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德報怨”還是“以直報怨”
日期:2009-12-18 14:54:19| 作者:羅 樂 | 来源 : | 阅读: 6228次

  在人與人交往和發展中,總會因為人趨利避害的本心,抑或利益分配的不公等諸多原因,而產生各種各樣的矛盾和衝突。作為人情感情緒之一的“怨”隨之產生,並與委屈,仇恨一類情緒相伴。隨意翻開卷帙浩繁的人類史——征戰,屠殺,歧視,詐騙,報復……人與人,群體與群體之間的問題似乎從來都層出不窮,擢髮難數。面對這樣客觀存在的矛盾衝突和主觀存在的不滿情緒,《論語》中提到孔子(西元前551-479)所認為值得宣導的應對方式。這段記載如下:

  或曰:“以德報怨,何如?”子曰:“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1](<憲問第十四>)

  有人說用恩德恩惠來回報仇怨怎麼樣,而孔子認為應該用直來回報仇怨,用恩德回報恩德。其實兩種觀點都有可取之處,也分別被不同的人接受,並且兩者都基於一個“恕”的出發點。但是,在具體應對問題上,仍有著“度”的差別和區分。

  筆者認為“以直報怨,以德報德”相較而言更具有它特別的意義和作用,出於以下的思考:首先,在孔子思想裡,“直”有著怎樣的意涵,“直”和“德”的關係如何?其次,用“直”來作為區分對待“怨”與“德”的原因為何?最後,用“直”來區分,重視“直”的意義為何?

  一.《論語》之“直”

  對於14.34章的解讀,李澤厚認為:“這是重要的孔門思想,是儒學不同於那種‘報怨以德’(老子),‘捨身飼虎’(佛經),‘愛敵如友’,‘右臉被打,送上左臉’(《聖經》)等教義所在。也正是實用理性的充分表現。既不濫施感情,泛說博愛(這很難做到),也不否認人情,一切以利害為準則(如法家),而是理性滲入情感中,情感以理性為原則。在這裡,儒家的社會性公德(正義公平)與宗教性私德(濟世救人)又是合在一起的。”[2]

  可以看出,李澤厚是把從老子與孔子,或者說中國儒教和西方宗教作對比,看待“直”與“德”的區分。區分的變數要素之一,就是何者更是“融入了理性的情感”。顯而易見,得出“以直報怨,以德報德”的結論。再追根溯源,根據李約瑟對中國古代科技的考證,最古老的天文儀器是一種構造簡單的直杆——它立在地面,要求垂直中正。因此“直”很容易便和公正,中正聯繫起來,進而與“正”結合而成為一種品性,謂之“正直”。而再來看“德”。近代學者對殷代甲骨文以及西周初期金文的分析發現,“德”字是由“直”與“行”(或“行”的一半)構成。到了西周時期,“德”再添加了“心”符。所以“德”更傾向於感情博愛,因而把“以德報怨”與“濫施感情,泛說博愛”相聯繫。

  而對於此問題,黃玉順是從孔子觀念的解讀層面出發的。他認為如果根據孔子的觀念層級來區分,“德”是道德禮法層級的事情,“怨”是生活情感層級的事情,兩者不相對應。而“直”是出自於人本真的愛,才能和“怨”相對應,所以“應該‘以直報怨’、以情報情,亦即報之以本真的愛”[3]

  這兩種出發點和區分方式有所不同,但是殊途同歸的是:

  第一,“以直報怨”中“直”出自于人的本心,出自於情感生活。正如錢穆概括“直”的意涵所提到的那樣:“直者誠也。內不以自欺,外不以欺人,心有所好惡而如實以出之者也。”[4]而“孔子所謂直者,謂其有真心真意,而不以欺詐邪曲待人也。”[5]也正因此,孔子認為“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6]。

  第二,正是由於“直”發乎本心的特點,而人之性相近,因此兼具推而廣之,由己及他而至眾的特點。亦如錢穆所言,“以直報怨者,其實則猶以仁道報怨也,以人與人相處之公道報怨也。”[7]以直釋仁,也是諸多學者的共識,不再贅言。

  如若結合周遭現實問題——恐怖分子肆意猖獗的襲擊活動,種種比天災更可怕的慘絕人寰的人禍:仇恨,屠殺,戰爭,歧視……對於這些層出不窮的敵對和問題,需要思考:普羅大眾可以,或者說應該,以什麼樣的姿態應對?即便我們沒有真正身陷強烈的紛爭,也不妨自忖,面對激烈程度相對較低更切身的現實問題現實仇怨,抑或說如果我們真的不幸成為受害人或者弱勢群體中的一員——猶太人的後裔,911恐怖襲擊罹難者的家人,侵華戰爭“南京大屠殺”慘案的目擊者和倖存者等等。承載著這些歷史的創傷和仇恨的人們,又該怎樣應對,如何去“報”呢?

  二.為何以“直”來區分“德”與“怨”

  先回到“直”出自于真心真意,不自欺欺人的特點。正是如此,這種人皆有之的真心實意具有值得提倡的廣泛性和合理性基礎。相對的,“以德報怨”的價值判斷是無可厚非的,但是幾乎所有的學者也都認為,它並沒有也並不可能適用于普通意義上的人,至多是少數“聖人”可能履行的教義。且看幾位元學者對於“以德報怨”的認識:

  在朱子(朱熹,西元1130-1200)看來,“或人之言,可謂厚矣。然以聖人之言觀之,則見其出於有意之私。”[8]

  在康有為(西元1858-1927)看來,“孔子之道不遠人,因人情之至,順人理之工,令人人可行而已……孔子非不能為高言也,藉有高深,亦不過一二人能行之,而非人能共行,亦必不能為大道,孔子即不言之矣。耶氏過仁,亦以德報怨,或以之尊之,然實不能行。”[9]

  而李澤厚本身也直言“濫施感情,泛說博愛”“這很難做到”[10]。

  至此“以德報怨”的合情普遍性很難成立。可是,即便退一步假設——人可以真的做到以德報怨,那接踵而至的問題就是——德與怨似乎將無從區分,因為如果“怨”和“德”都可以直接對應起來的話,我們將沒有什麼真正可以拿來和“德”對應了。倡德和尚德的意義與動力又何在呢?“德”的價值是否會隨之異化,甚至消失呢?如果對於肆意妄為的恐怖組織恐怖報復所有人都“以德報怨”的話,那對於那些真正支持和救濟我們的國際組織(國際救援組織,紅十字會)和邦友救助,我們的回報是不是應該有所區分呢?如何區分呢?

  孔子先問“何以報德”,問得相當之精妙,精妙之處就在於用逆向思考的方式啟發學生,也便於我們更好地看到用“直”來區分“德”與“怨”的合情性和合理性。

  要有所區分,並且以“直”作為區分的原因正在此。——德與怨不應該含混不清。而這樣的區分,當然不能是偏激的,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式的。出自于本心中正,又無私偏的直,與怨對應起來最好。孔子重視“德”,也提倡“德治”。也正是因為這樣的重視,他更認為德的界定和對應要相對明晰,並賦予普遍意義。因為“德”和“直”都應該維護。對於值得維護的事物,是有必要和其他事物作出區分的。

  三.重視“直”的指導意義

  孔子對於“仁”“德”的重視眾所周知,俯拾即是。對於“直”似乎相對不足。正如錢穆所喟歎的那樣,“孔子重‘仁’,人皆知之,顧其重‘直’,則知之者獻矣!惟不直故終不仁……”[11]

  其實翻看《論語》,不乏孔子對直的論述和提倡,僅舉幾例:

  哀公問曰:“何為則民服?”——孔子對曰:“舉直錯諸枉,則民服;舉枉錯諸直,則民不服。”[12](<為政第二>)

  樊遲問仁,子曰:“愛人。”問智,子曰:“知人。”樊遲未達。——子曰:“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樊遲退,見子夏,曰:“向也,吾見於夫子而問智,子曰‘舉直錯諸枉,能使枉者直。’何謂也?”——子夏曰:“富哉言乎!舜有天下,選於眾,舉阜陶,不仁者遠矣。湯有天下,選於眾,舉伊尹,不仁者遠矣。”[13](<顏淵第十二>)

  這兩章都是言重視“直”的作用——可以自上而下地引導和糾正,“能使枉者直”,用一句俗語現象來佐證,就是上樑若正下樑難歪。而這一個斧正作用,“以德報怨”似乎難以體現。

  葉公語孔子曰:“吾黨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證之。”——孔子曰:“吾黨之直者異於是。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14](<子路第十三>)

  子曰:“孰謂微生高直?或乞醯焉,乞諸其鄰而與之。”[15](<公治長第五>)

  這兩章是孔子對於具體的人事判斷,闡述“直”是出自于本心真誠,無私無偏,不刻意為之的特徵。結合前兩章可以看出,用“直”這種源自于本心,真誠而率性的認知態度,來直面問題與衝突,區分德怨,體現了李澤厚所謂的實用理性。

  孔子亦重視“恕”。即便是“以直報怨”,也和“以德報怨”的這個基本出發點是一致的。所以明確的是,直可以與“公正”“公平”一類掛鉤,只是確定態度和區分度,不包含行為上的方向性暗示。如果我們妄加揣測,借題發揮,用一個“直”來作為下一步行為報復的合理跳板,是有違本義的。

  孔子對於他的時代問題從來都是有明確的好惡是非觀,也不認同所謂的“人皆愛之”“人皆惡之”的人群。這一點很容易得到認同與共鳴。朱子認為,“於其所怨者,愛憎取捨,一以至公而無私,所謂直也。於其所德者,則必以德報之,不可忘也。”[16]他看重“德”與“德”相對應,用“不可相忘”來自勉,身體力行。而錢穆本人身處近現代社會,亦說:“人雖與我有私怨,我未嘗以我之私怨而報之,直以人與人相處之公道處之而已。公道即直道也。若人有怨於我,而我故報之以德,是未免流於邪枉虛偽,於仁為遠,故孔子不取。或曰:‘直道非一,視吾心何如耳。吾心有怨,報之,直也。苟能忘怨而不報,亦直也。惟含忍匿怨,雖終至不報,然其於世,必以浮道相與,一無所用其情者。亦何取哉?’”他眼裡直道是關乎個人本心的,只是個人行為的參考前提而不是決策方向。錢穆的這一觀點十分明確。對於社會層面的問題解釋同樣簡明扼要,鞭辟入裡。他說:“人類之生存於世,端賴其以直心直道相處。至於欺詐虛偽之風既盛,則其群必衰亂,必敗亡;其得免焉者,幸也。罔即專務自欺以欺人者也,故曰“‘罔之生也幸而免……’”[17]

  可以看到,“直”的確立,無論對於個人情感的去留,還是對於社會性問題的解決,抑惡揚善,抑或社會性公德的鞏固都是有實質意義和作用的。

  筆者認為,如用“以直報怨,以德報德”放諸解釋文章第一部分尾部提到的問題,即當今社會中的衝突和紛爭——無論是驚人的恐怖報復襲擊還是惱人的人際糾紛積怨——都是意涵斐然。

  正如簡括前面探討說明的,《論語》中的“直”既有出乎本心的合情性,又有推而廣之的合理性;既有區分“德”與“怨”的理論作用,又有“矯枉”的實際效用;既可以指導個人情感,又可以維繫社會性公德。可能我們人類的問題註定層出不窮,紛爭不斷,所以人類本身面對問題,選取的態度和姿態幾乎可以決定問題的去留和生存的方向。我們可能難以找出很多矛盾的真正解決辦法——如什葉派和遜尼派的宗教戰爭似乎難斷是非,愛滋病毒的傳播仍帶來問題重重,科技帶來福祉似乎也造成災難等等。但是起碼,我們可以先找到應對矛盾時候一個最基本的區分尺度——那就是,面對基本的恩德和仇恨,即便我們的應對行為可能受到諸多因素的牽扯而錯綜複雜,但是至少可以確立的是——我們首先可以,並且有必要進行一個應對態度上的區分。這就是《論語》中“以直報怨,以德報德”最為值得重視的意涵。

 

【关闭窗口】
[儒] 更多...
· 陈寅恪:中国近三百年来…
· 让生命破壳而出:迟到的…
· 毛泽东和蒋介石都是王阳…
· 更改自己命运的奇人-袁…
· 《孝经》
· “国学”能否成为当代中…
· 康有为致力于将孔子的儒…
· 孔子、孟子与儒家的社会…
· 儒家思想精髓
· 杜维明:以比较思想史为…
· 缘起性空与孟子性善论
· 儒家智慧一:仁义,征服…
· 国学启迪:朝三暮四中的…
· 儒家修身:君子洗心 退…
· 《国学六法》:儒道互补…
· 向庄子借智慧:庄周梦蝶
· 孔子思想中的旅游文化:…
· 朱子治家格言:老成持重…
· 儒学的当代使命及其复兴…
· 浅析儒家管理思想对学校…
· 儒释道,互补与心态和合
· 北大中文系,一百年留下…
· 《中庸》管见
· 温总理引用诗文:士不可…
· 《国学论坛》印象:跟随…
· 儒学研讨会:“国学热”…
· 国学: 儒学的佛学化与…
· 儒教与中国商业文化
· 优秀企业家应可称儒商
· 儒家管理智慧 在于整体…
· 儒学与人生
· 中国文化中的儒教问题:…
· 良知与人性的净化
· “格物”新诠
· 少读鲁迅 多读《论语…
· 儒学与中国之命运
· 孔子对道的理解
· 孟子"道性善"
· 从《论语》中看孔子的政…
· 浅析“对话范式”视域中…
· 论以理杀人
· 儒家关于“意志无力”问…
· 热爱妈妈---母爱牵引…
· 从儒家心性学看人文精神
· 论儒家道统及宋代理学的…
· 荀子学术批评解读
· 开放的儒学与重建主体性…
· “格物”新诠
· 《易》学与国学
· 《管子》中的教育思想
· 尴尬的"孔子":"子见…
· 先秦儒学的本体论根基
· 中国哲学:情识论
· 人,走路:关于“道”的…
· 儒学复兴是必然
· 孔子之“忠”
· “以德報怨”還是“以直…
· 论儒学与哲学的关系
· 中华大生命:生命与仁爱
· 多元化的儒学面向
· 当代中国的儒家精神
· 儒的起源
· 大陆当代儒学巡礼
· 现代儒家对“西学东渐”…
· 论儒学与现代性问题
· 孔子仁学思想中的节欲观…
· 论孟子的人生精神
· 思孟学派的由来
· 关于人性与人类前途的几…
· 儒家自省思想管窥
· “自然视界”与意义世界
· 宋儒不排释氏论
· 牟宗三西方哲学“三系论”
· 论儒学与哲学的关系
· 孟子正义论
· 论中国传统慎独思想的现…
· 《中庸》主旨是独立
· 《论语·学而篇》的内在…
· “中和”之思:历史脉络…
· 《论语·学而篇》的内在…
· 宋儒对自然知识的重视与…
· 《论语·学而篇》的内在…
· 生活儒学:关于“实践”…
· 陆九渊“六经注我”的生…
· 先秦儒学“欲情知”关系…
· 戴震的理欲之辨及其批判…
· 先秦儒家民本思想探微
· 论王阳明的“理欲之辨”…
· 当代海外新儒学的“三统…
· 儒学的现代意义(二)
· 儒学的现代意义(一)
· 论良知的呈现
· 思想史“前沿”背后的伤…
· 仁者无敌:孟子的人生哲学
· 当代海外新儒学的“三统…
· 思想史研究和新仁学方向
· 论良知的呈现
· 当代中国的儒家精神
· 思想史“前沿”背后的伤…
· “格物”与“致知”
· 新儒家:人类学本体论哲…
· 当代中国的儒家精神
· 现象学视野中的儒学
· 先秦儒家文献中的“命”
· 论王阳明“致良知”的儒…
· 儒道互补的美学功能
· 当代新儒家“公众知识分…
· “禅而不传”的理论追踪
· 论孔子的世界观及其教育…
· 试析孔子德性幸福的三种…
· 谈礼的内在论与外在论
· 儒家人文思想在加强大学…
· 试谈戴震之“生生之仁”
· 浅论明清浙东学术对儒家…
· 论孔子的死亡意识与终极…
· 关于孔子语言哲学思想探微
· 浅论敦煌儒家文献的分类
· 当代新儒家对儒学宗教性…
· 儒家心学的奠基问题
· 郭店楚简与战国早期儒学
· 民主政治与儒学传统
· 儒学的生存论视域——读…
· 何为儒家之道
· 孔子法律思想的哲学思考
· 《论语》:一部“外传性…
· 儒学:自由主义与社群主…
· 理学实践的失败和清学的…
· 儒学的式微:一个历史的…
· 佛教与儒家
· 儒学与现代社会
· 儒学:自由主义与社群主…
· 尊严、境界与德性——儒…
· 孔子道德思想批判
· 论儒家神学的二次重建
· 孔子的思想体系
· 佛教饮食观【图】
· 儒家文化自觉精神——以…
· 孟子“学问之道”的三条…
· 何为儒家之道
· 颜回与“颜氏之儒”探微
· 什么是儒学(二)?
· 明儒王龙溪的一念工夫论
· 儒家文化发生的双重机制…
· 传统与道统——儒家文化…
· 儒家文化与中国历史
· 世界“文明冲突”中的儒…
· 儒家.法家.墨家.道家…
· 请问儒家思想和墨家思想…
· 管理原则-法家儒家墨家…
· 诸子百家---儒家
现代禅学问题... 更多...
· 五庄观孙悟空偷吃人生果…
· 黄风怪之难预示了怎样的…
· 唐僧取经第一难为什么总…
· 乌巢禅师为什么传唐僧的…
· 唐僧黑风山之难喻示了什…
· 第十四回孙行者为什么必…
· 八戒的兵器喻示了什么修…
· 沙僧的兵器喻示了什么修…
· 孙悟空神通广大,为什么…
· 孙悟空一个筋斗云为什么…
· 孙悟空头上的金箍究竟是…
· 《西游记》很多处为什么…
· 唐僧、白龙马为什么没有…
· 关于南师论眼神经摩擦发…
· 关于南师论“没踪迹处莫…
· 关于南师论精气神与之疑论
· 孙悟空的金箍棒演绎了什…
· 唐僧四个弟子的收服次第…
· 齐天大圣为什么逃不出如…
· 齐天大圣那么大本事为什…
· 如来佛祖与玉帝哪个更大?
· 白龙马为什么代表生命修…
· 什么法船才能度过流沙河…
· 猪八戒为什么代表生命修…
· 五位取经者的五行属性是…
· 孙行者的师傅究竟属于哪…
· 孙猴子拜师究竟悟到了什…
· 沙和尚为什么代表生命修…
· 孙猴子求道历程预示了什…
· 孙猴子为什么代表生命修…
· 唐三藏为什么代表生命修…
· 《西游记》究竟隐藏了什…
· 《西游记》作者究竟是谁?
· 密宗法相应的法众与法地…
· 末法辨证:当前密宗各类…
· 关于南老禅宗机锋与学禅…
· 因缘的人生智慧
· 当代修行人与八相成道
· 见性后修的是什么
· 修行的四个阶段
· 学佛做人应在自己身上下…
· 守住真心胜过修所有的法…
· 今晚讲的才是无上大法
· 大放光明后怎么修
· 体内能量唤醒后有什么表…
· 修行究竟修的是什么
· 如何把灵明不昧修出来
· 只有跟佛比才能看清自己
· 学佛容易做人难
· 学佛必须看清自己的起心…
· 如何对治昏沉散乱
· 佛法靠实证不是靠猜测想…
· 如何打开自己的心量
· 一心不乱做事就是修行
· 自我反省就是修道
· 老人能否修炼成功
· 修行的几个重要问题
· 修法与修道的区别
· 如何与万物同一体
· 化身与八个意识层次
· 如何正确的念佛
· 有没有男女双修
· 走出闭关中的境界
· 十二生肖的原理
· 什么是了了分明之境
· 关于善知识
· 如何念佛----净土的…
· 什么是一心不乱
· 如何激活能量
· 瑜伽七节健身操
· 如何音念六字大明咒
· 有为法与无为法的用功方…
· 修道与观想
· 心物一元,化身是怎么来…
· 禅净密三者的关系
· 信仰是学佛的根本
· 念佛的种子如何种入八识…
· 如何参话头,关于夜睹明…
· 谈谈说是道非
· 静坐中出现自发功的原因
· 学佛的人就是不一样
· 如何见道修道证道
· 什么叫正知正见
· 如何做到有念无住
· 修行人必须学会管住自己
· 当代修行人与八相成道
· 大智无非善护念
· 明心见性与证果三者的区别
· 学佛要有自己的佛学思想
· 丛林中的规矩
· 顺其自然与无我
· 学佛要有自己的佛学思想
· 怎样正确的住定
· 《坛经》与禅宗
· 打七的意义
· 关于南师论蚯蚓两段时心…
· 修身与论六祖
· 历世炼心即是福慧双修
· 降伏其心----修身与…
· 降伏其心----观香的…
· 万行法师法语
· 万行法师答疑
· 现在还没有缘分得到传承…
· 圣严法师:一定要看破红…
· 初心修悟法要
· 禅修就学调身心
· 怎样持经修定——印光大…
· 為甚麼要學佛和學佛有甚…
· 听佛论心
· 佛是具有无所不能的神力…
· 关于学禅
· 摆脱常识的纠缠
· 禅可以变化气质、转凡成圣
· 关于南师论乾坤息宇宙毁…
· 禅修的目的、方法及所能…
· 禅七的缘由
· 略论禅宗的证悟之道
· 禪与现代生活
· 不懂禅文化,就没法谈中…
· 生活中的禅学
· 现代禅学中的顿悟
· 参禅指月
· 现代禅修要诀
· 弗洛伊德思想与佛教瑜伽…
· 什麼是「禪」?
· 契道之法
· 爱惜和爱护的区别处
· 如何处理家庭危机
· 怎样做一个居士
· 什么是证悟空性的智慧呢?
· 我们的心灵为何不能纯净?
· 智悲答疑(圆融篇)
· 多读经书,增长智慧
· 心的解脱
· 什么是证悟空性的智慧呢?
· 悟道路上的十种歧途
· 用一颗欢喜的心来对待生活
· 禅悟的境界
· 禅悟学为什么注重"研"…
· 关于南师论释迦佛修无想…
· 坐禅入门之三密相应
· 参禅的先决条件
· 忏而不悔等于零
· 学佛须有实修的功夫
· 虚云参禅法要
· 宋永明寿禅师关于是否开…
· 健康是修道之本
· 如何入佛境界---净空…
· 初入佛门应读的几部经
· 三福與六和
· 关于对佛教的误解
· 听佛祖讲爱情真谛
· 为什么不把吃植物当作“…
· 佛教的八苦是哪八苦
· 佛教的袈裟为什么不是用…
· 加持的功用是真的吗?
· 佛教的大乘和小乘有什么…
· 佛教里如来,佛,菩萨,…
· 佛教的“六和敬”是什么…
· “青灯古佛”过时了吗?
· 何谓“八福田”?
· 最珍贵的东西是免费的
· 佛像中为什么经常出现植…
· 为什么会“好心没好报”?
· 用什么心态来诵经
· 佛教何以要分宗?分几宗…
· 佛教徒应以怎样的态度来…
· 佛教中的“波罗蜜”是什…
· 佛为什么要度众生?
· 佛教的三界是哪三界?
· 学佛的目的及修持的方法
· 什么是菩提心?
· 随缘——随的什么缘
· 口头禅算佛家的哪一种禅
· 如何净化感情生活--星…
· 何谓“八福田”?
· 如何同时成为一位修行者…
· 星云大师关于素食的十个…
· “佛渡有缘人”是什么意…
· 佛教相信在劫难逃之说吗?
· “平常心”是指什么
· 灵魂是否存在--慧 律
· 本焕老和尚:参禅有什么…
· 成功需要多少年
· 如何听经
· 智慧问答
· 什么是罪,什么是业?
· 什么是忏悔!
· 彬县大佛的右手无名指为…
· 佛教是如何在泰国流行起…
· 禅定何以对养生有重要作…
· 禅宗问答录
· 如何在禅定时对待念头
· 什么是三智
· 佛像上的“卐”字符号,…
· 守戒还是舍戒?
· 如何消除魔障
· 和尚为何敲木鱼
· 怎样去结缘
· 当前“禅学热”现象形成…
· 佛学中的人生奥秘
· 何谓佛
· 为什么要打坐?
· 日本人为何钟爱寒山寺和…
· 怎样看待财富
· 学佛是难还是易
· 禅可不可言说?
· 从灾难中看见佛法
· 为什么要放生?
· 为什么说公案不可解 但…
· 在读书中感悟什么是佛
· 学佛是否是对人生的逃避
· 如何才能做到不嫉妒别人
· 智慧是怎么开的
· 真佛什么样子
· 和尚吃素为什么还那么强壮
· 沙和尚为何戴九颗骷髅项链
· 达真堪布开示:把心专注…
· 口头禅算佛家的哪一种禅
· 放下——哪里是绿洲?何…
· 宣化上人语录(摘录10…
· 人间般若-道在哪里?
· 怎样才是彻底信佛
· 密宗的三密指什么
· 坐禅只需三日满
· 如何理解众生皆有佛性
· 何谓“以心印心”?
· 什么是忏悔!
· 关于“未成就的人不能讲…
· 神秘的力量是幻还是真
· 五戒的基本内容是什么
· 如何寻找主人公-明心见…
· 观音菩萨手中的净瓶与柳…
· 佛教所言“唯心”与哲学…
· 万行上师开示(二)
· 万行上师开示(一)
· 禅茶:水温够茶自香
· 疑心与疑情
· 佛为什么要度众生?
· 进寺庙应注意的礼仪
· 疑心与疑情
· 智慧不是信仰
· 出家与回家
· 爱为何物
· 禅修的要领
· 死亡与往生的区别
· 宣化上人说法:什么是邪师
· 破学佛执迷论
· 智者大师论成佛与做人
· 修禅问答
· 关于打坐中的一些问题
· 为什么大家修行这么久了…
· 万行上师开示录(二)
· 万行上师开示录(一)
· 现代人如何修行
· 如何排除禅悟之障
· 为什么要提倡安祥禅?
· 关于怨气的问题
· 什么是悟?为什么要悟?
· 什么是禅坐
· 什么是禅?”
· 文字禅、看话禅、默照禅…
· 关于宋代文字禅的几个问题
· “不由经教”与“由教悟…
· 从慧能禅学看禅宗的内在…
· 禅定的身心效应
· 胡适之中国禅学的方法
· 禅学的定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