 事物克生论
· 《周易》智慧管理诠释
· 《周易》与《黄帝内经》
· 易学智慧指导企业形象策划
· 《周易》与中国象科学
· 乾卦六龙的天文科学含义…
· 命运论
· 命运之谜
· 刘英杰:中国术数研究
· 杨超:谈《易经》“八卦”
· 奇行:周易预测学研究
· 听南怀瑾讲《易经》
· 周易文化与企业管理
· 周易与中医
· 从“阴阳五行说”谈人才
· 对研易的几个基本问题的…
· 家庭平安和谐与住宅风水…
· 邵伟华:《周易》是科学…
· 柯云路:《易经》是什么书
· 论河图洛书
· 《易》哲学之形而中与内…
· 和谐与周易思想
· 命理学与封建迷信
· 周易与真理
· 周易与命运的认识误区
· 浅论中华文化
· 命定与人为的关系
· 汉武杂“方”与道教渊源
· 略论《正易心法》的易学…
· 浅谈命运的可变与不可变
· 学习易经的程序与方法
· 易象纵横谈
· 周易易辞在决策中的应用
· “六分天注定,四分靠打…
· 还姓名学之本源,跳出单…
· 论易的精神
· 德易双修、理用兼顾是易…
· 易学预测手段无高低贵贱…
· 《周易》的阴阳学说及其…
· 《周易·谦》卦辞、爻辞…
· 易经是创造性思维的本源
· 易学中的人学思想
· 国学易道智慧
· <易经>中的时空结构及…
· 在天成象与财富
· 生态平衡是《周易》原理…
· 易学与儒学完整关系的新…
· 从阴阳五行看中国戏剧何…
· 《周易·谦》卦辞、爻辞…
· 《周易》的阴阳学说及其…
· 易学与儒学完整关系的新…
· 《莲山》《归藏》《周易…
· 恐惧修省与观象进德——…
· 《周易》和儒家人文哲学
· 《周易》软思维模式探讨
· 《周易》与南宋功利学派
· 易学的哲思——人类理性…
· 《周易》犯罪学思想探析
· 商代占卜丛考
· 易经是创造性思维的本源
· 乾坤二卦形上解
· 中国哲学本体论的易学阐释
· 略论易经与辩证法
· 律历与《易经》
· 《周易》思想的现代意义
· 《易经》 是一部古老的…
· 《周易》:《文心雕龙》…
· 荣格与《易经》
· 哲学视野下的汉易卦气说
· 论《易传》的学派属性
· 试论王龙溪的易学哲学
· 易与变
· 《周易》视野下的管理伦…
· 《周易》软思维模式探讨
· 也谈《周易》和天文学
· 《易经》与中医学发展的…
· 《周易·复卦》初爻的诠…
· 《易数钩隐图》作者等问…
· 横渠易学的天人观
· 焦循易学方法论的哲学意义
· 《易数钩隐图》作者等问…
· 《周易·复卦》初爻的诠…
· 《周易》古经与墨家思想
· 生生之境————《周易…
· 易学的思维方式
· 從坤卦來看現代女性的覺…
· 从比卦来看人际关系的智…
· 易道精神与企业经营发展
· 项目管理成熟度模型与组…
· OPM3标准体系的剖析…
· 项目领导方法浅论
总裁研修·国学 更多...
· 企业新时代转型理念融通…
· 《毛泽东思想精髓与国学…
· 《国学之无为智慧与企业…
· 《如何帮助孩子成就高效…
· 国学智慧与领导力成就
· 国学思想精髓融通与企业…
· 国学思想精髓融通与企业…
· 中国首届现代禅悟与企业…
· 企业职业管理的九大专业…
· 《道家经典与修心修为》…
· 《国学智慧与创新营销》…
· 责任、奉献、事业与智慧…
· 明商道,会禅机
· 道家思想与企业战略决策
· 老子道德经与企业管理
· 佛法智慧与企业管理智慧
· 实战型企业创新管理总裁…
· 儒家思想精髓与企业经营…
· 《易经》与企业管理变革
· 复旦大学高级工商管理研…
· 清华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高…
· 清华大学中国矿业经理高…
· 总裁超级管控模式-企业…
· 生命型企业与五行管理
· "禅、道与智慧人生"讲…
· 卓越领导力的提升
· 北京大学国学智慧与人文…
· 清华大学卓越女性领导力…
大坤企业医道 更多...
· 资本的最终归宿与生命的…
· 为什么中华文明要强调学…
· 谁是懂学习的上上智人?
· 大数据化时代我们怎样才…
· 有限的生命时间能学多少…
· 信息科技发展趋势面临的…
· 以道御术的关键
· 为什么说企业是个道统体…
· 企业生命的道统体系:何…
· 管理执行的规划、程序及…
· 处理问题时间维上的关键…
· 如何融通企业的目标体系…
· 如何进行企业执行体系的…
· 如何进行经验模式或理论…
· 如何问问题,如何问出企…
· 诊断式管理的先进理念与…
· 诊断式管理理论产生的背…
· “现代禅悟学”是不是宗…
· 做事的机理——构想现实…
· 执行不力真的是行动力问…
· 谁在决定我们命运?
· 管理咨询专家的三种核心…
· 现代管理学中各“力”的…
· 中国顶级CEO们究竟在…
· 追求零缺陷的企业最优化…
· 客户市场再开发及深度挖…
· 企业的生命信息迟滞问题…
· 企业的标准问题——IS…
· 企业品牌及影响力问题—…
· 企业治理的阴阳平衡之道…
· 企业的价值创新——企业…
· 如何打造富战斗力团队—…
· 辨证论治——治理企业的…
· 市场应变、发展应变的人…
· 现代经管理念、理论的创…
· 企业医道之“药材”、“…
· 何谓企业生命之医理?
· 心病决定身病——企业问…
· 运营企业最根本的问题—…
· 企业为什么会生病?——…
· 企业问题分类及问题系统…
· 企业在不同发展阶段所生…
· 何谓企业生命之病理?
· 企业生命运营之精、气、…
· 如何规划企业最优化的运…
· 企业之“流”之“动”与…
· 企业脏器与企业的生命管…
· 太极气是什么,“和”与…
· 何谓商道?
· 商道的核心及企业运作的…
· 意识、信息与企业文化创…
· 管理的三要素及其内在规律
· 企业运营核心三要素解析
· 经营的三要素及其发展趋势
· 现代社会什么不是商品?
· 企业运营整体知识体系的…
· 企业究竟在生存发展个什…
· 现代社会什么不是商品?
· 何谓企业生命之生理?
· 企业心理实战——企业愿…
· 企业灵魂铸造——如何创…
· 大型企业必须突破的素质…
· 企业治理的首要关键——…
· 企业发展的决定性资源及…
· 企业心量——企业的内在…
· 管人还是管心——企业的…
· 企业生命之脑之心——企…
· 何谓企业生命之心理?
· 平衡之道与企业战略、企…
· 何谓舍得,为什么做企业…
· 企业基业常青大成功的两…
· 决定企业终极出路的关键…
· 何为企业之“企”之“业…
· 企业生命之命理
· 智慧学解决了当前企业界…
· 企业管理智慧学要点与层…
· 企业管理智慧学核心理念
· 关于企业管理智慧学
· 如何高效明理?
· 何为医道?企业医道究竟…
· 倡导中国化管理,打造中…
· 企业如何留住和培养核心…
· 如何让企业培训变得有实效
· 企业道:企业家应具备的…
· 管理者的心智修炼
· 深化中小型企业发展策略
· 佛商的企业观
· 企业发展的战略管理
· 小企业大智慧
· 企业需要灵性资本
· 养生之道VS经商之道─…
· 孔子管理理念三部曲
· 商道与企业生命管理系统
· 孔子的三条管理忠告
· 决定企业终极出路的关键…
· 何为医道?企业医道究竟…
· 话里话外: 民工荒显示…
· 任正非梦已圆,华为接班…
· 不要为打翻的牛奶而哭泣
· 履中蹈和,广结善缘
· 波特五力模型分析汽车行业
· 美国企业人力资源成功七…
· 《企业医道--企业大智…
· 何为企业之"企"之"业…
· 波特五力模型分析汽车行业
· 用价值链管理人力资源
· 企业基业常青大成功的两…
· 百年杜拉克如何应对巨变…
· 赫塞尔本:把火炬传下去
· 引领未来的十大战略技术…
· 2010将会发生什么?
· 六大互联网CEO的治理…
· 领导哲学:无为从哪里来
· 企业陷入低谷的因由及对策
· 山寨机推手是泰尔实验室?
· 盘点2008:“山寨”…
· LG志在高端的背后
· 从《隆中对》看战略规划
· 以危机换生机,十招助企…
· 究竟是什么影响甚至决定…
· 企业家领导力软肋:重于…
· 创新:突破中国式思考
· 成长型企业 跳出羊群思维
· 管理中的杯子理论
· 苏宁:培养人才,是最大…
· 中国式管理的考验性
· 盘点2008:“山寨”…
· 如何让大学生在企业中加…
· 没有恐惧才能成就一切
· 投资战略与交易战术
· 究竟是什么影响甚至决定…
· 投资战略与交易战术
· 究竟是什么影响甚至决定…
· 谈话时你有对象意识吗?
· 经营人才就是经营企业的…
· 惠达,谁的卫浴观
· 警惕,别让广告成企业命门
· 中小企业如何控制人力成本
· “滚蛋的人渣”与虚弱的…
· 成功是一种态度,生命是…
· 李嘉诚:企业失败多半数…
· 从德青源谈企业社会责任
· 未来20年,我们靠什么…
· 全球敛才大战十大招
· 战略执行的策略-折腾与…
· 江南春:未来三年九种机会
· CEO行为艺术的三种境界
· “生存第一”的企业才能…
· 战略管理是一种思维方式
· 透过“恒源祥”的“恶俗…
· B2B进国际化时代 以…
· 南存辉:“家族企业”的…
· 由朱元璋九字箴言看企业…
· 透视一流团队的构成
· 太子奶为何未能修成“儿…
· 商业情报,企业成败之关键
· 净空法师
· 企业软实力:与世界共创…
· 企业软实力:核心生存与…
· “生存第一”的企业才能…
· 最具“钱”景的行业排名
· 危机下管理手段是否也在…
· 员工能否拥有成就感是管…
· 哪些企业可以在未来市场…
· 民营企业管理的五大误区
· 危机时刻削减员工福利,…
· 中小企业如何控制人力成本
· 企业莫让制度宠坏了人
· 比尔·盖茨的双面人生
· 如何解决金融风暴下人力…
· 管理者之智、信、仁、勇…
· 曹操是个优秀的企业家
· 牛根生:眼泪中都有智慧
· 管理者之智、信、仁、勇、
· 企业并购成功的关键
· 企业信仰与执行力
· 战略决策:存商理灭人欲
· 徐冠巨:企业要学会过紧…
· 终极能力成就课程要点—…
· 牛根生:我一滴眼泪价值…
· 战略变革——目标简单,…
· 企业用人,只求最合适不…
· 中国企业如何度过”寒冬“
· 谈非中国式管理之十 中…
· 中国企业实行360度考…
· 领导的两种类型和管理的…
· 企业个性与战略空间选择
· 胜兵先胜而后求战
· 企业产品没有市场那是老…
· 从《神话》看现代企业的…
· 家纺企业如何度过残酷寒冬
· 联想的“只要你想”与耐…
· 企业危机破解之道
· 如何破解管理中的类群困境
· 一个点子,救活一家企业
· 管理研究:用驭夫术管理…
· 执行力不佳:沟通惹得祸
· 不想死就随时学会变招!
· 经济危机时,民企如何烧…
· 从和尚吃水问题的解决看…
· 从《神话》看现代企业的…
· 三管齐下,确保培训长久…
· 中国管理之路的六个时期
· 企业精神与经营理念
· 中国企业面对的病菌
· 影响中国企业的十大管理…
· 凡大事谋好而后动
· 走出发展中民企的管理困…
· 中国企业面对的病菌
· 企业精神与经营理念
· 你的公司能跑多快?
· 影响中国企业的十大管理…
· 凡大事谋好而后动
· 领导者要启发团队正确思…
[儒] 更多...
· 陈寅恪:中国近三百年来…
· 让生命破壳而出:迟到的…
· 毛泽东和蒋介石都是王阳…
· 更改自己命运的奇人-袁…
· 《孝经》
· “国学”能否成为当代中…
· 康有为致力于将孔子的儒…
· 孔子、孟子与儒家的社会…
· 儒家思想精髓
· 杜维明:以比较思想史为…
· 缘起性空与孟子性善论
· 儒家智慧一:仁义,征服…
· 国学启迪:朝三暮四中的…
· 儒家修身:君子洗心 退…
· 《国学六法》:儒道互补…
· 向庄子借智慧:庄周梦蝶
· 孔子思想中的旅游文化:…
· 朱子治家格言:老成持重…
· 儒学的当代使命及其复兴…
· 浅析儒家管理思想对学校…
· 儒释道,互补与心态和合
· 北大中文系,一百年留下…
· 《中庸》管见
· 温总理引用诗文:士不可…
· 《国学论坛》印象:跟随…
· 儒学研讨会:“国学热”…
· 国学: 儒学的佛学化与…
· 儒教与中国商业文化
· 优秀企业家应可称儒商
· 儒家管理智慧 在于整体…
· 儒学与人生
· 中国文化中的儒教问题:…
· 良知与人性的净化
· “格物”新诠
· 少读鲁迅 多读《论语…
· 儒学与中国之命运
· 孔子对道的理解
· 孟子"道性善"
· 从《论语》中看孔子的政…
· 浅析“对话范式”视域中…
· 论以理杀人
· 儒家关于“意志无力”问…
· 热爱妈妈---母爱牵引…
· 从儒家心性学看人文精神
· 论儒家道统及宋代理学的…
· 荀子学术批评解读
· 开放的儒学与重建主体性…
· “格物”新诠
· 《易》学与国学
· 《管子》中的教育思想
· 尴尬的"孔子":"子见…
· 先秦儒学的本体论根基
· 中国哲学:情识论
· 人,走路:关于“道”的…
· 儒学复兴是必然
· 孔子之“忠”
· “以德報怨”還是“以直…
· 论儒学与哲学的关系
· 中华大生命:生命与仁爱
· 多元化的儒学面向
· 当代中国的儒家精神
· 儒的起源
· 大陆当代儒学巡礼
· 现代儒家对“西学东渐”…
· 论儒学与现代性问题
· 孔子仁学思想中的节欲观…
· 论孟子的人生精神
· 思孟学派的由来
· 关于人性与人类前途的几…
· 儒家自省思想管窥
· “自然视界”与意义世界
· 宋儒不排释氏论
· 牟宗三西方哲学“三系论”
· 论儒学与哲学的关系
· 孟子正义论
· 论中国传统慎独思想的现…
· 《中庸》主旨是独立
· 《论语·学而篇》的内在…
· “中和”之思:历史脉络…
· 《论语·学而篇》的内在…
· 宋儒对自然知识的重视与…
· 《论语·学而篇》的内在…
· 生活儒学:关于“实践”…
· 陆九渊“六经注我”的生…
· 先秦儒学“欲情知”关系…
· 戴震的理欲之辨及其批判…
· 先秦儒家民本思想探微
· 论王阳明的“理欲之辨”…
· 当代海外新儒学的“三统…
· 儒学的现代意义(二)
· 儒学的现代意义(一)
· 论良知的呈现
· 思想史“前沿”背后的伤…
· 仁者无敌:孟子的人生哲学
· 当代海外新儒学的“三统…
· 思想史研究和新仁学方向
· 论良知的呈现
· 当代中国的儒家精神
· 思想史“前沿”背后的伤…
· “格物”与“致知”
· 新儒家:人类学本体论哲…
· 当代中国的儒家精神
· 现象学视野中的儒学
· 先秦儒家文献中的“命”
· 论王阳明“致良知”的儒…
· 儒道互补的美学功能
· 当代新儒家“公众知识分…
· “禅而不传”的理论追踪
· 论孔子的世界观及其教育…
· 试析孔子德性幸福的三种…
· 谈礼的内在论与外在论
· 儒家人文思想在加强大学…
· 试谈戴震之“生生之仁”
· 浅论明清浙东学术对儒家…
· 论孔子的死亡意识与终极…
· 关于孔子语言哲学思想探微
· 浅论敦煌儒家文献的分类
· 当代新儒家对儒学宗教性…
· 儒家心学的奠基问题
· 郭店楚简与战国早期儒学
· 民主政治与儒学传统
· 儒学的生存论视域——读…
· 何为儒家之道
· 孔子法律思想的哲学思考
· 《论语》:一部“外传性…
· 儒学:自由主义与社群主…
· 理学实践的失败和清学的…
· 儒学的式微:一个历史的…
· 佛教与儒家
· 儒学与现代社会
· 儒学:自由主义与社群主…
· 尊严、境界与德性——儒…
· 孔子道德思想批判
· 论儒家神学的二次重建
· 孔子的思想体系
· 佛教饮食观【图】
· 儒家文化自觉精神——以…
· 孟子“学问之道”的三条…
· 何为儒家之道
· 颜回与“颜氏之儒”探微
· 什么是儒学(二)?
· 明儒王龙溪的一念工夫论
· 儒家文化发生的双重机制…
· 传统与道统——儒家文化…
· 儒家文化与中国历史
· 世界“文明冲突”中的儒…
· 儒家.法家.墨家.道家…
· 请问儒家思想和墨家思想…
· 管理原则-法家儒家墨家…
· 诸子百家---儒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