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禅的实证方法--参话头
日期:2010-2-24 15:30:34| 作者:王绍璠 | 来源 :百丈文化网 | 阅读: 4067次

  中国文化的特质在禅。不了解禅,就不可能完全把握中国文化的命脉;不了解禅的方法,就难以完全透入中国禅尤其是祖师禅的骨髓。
  一
  禅不是宗教,也与一切宗教的本质及其形式都无关联,禅剥去了遮蔽实相本身的信仰外衣,使信仰更接近智慧和真理。在禅的世界里没有创世者、造物者,也没有上帝、救世主,更没有神化的佛陀。禅扬弃和超越了千百年来婆罗门化的中国佛教的宗教迷信内容及形式,只以实证而得来的智慧面对人生和宇宙的诸般问题。禅继承了原始佛教的智慧,含融了中国诸子百家的精蕴,形成了涵盖中印文化精华的思想体系。
  禅不是哲学,也与任何哲学的体系及其内涵完全无关。禅不是神秘主义,也不是不可言说、不可实证的神奇"境界"。禅是一种思想、一种动力。只要如实修炼,真修实证,即可证得,而后横说竖说,千说万说,尽在言中而不失其旨;否则,没有真参实悟,任你千般巧说,万种风情,终究是夏虫语冰,说食不饱。
  禅是一种实证的方法,是指示真理和智慧的金手指;禅不是语言文字、知识推理的"戏论",而是提升直觉思维、创新能力的"方法"。对这种方法的提炼和总结,集中体现在"参话头"上面来。参话头的方法因中国祖师禅的兴盛而崭露头角,并随着祖师禅的成熟而广泛传播。
  禅的梵文是"Dhyana",汉文的音译为"禅那",简称为"禅",汉语拼音为"Chan",日文发音为"Zen"。"禅那"在梵文的原始意义有"思维修"、"静虑"、"三昧"等含义,是和现代所谓的宗教、哲学完全不同的一种体系,然而并非高深莫测,与现代脑科学和神经生理学却有密切的关连。
  迨至释迦牟尼出世,化腐朽为神奇,转宗教为智慧,辟婆罗门外道迷信而启正法于人间,并采用其中有关禅的精义,以之作为特定的修持法门。依原始佛教之说,禅不止可以治疗身心之病,促进身心健康,更重要的是能改善心智思维能力,获取智慧,提升生命素质,进而回归到"心"之本体,证得无漏智慧。因此,禅是指生命得以升华,素质得以转化,理想得以落实的实践方法。是一种生命上或行为上的践履,通过这种践履,智慧才能增生,生命才能成熟。
  禅,其实并非只是精神上的"静"与"定",更重要的是如法思维(如理作意),这样才能与真实相应,从而得到开悟。禅是思维修,换言之,人要有正确、如理的思维才能与真实相应,才能开发智慧。这种思维修对现代人来说极为重要。现代人不善思维,即使如当代西方学人之思考方法、语言哲学和分析哲学那样,在概念上辩析得十分精晰,但仍陷于逻辑关系与语言层次中,在"戏论"阶段徘徊不已,而无法超越并提升到智慧思想层面。禅所开放的,并非知识、逻辑领域,而是破开内在无明而证见的真实;非经由禅的实践不能证得此观照真实之心,证得此观照真实之心,人才能成为一个大写的"人",一个具足大"心"的人。
  禅是一个指向真理的"方法",一个如何完成具足大"心"的人,如何造就大写的"人"的实践"方法"。可知原始禅的意义是和思维修、禅定分不开的,后世中国禅宗但以禅来命宗,是在原始禅定的基础上赋予禅更灵活的生命力和更深广的包融性。
  从遣隋使、遣唐使、宋学使、宋学僧,直到日本的江户时期,中国禅宗始终深入的、久远的影响着大和民族。由此而兴的花道、弓道、剑道、茶道,融生活于花禅一味、弓禅一味、剑禅一味,茶禅一味,使有限的空间展现了无限的生机,这本是中国祖师禅的殊胜风姿,却成为日本大和民族的生活之道,进而启动了日本明治维新,造就了日本成为当今世界经济大国的契机。
  禅是一组诠释生命真谛的智慧,其精湛圆妙的体系,融贯了印度和中国思想文化的精华;为中华文化放出空前的异彩,流风遍及,自唐宋元明清,内及西藏、青海诸边地,外及日本、韩国诸友邦,都深受影响,历久不衰。中国禅宗是在唐末五代之世,便真正走出了印度佛学的系统,进一步涵化了两国文化精蕴,完成了自己独特的风范,成就了中国特色的禅宗,从而开拓了中华民族深远流长的慧命和超迈宇宙的心胸。
  在中国,禅宗作为生命之学,虽和先秦以来的诸子百家之学别帜互异,但却后来居上,兼融并蓄地包含了各家的精旨,儒、道、释及百家之学自宋以后,全都融入禅海之中,汇成禅文化大系而不再自成其体系也。自此而后,儒道释诸家实质上都以禅为其内在精神而各自表述其外在一家之学。继此之后,三玄论孟,荀墨学庸,互为交流,自传统的经典文化中突破,禅宗的园地开结了五家七宗丰硕的成果;一股清新自在、充满机趣活泼的生命之泉,自深厚的中国大地中漾溢迸出,滋润灌溉了大江南北和山泽野地。
  
  那么,古代禅宗祖师倡导参话头这个方法的意义何在呢?
  正如南怀瑾先生所言:"话头者,即为入道之柱杖。善知识者,犹如识途老马,手握柱杖,乘彼良驹,见鞭影而绝尘,闻号角而脱锁,自他互重,子琢母啐,一旦豁然,方知本未曾迷,云何有悟耶?"
  南先生所说之"禅门参究之旨与方法",就是禅宗古德所言之"参要真参,悟要实悟"之实义。
  所谓"参要真参",是指学人要实证到"实相",首先必须要如实的参话头,并且要参出"疑情"(绝非是自由心证的自说自话),这是方法。
  所谓"悟要实悟",是指参出"疑情"时,还要经由一番寒澈骨的心路历程,才能实证到"实相",开发出本自具足的智慧,这是宗旨。
  因此,参话头之施设,诚如南先生所言:"话头者,即为入道之柱杖。"也如盐亭袁焕仙先生所说:"此法至易至简、至高至玄,胜行中之特行,要法中之妙法。此观音入德之门,诸菩萨入德之门,三世诸佛,一切贤圣入德之门。"
  换而言之,参话头是自古迄今"明心见性"、"开悟成智""唯一"的多快好省的黄金方法,是为了天下学人都能一咬咬破无处下口之铁馒头,真参实悟而后转化成为经世致用的大智慧、大承担,进而搅长河为酥酪,变大地为黄金,庄严世界,利乐有情的实践方法。可以这么说,参话头是用于撬动地球的"支点",开发人类智慧,趣向幸福、和谐之途的实证"心法"。它使中国禅宗具足了内在精致的生命动力,有别于印度及中国本土佛教,成为可以道、可以名、可以再现而真实不虚的教外别传的智慧体系。
  参话头既是禅门实证的顿悟之法,也是火中栽莲的特胜之法。作为至微至妙的参禅方法,中国古代禅者曾有过极为善巧和精致的揭示,并得到了纯熟的应用。这个方法不仅在参禅上微妙超胜,甚至在世间法中作用宏大,意义非凡,也可以普遍应用而游刃有余,人们在突破各种困境或解决所遇到的难题时,此法犹如金刚宝剑,更是有碍即参,有疑即破,闯关斩将,所向无敌。愦憾的是后来因为僵化承袭而使话头成了死法,后世又特别倡导与流行念佛法门,参话头的方法于是几至绝响,鲜有人知其真实的内蕴,中国文化也因此失去了创新的源头和活力,开始保守教条、停滞不前,不能圆融广大、日新又新了。
  追究参话头萌生的源头,我们当然可以远溯到印度释迦牟尼时代。佛祖本身求道的经历就是一个不断参悟的历程,尤其是非道之"苦行"徒劳穷究后的继续求证,开始有了参禅方法的实质性运用,其表现即为一种"大疑情",这种疑情中就隐含着此亦不是彼亦不是那么究竟如何是无上菩提之道的话头在。释迦牟尼在尼连河畔的菩提树下,以求证心切而立誓:不证菩提不起此座。经过七天的修炼和实证(真参实悟),终于夜睹明星而豁然大悟,于是而生感叹:"奇哉!一切众生皆具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着不能证得。"
  自释迦牟尼成就了大智慧、大承担的智慧德业以来,在中国禅宗发展史上,几乎历代所有传承的禅师都是和释迦一样,经由参话头之心法而实证开悟,继而传续心灯,无一例外。可以这么说,后来禅师和释迦经由参话头而悟道的心路历程都是相同的,唯一有别的是释迦和禅师彼此所积累的功用和内在的含蕴深浅不同。
  自六祖以后,禅宗一路向上,直破无数参学者心中疑团,以彻证实相而无惑。到了晚唐时期,黄檗运禅师开始明确倡导用参话头的方法来证悟实相。他说:"若是丈夫汉,看个公案,僧问赵州: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云:无。但二六时中,看个无字,昼参夜参,行住坐卧,着衣吃饭处,屙屎放尿处,心心相顾,猛着精彩,守个无字。日久岁深,打成一片,忽然心华顿发,悟佛祖之机。"禅门实证心法经北宋末年的大慧宗杲禅师大力提倡,至元初高峰妙禅师承先启后,中兴禅法,再启真参实悟之宗风,人才辈出,兴盛至极。这样经由历代禅者们的舍身忘我亲身履践,普示学众反复验证,从而使参话头由微至着、由隐到显,疑情隐蕴于话头之中,成为人们真修实证顿悟实相的一种不可或缺的方法了,禅门这一智慧性科学方法终于大彰于世。
  上述可知,话头虽隐显不一,但皆直指禅宗微妙心法却真实不虚,祖师命脉因而流通不已,一脉相承至今不绝。
  
  虽然禅门自慧能而下,花开五叶,枝接七条,代有人出,但毕竟脱不出日积尘生,时久弊兴的历史规律。《指月录》、《五灯会元》等书记载,自黄檗禅师以下的历代祖师,几乎一致对于学人"修道(实证)者少,说理者多"的浮夸虚饰的作风,呵斥有余。溯自五代而还,禅门宗风,由于前有临济的三玄三要,曹洞的五位君臣,后有黄龙的三关,圆悟的《碧岩录》等等的施设;又因宋代兴倡文风之实,流风所及,遂使天下沦于戏论之流;更有甚者,徒以公案、评唱,妄心意解,总不实证,穿凿牵强,以为契悟之机,而与禅道祖意,南辕北辙;不啻误人自误,更且使千古心灯,智慧心法,灭绝失色。
  袁焕仙先生在《黄叶闲谈》中有言:"话头者,黄檗揭于前,妙喜(大慧)倡于后,比来宗门下客,趣乎入此(明心悟道),莫不竞尚话头。此法至易至简、至高至玄,胜行中之特行,要法中之妙法也。"引申袁老之意:参话头,正是为了天下丛林缁素精进修行而起的,明眼宗师克期取证,从旁呵护,俾使参学之士心无旁鹜,一门深入期致真参实悟。南怀瑾先生有言:"溯自隋唐之世,丛林衲子,不必实有话头横梗胸中,其于一机一境上,善致疑情之用者,亦能了彻心性而得大机大用。"说明宋代之前,可以不用参话头心法,但还要以疑情为用,方可了彻明心,可知疑情之于参话头,其功其用大矣哉。
  前文袁老所说"话头者,黄檗揭于前,妙喜倡于后。"其中妙喜之于参话头心法,在中国禅宗史上确是值得大书特书。妙喜即是南宋大慧宗杲的别名,大慧杲所处的时代恰恰是文字禅泛滥之世,当时禅门学人纷纷热衷于公案的文字义理上的注解和答问(如同现代日本的公案禅),少有人能真参实悟,以续心灯。宗杲针对当时丛林流弊,为突破当时流行的文字禅的束缚,(尽天下衲子大半死于"言下句中"不得超脱)确立走古人的老路,即"黄檗揭于前"的"参话头"之心法。他说:"第一莫把知得的变为事业,堕在见网中,更不求妙悟,又落在无事甲里(顽空、消极)。"
  为了直取真参实悟的实践心法,他更将其师圆悟勤的公案评唱大作《碧岩录》的梓版和已流通的成书,尽皆付之一炬,以免流通;因为这本书记载了圆悟禅师对古人公案评唱的解说之辞,影响所及,使得学人徒以耳食自饱,自欺为是,全不悉心参究,以致断灭宗门心法。
  在他极力倡导独树一帜的"看话禅",即后世所谓的"参话头"不久,效应皆佳,人才辈出,"贤士大夫往往争与之游",门下从其悟旨者有八十余众。同时,宗杲又以"参禅"的革新和进取的精神,对同时代曹洞宏智正觉所提倡的"默照禅"展开批判(日本曹洞的道元禅师正是此宗传人)。宗杲认为默照禅与历代祖师所提倡的创新进取精神大相违背:摄心静坐,闭眉闭眼,没有丝毫自在活泼,就像三冬雪景一样毫无生机,它只会使学者心如死灰,身如枯木,妨碍学者明心见性,智慧自在。
  默照禅所主张的静坐默究,休歇身心,对那些要求摆脱世事困扰的官僚士大夫来说,确有很大的吸引力。宗杲于绍兴四年(1134)作七闽之游时,见当地丛林默照禅广泛流行,修行者几与时代社会完全隔绝、脱离,深感痛心。于是奔走疾呼、予以痛斥,将士大夫居士引导到"参禅"的正路上。他说:"而今诸方有一般默照邪禅,见士大夫为尘劳所降,方寸不宁贴,便教他寒灰枯木去。"又说:"往往士大夫为聪明利根所使者,多是厌闹喜静,又被邪师指令静坐,却见省力,便以为是。"
  厌闹求静是习禅者的共同需求,若于太平盛世,尚属无妨,还可悠闲养性,但若大敌当前,民族存亡之际,为逃避社会责任而尽情静坐默照,则绝非士大夫辈所当为。宗杲认为禅不应着意摆脱世俗的干扰,它仍然可以与世事打成一片,不相违背,参禅者当能更好地做官营生,当能更好的忠君爱国,忧时忧民,禅门更强调"一切治生产业与诸实相不相违背"(《法华经》)。
  禅宗的宗旨就是要自觉而觉他,已立而立人,化腐朽为神奇,转愚痴为智慧,多快好省地为社会、国家、人民谋最大的福利。宗杲举当时名臣杨亿为例,指出士大夫学禅的要义:"昔杨文公大年,三十岁见广慧琏公,除去碍膺之物(明心见性)。自是以后在朝庭,居田里,始终一节(如),不为功名所移,不为富贵所夺。亦非有意轻功名富贵,道之所在,法如此故也。"士大夫在学禅同时,照样读书看报,修仁义礼,侍奉师长,教诲后学,吃粥吃饭,将禅与世间社会生活结合成一片,届时便能体验到儒即禅、禅即儒、僧即俗、俗即僧,凡即圣,圣即凡的境界,这就是士大夫所要修行的禅。
  唐末五代,禅宗异军崛起,它不仅在佛教界犹如春雷轰鸣,震撼着古老传统的寺院,并且在整个文化思想界掀起一阵惊涛巨浪。《宗门武库》记载说:王荆公一日问张文定公,曰:"孔子去世百年生孟子,后绝无人,何也?"文定公曰:"岂无人?亦有过孔孟者。"公曰:"谁?"文定公曰:"江西马大师、坦然禅师、汾阳无业禅师、雪峰、岩头、丹霞、云门。"荆公闻举,意不甚解,乃问曰:"何谓也?"文定公曰:"儒门淡泊,收拾不住,皆归释氏焉。"公欣然叹服,后举似张无尽,无尽抚几叹赏曰:"达人之论也。"
  宋代士大夫的参禅,多数因受禅学心性的启发和激励,他们通过接受和体验参禅悟心的体会,重新审视社会人生,更从积极处领会,于忧患之际开拓心性,顶天立地,对社会人生多能贡献无尽的心力,诚如禅门所谓:深深海底行,高高山顶立。
  
  禅门除大慧宗杲倡导参话头为后世所崇仰者而外,后世更有来者,忘身参学而能明彻心性,标榜"死关"而能宏开禅教,其人则为元代高峰原妙禅师。
  当宋元之交,禅宗五门中的沩仰、云门、法眼三系,已经淹没无闻,入明以后,能维持一定规范的就只临济、曹洞两家,而临济宗风又盛于曹洞,于当日后世禅风的存续,起了主要作用,其中关键就在于高峰原妙禅师对于宗门实证心法──参话头的倡导和经营。
  高峰上承大慧之机用,下启明代之禅风,可谓承先启后,中兴禅法的一代大师。至于参究话头,发明心地,而见诸文字者,自大慧之下,首以高峰语录最为详尽,以其悟处深玄,最易淬励学人,资启后学。昔日尝读《高峰语录》,诚有"一回展读,一回激发人意气"之感(莲池大师语),而于书后"塔铭"所记:"后之真能为大事者,千万人一人,高峰是已"之语,信知不诬。
  盖高峰为人多示本分钳锤,随机教化而门风险峻;尤以其躬行实践,忘身参学而能明彻心性,非具大信大智大行者,不能为之,其于后学诚有激扬淬励之资。
  莲池大师者,明一代高僧,宗能教能,而专务净土以示方便,其于高峰参究教化之迹在其《高峰语录·序文》中,殷勤赞叹,推崇备极,虽简要数语,而高峰深妙高致之处,已戛戛乎溢于言表,仅录一二于下:"始予乍阅内典,得经论并古今杂论,共数帙,中有大师语,惊喜信受,如暗逢炬,至今犹然。盖自来参究此事,最极精锐,无逾师者。真似纯钢铸就,一回展读,一回激发人意气,俾勇跃淬励忘倦。虽悟处深玄,不敢以凡臆窥测,而但觉其直截根源,脱落窠臼,近有慈明、妙喜之风,远之不下德山、临济诸老,伟哉堂堂乎,可谓照末法之光明幢也。"
  由此可知,高峰之于参话头,在其当时(话头已近末法),实有振危起衰之功;而欲究话头之实,高峰禅师实属重要。他于当世禅门宗风所立的规范和所耗的心血,尤其是他倡导真参实证,躬亲实践,不许浮华,力挽前代所积之颓风,为当代后世的丛林添注了新的血脉,开启了真参实悟的一代宗风。他的功业,在世俗上,于当代的历史人物中,可以比拟的,就只有晚他而出的明代荆州宰相张居正,正是后者生前的经营智慧,使得大明天朝的气运向后延续了百年之久。
  本来禅门"不立文字"的标榜,正是为了要让学人超脱言句,直指人心;心性的污染又岂是"穷诸玄辩,竭世枢机"所能转化得了呢?高峰所处的一代,正是积弊已深,积弱已久的门庭,五家的宗旨和家风,长久以来已被俗学阿师,耳食口慧之辈扭曲得不承其旨;诸如谬学临济的"瞎棒乱喝",误传曹洞的"默照邪禅",尽皆充斥于当世当时。在这种际遇之中,高峰出世提倡并高举禅门真参实悟的实践方法,对于当时颓废的宗风,萧条的丛林而言,其功不可没,前文已引证过。
  同时,在历代祖师的行谊和语录中,除大慧杲之外,再没有比高峰对于参话头、起疑情等禅门实际理地的实践心法,剖析、条缕的如此明切、畅达、透彻,无怪乎明代莲池极力赞颂《高峰语录》并力行推广。
  高峰说到自己夜梦中,顿发疑情,打成一片,直得东西不辩,寝食俱忘;如同大慧杲所说的,茶里饭里,行居坐卧,无时不在其间一样。这种情况正是参话头参得上路,参的得力处,不经此一番混昧,不由此一念专精,身心都深入于话头中,犹如庄周之梦蝶相似,则所起之疑情不能深远,疑情不能深远,则所参之话头便不能起用,因此,参话头必要参到此种田地,方堪造就,否则仍是暂时歧路化城。
  更重要的是,若无雪岩和尚平素之严峻鞭策,苦心经营,高峰之疑情,纵然发起,必不致如此豁然;而由雪岩和尚要他再参"主人公"话头一事可知,学者要得真参实悟大彻之机,明师之鞭指、钳锤,实为契机要津,不可或缺。若无点晴之机,只一画龙耳,又有何大奇。
  大慧杲及高峰在百年之内先后提倡参话头不遗余力,并且在当时都产生了立竿见影的影响,是因为他们亲身验证了参话头的"实效",只有实事求是,立足真实,禅的生命力才能转化出最大的能量--智慧无限,如同爱因斯坦有名的公式:E=MC2。任何伟大的理论也无法创造出生命,必须实践才有生命,禅就是实践的生命,参话头则是生命的实践。
  
  禅作为来自中国几千年来的智慧薪传和民族精神的内蕴,以"参话头"方式,激发"疑情","疑情"直接作用于大脑,促使大脑皮质发生变化,进而开放脑能,产生"智慧",获得直觉和洞察事物本质的能力。参话头之得力处,就在于起疑情,参话头之功用处,也在于起疑情,宗门所谓"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正是说明疑情的大小与实悟的大小成正比,疑情的大小决定了大脑开发的程度。可以说这是一项人类脑能开发的修炼,正应合了印度原始"禅那"的含义:"思维修"。
  禅的实践方法可以改变大脑基因序列。禅是思维修,不只可以治身心之病,促进身心健康,最重要的是能改善思维能力,获得智慧,提升生命素质,证得无漏智慧。无漏智慧就是宇宙实相,洞察宇宙实相的智慧。严格说起来,身心健康是由大脑的功能决定的。现代科学谈到了健康的新观念,大脑决定健康。人的死亡是脑死亡,人的健康从脑开始,人类异于禽兽也是在大脑。大脑实际上只是在用而不是在进化,大脑是一切具足的,宇宙必须一切具足,才能大爆炸。这个种子里面具足一切的东西,经过土壤、阳光、空气、水,才能生长出来。种子是什么就能长出什么,萝卜不会变成茄子,跟植物嫁接是两回事,这是基因。人类的基因和果蝇差不了多少,可是为什么人还是人,苍蝇还是苍蝇,区别就在于大脑。大脑不只产生智慧,而且身心健康就是智慧,身心是不二的。我们人类所有的学问、所有的理论、所有的宗教,就在解决这两个问题:生死与身心。禅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它有方法来改变人类的大脑基因序列从而改变人类的身心状况。参话头的目的就是开发大脑的潜能,当脑电波属于α波状态,就不会感到太大的压力,会以放松的心情和冷静的态度,用平常的心态去做一切事情。禅宗的所谓平常心就是α波,α波的持续心态叫做平常心。一般人不能平常心,不是β波就是δ波,不是昏睡就是紧张。所谓参禅悟道,既有生理指标又有心理指标,又轻松又理智,这个指标就是α波。只有在α波的时候,我们人类才会自然而然地会分泌吗啡因、胸腺肽,提高免疫力,产生健康的、快乐的、兴奋的生理状态。
  大脑的秘密就是整个宇宙的秘密。如果能解决大脑的秘密,宇宙的现代物理学问题就解决了。禅是解决大脑问题最好的方法,深入大脑,能解决宇宙的事情。因为天人合一,身心合一,物质与精神是一体的,时间与空间是一体的,在大脑里面都可以体现。量子论最后也提出这个问题,可是科学家没有勇气,他不敢碰,一碰怕碰到玄学,恰恰中国文化不是玄学。有没有一种方法,在关键的时候让α波出现,α波就好比喊着芝麻开门,把横挡在大脑入口的石头门打开。只有打开挡在大脑路口的巨大石头门,大脑才能高效率地进入状态,将其传达给潜意识,然后你的潜能就开发了,就这么简单。伟大的音乐那是α波出来的,伟大的创造也是α波出来的,包括米开朗基罗,包括达·芬奇,所有艺术、所有智慧都是α波产生出来的东西,这就是我们的大脑。大脑是一切具足的,包括释迦牟尼睹明星而悟道。
  因此,中国禅主要的精髓就在于参话头,禅门中有一句偈语:"打得念头死,方得法身生",正是说明"参话头"的功用:当人承当"话头"时,β波即时不起波行,α波即时生起,在α波状态下,才能引爆激情,顿开智慧。因之,参话头的第一要素就是"真参实悟",所谓"真参"即是参起"话头",生起"疑情",所谓"实悟"即是参破"疑情",顿开智慧。只有通过真参而实悟,人们才能"但得本,不愁末",才能活学活用,才能大机大用,才能变大地为黄金,才能搅长河为酥酪,才能一茎草作丈六金刚用,丈六金刚作一茎草用,才能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提升全民族道德诚信素质,才能利乐有情、庄严国土。
  禅就是解放大脑、解放心性的智慧的方法,中国禅文化就是用这个参话头的方法来经营大脑的。离开参话头而谈中国禅,不啻于如人说食不饱,煮沙不得成饭。今日适越而明日北走,颠倒背离,莫甚于此。古人参话头的主要功用,以现代名词一言蔽之:脑能开发,汲取智慧。同时,它也为所有西方伟大科学发明者睿智的再现,能够提供一个最为可行的方法。
  人类历史上,所有伟大的发明,首先是在观念上进行突破(创新),然后才有实验与发明。进行观念上的突破往往是来自直觉的顿悟,就像禅师参话头顿悟一样。也可以说,人类科学发明、艺术创作、社会实践上等的突破创新和进展都不过是参话头的一种应用而已。
  人们看到在进步哲学思想影响下,突破传统的创造以及思维对科学进步的巨大推动。创造性,这是对科学家永恒的呼唤,也是中国禅独到的非线性思维"参话头"本来所具足的实质内蕴。
  时至今日,我们把从激情到顿悟的这段心路历程称其为"参话头",其特色是古为今用,把古印度释迦牟尼智慧的实证:"性空缘起"转化为现代化的"归零"--由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的"假谛"到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的"空谛",再回归到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的"中谛"。
  可以这么说,"参话头"其命惟新,也就是使现代人能于多、快、好、省中开启智慧的唯一捷径,能于多、快、好、省中回归到人性的唯一修炼。
  近十余年来,谈禅之书充斥坊间,然鲜有将其内蕴精神和本来面目如实再现出来者。在参话头过程中,主导老师更沿用唐宋以来禅文化的教育:头脑风暴的激情。使得学众能得到平日学习或任何培训中得不到的智慧启发,这是千百年来禅文化教育方法的殊胜:使得学众能攀登到智慧的颠峰,极高明而道中庸,深深海底行,高高山顶立,做到一个独立自主,有气节、有担当的平凡人,做到一个"老三篇"中总结的大写的"人"。
  以底蕴精深的中国文化为缘起,运用禅文化独到特出之实证智慧的方法──参话头,起疑情,瞬间突破大脑封闭的惯性思维,激发出本身具足的智慧(就象宇宙大爆炸一样),随时归零,时时新、日日新,真正获得直觉和洞察事物本质的能力,做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人,进而完成人生、事业、社会的全赢。这是参话头的巨大意义之所在。
  六
  至于禅的实证方法--参话头,虽非禅的本身却善能直透通彻禅的神髓,实为顿见自性、一超直入的不二法门。虚云老和尚说:"用功的法门虽多,诸佛祖师皆以参禅为无上妙门。"而参话头尤其体现了参禅心法直透根源的精微奥密之处,其入手至为简易,其收效至为迅捷,其结果至为胜妙!话头本为媒引,其自身淡然可能并无什么滋味,然而参起话头起了疑情却能止观微运、死生潜易,含伏龙心髓之奥,妙不可言,自有一种神奇的魅力在。因此,袁焕仙先生赞叹地说此法乃"至易至简、至高至玄,胜行中之特行,要法中之妙法。"
  从古至今,话头无论怎样变化而显现不一,但其后面都隐藏着一个古今中外、人人都要求解决但都不能切实解答的基本问题--生命真相之大谜。各式各样的话头之所以能够诱人身涉其中而忘返,只因其关系到每一个人身家性命的根本利益之所在。人人本具而个个皆迷,本当如是却并非如是,这一件大事竟然迷昧无知不明如盲,岂不枉度此生?因此,参禅者恳切立志发道心,实修实证为法解谜,一旦下定决心排除万难,立稳脚头咬住一个话头,便即如丧考妣、深入骨髓,归心似箭,整个身心全部投入,切切在念,孜孜用心,尽力参去,牢笼不肯住,呼唤不回头,不到破疑结案讨个分晓、复还我人本来面目之时决不罢休。
  参话头的关键之处,就是要能生起疑情。参禅得力不得力,只看在话头上能否生起疑情,有疑情就会有转机,有疑情就会有突破,有疑情就会有顿悟。所以,古德谆谆垂训: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又言:信有十分,疑有十分;疑有十分,悟有十分。话头是产生疑情的引子,便捷入道的拄杖。初参话头时如咬铁馒头,几乎无处着力,无可计较,无法用情,不像佛咒、观心或数息那样容易把捉,亦无一点义味可玩、无一点道理可讲,但有丝毫拟议思惟妄想分别造作之心,就不易进入此门,疑情也绝难生起。然而,参话头是人人本具的根本方法,极为普通简单,故只要肯放下归零提起话头,却又最易相契而切入。参话头的方法的确至简至易至微至妙,所以黄檗禅师说:既是丈夫汉,就应参个话头。真修实证去承担话头,就是承担无知,把自身无始以来的业力习气集中在话头上,把与生俱来的烦恼疑根转为参禅妙用,以夷制夷,凡有所疑必有所证。一旦疑情现前进入状态,就会打成一片,长驱直入,直捣八识窠巢,机缘触发,顿断疑根,快慰平生。话头之所以可引发和启动疑情,其根源就在于人类内心深处涌动的一种回归自心本性获得解放的深切渴望和强烈欲求,也就是有一种看透人生真相、彻解生命之谜、决定要知安身立命在何处着落的源动力,参话头若与此最切实际的源动力相应则信心坚固、百折不回,一人足能与万人敌,故其剿绝情识荡尽知见扭转业习的力量也无比强大无比迅猛无比决绝。言语道断,心行处灭,本地风光、自家珍宝焕然呈现,非亲饮其水者不知其甜美。
  回到原初,随时归零而向上。关于参话头的方法,历代禅者曾留下了无数别具意韵、彻人心扉的精妙开示,我们精研其著作中的切要语录和参学经验,可以对参话头的方法有一个较为总括的了解,从而推陈出新,古为今用,使参话头这个金手指重辉其光,直指人心,引燃生命,顿开智慧,点亮心灯,多快好省地造福人间、泽被世界。
  七
  中华民族是天生具有禅风的民族,几千年来的中华民族灾难深重,但却一直在延续下去。虽然不断历经改朝换代,你方唱罢我登场,有人林下休官去,有人夜半赶科场,可是历史却从来没有断裂过,始终是一个滔滔不绝的长河,把禅的精神,禅的方法,智慧的心印,一代又一代地流传下来了。
  中国禅文化在历史上曾经深远地影响了韩、日诸国,韩、日诸国也因受到中国禅文化的影响而使其现代"文明再兴",这是无可争辩的史实。《书经》说:"周虽旧邦,其命维新。"周朝建邦早在殷商之际就已完成,一旦建国,则其使命就要有日新月异、与时俱进的变化,中国的禅文化亦复如是。重新审视中国禅文化与中国历史文化中和人类历史文化中应有的价值和地位,由此而重建中华民族精神的自信、自豪和自尊,恢复中华民族本有的创造生机与活力。
  参话头这个"方法论中的方法"、"实证中的实践",才是中国禅宗能够超越中印佛教的"盲区",气吞万世,含融百家而独立不殆的生命动力,只有这股来自生命本身具足的动力,才能转化任何伟大的理论落实到当下,直入实际理地的真修实证,完成一个大写的真正的"人"的事业。唐宋文明的盛世,日韩文明的转化,都足以说明这个方法论中的方法,实证中的实践是真实不虚的,历百世而不朽的,虽至今日其效仍然弥新不减。
  这就是我们在今天的中国大地上能够继续倡导和传承"参话头"的主要原因,也是我们提出把禅宗的实证方法--参话头来申请中国非物质文化一个重要遗产的初衷所在。(本文节选自王绍璠先生著作<由禅谈管理>一书)
 
【关闭窗口】
名师特别推荐 更多...
· 名师特别推荐
总裁研修·国学 更多...
· 企业新时代转型理念融通…
· 《毛泽东思想精髓与国学…
· 《国学之无为智慧与企业…
· 《如何帮助孩子成就高效…
· 国学智慧与领导力成就
· 国学思想精髓融通与企业…
· 国学思想精髓融通与企业…
· 中国首届现代禅悟与企业…
· 企业职业管理的九大专业…
· 《道家经典与修心修为》…
· 《国学智慧与创新营销》…
· 责任、奉献、事业与智慧…
· 明商道,会禅机
· 道家思想与企业战略决策
· 老子道德经与企业管理
· 佛法智慧与企业管理智慧
· 实战型企业创新管理总裁…
· 儒家思想精髓与企业经营…
· 《易经》与企业管理变革
· 复旦大学高级工商管理研…
· 清华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高…
· 清华大学中国矿业经理高…
· 总裁超级管控模式-企业…
· 生命型企业与五行管理
· "禅、道与智慧人生"讲…
· 卓越领导力的提升
· 北京大学国学智慧与人文…
· 清华大学卓越女性领导力…
前培训业动态 更多...
· 末法时期如何识得老师的…
· 课外培训你怎么看?
· 慕课教育适应第三次工业…
· 陈安之的悲情与刘一秒的…
· 【值得国人深思】失控的…
· 唤醒中国人的意识,不再…
· 刘一秒为什么是精神病毒?
· 王志纲为刘一秒重塑了什…
· 中国教育是中国最大的假…
· 让培训回归本质——十问…
· 京城现天价培训疑似传销
· 你还在被“陈安之”们忽…
· 身心灵修培训调查:开办…
· 洗脑还是补课
· 一个思八达"鸡血班"毕…
· 翟鸿燊更出名了
· 俨然人类导师的刘一秒
· 管理培训越来越像演唱会
· 企业职业管理的九大专业…
· 管理实战融通——企业经…
· 《创新思维与理性决策》…
· 《人本管理与企业智慧》…
· 《易经》与企业管理变革
· 《国学智慧与领导力成就…
· 《国学智慧与创新营销》…
· 诊断式管理—问题的深度…
· 大坤思维"企业管理智慧…
· 商道与企业生命管理系统
· 儒家文化精髓与企业经营…
· 现代办公及家居风水问题…
· 《领导力和打造高绩效团…
· 《赢在思维力+执行力》…
· 《业绩突破——创新营销》
精品课程 更多...
· 《预测力——升级未来财…
· 企业新时代转型理念融通…
· 《毛泽东思想精髓与国学…
· 《国学之无为智慧与企业…
· 《如何帮助孩子贯通国学…
· 《如何帮助孩子系统梳理…
· 《如何帮助孩子应变时代…
· 《如何帮助孩子成就高效…
· 《孩子大福报的根本——…
· 《如何引导孩子打开心智…
· 心智慧命——孩子大福报…
· 《国学智慧与创新营销》…
· 《创新思维与创新管理》…
· 《国学精髓与企业文化》…
· 国学智慧与领导力成就
· 企业命运命理与领导者的…
· 《企业变革力》课程纲要
· 《业绩突破--创新营销》
· 国学思想精髓融通与企业…
· 国学思想精髓融通与企业…
· 中国首届现代禅悟与企业…
· 企业职业管理的九大专业…
· 管理实战融通——企业经…
· 企业职业管理的九大专业…
· 《系统思考法与流程分析…
· 打造事业型职业经理人团队
· 《风水与房地产开发决策》
· 《道家经典与修心修为》…
· 《国学智慧与创新营销》…
· 《企业综合管理能力与管…
· 责任、奉献、事业与智慧…
· 明商道,会禅机
· 和合之道、商道与企业命运
· 《卓越服务》课程大纲
· 道家思想与企业战略决策
· 老子道德经与企业管理
· 佛法智慧与企业管理智慧
· 《突破思维力》智慧禅悟…
· 《变革管理》课程纲要
· 《思维突破与能力飞跃》…
· 《道德心性与智慧人生》
· 《创新思维与理性决策》…
· 职业素养、心态与智慧人生
· 禅悟、压力释放与养生之道
· 人本管理与企业智慧
· 实战型企业创新管理总裁…
· 儒家思想精髓与企业经营…
· 《易经》与企业管理变革
· 复旦大学高级工商管理研…
· 经济危机下的企业对策(…
· 中国企业领袖商道大讲堂
· 潜在的失效模式及后果分…
· 双赢的谈判技巧培训班
· 清华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高…
· 清华大学中国矿业经理高…
· 总裁超级管控模式-企业…
· 现代企业主管关键管理技…
· 卓越女性与魅力女人塑造
· 生命型企业与五行管理
· 企业培训管理与员工发展…
· TTT企业内部培训师培训
· CIPTT国际职业培训…
· 高绩效团队的提升与激励
· 金牌导购培训
· 企业健康增长模式分析
· 卓越团队领导素质训练营…
· 卓越销售技能提升8项修炼
· 营销财务管理和销售数据…
· ★集德能:店面销售冠军…
· 销售管理—如何提升销售…
· IMSC——塑造卓越-…
· 顶尖销售的修炼培训班
· 《执行力修炼--管理干…
· 《变革管理》课程纲要
· 经理人管理能力提升
· "禅、道与智慧人生"讲…
· 卓越领导力的提升
· 北京大学国学智慧与人文…
· 清华大学卓越女性领导力…
· 禅学智慧“生活”研修班
· 禅悟导师选拔研修班
· 《智慧女性与魅力人生》
· 【商道、禅悟、压力释放…
· PTT职业培训师特训营
· 现代办公及家居风水问题…
· 2008年企业年终财务…
· PMC生产计划与物料控制
· 生产计划与物料控制提升…
· 全国监事会工作实务高级…
· 金融风暴下的企业风险与…
· 非财务经理的财务管理高…
· 供应商评估、选择与管理
· 《中国企业二次突围》战…
· 精益生产实战技法与项目…
· TQM-全面质量管理实…
· 钢铁产业高级工商管理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