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是不该这样糟蹋的
日期:2010-2-24 19:12:52| 作者:杨泽波 | 来源 : | 阅读: 2602次

  刘清平先生近年来连续发表文章,分析孔孟儒学存在的深度悖论,并以此为基础将《孟子》中舜“窃负而逃”和“封之有痺”两个案例判为腐败,引起学界强烈反弹。刘先生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很注意引用《孟子》中的材料作为论据。我对这些论据作了一些分析,发现其中不少问题很值得商榷。关于舜的两个案例的两章我在别的文章中作过专门分析,这里再举几个例子加以说明。[1]

  一、仁者爱人不等于将爱普泛性地指向任何一个人

  在刘先生对《孟子》的引述中,首先值得一提的是,他对仁的解释。刘先生非常重视仁的问题,认为孔子和孟子都明确赋予了仁以“人与人普遍相爱”的内涵,普遍仁爱构成了儒家思潮旨在追求的一个崇高理想。“仁在本质上首先是一种开放的普遍性情感,要求在人与人之间保持普泛性的相爱关系,也就是所谓的‘泛爱众’。”[3](P185)在这方面,孟子较孔子又有进步。孟子不仅提出“仁者爱人”的观点,而且从人性的视角以恻隐之说为其普遍性打下了理论的基础。“恻隐之心不仅是人之为人的本质要素,而且也具有十分鲜明的普遍性内涵,因为它不是只能特异地指向自己的父母子女,而是可以普泛性地指向任何一个人”。孟子“在人的普遍‘心性’中为仁爱理想奠定了一个不仅必要、而且充分的坚实基础:既然每个人都拥有作为‘仁之端’的恻隐之心,那么,人与人之间当然也就应该保持普遍性的仁爱情感。”(3-P186)

  这就是说,在刘先生看来,孔孟提出仁的学说是主张人与人之间的普遍相爱,即所谓“普遍仁爱”[3](P184)。孟子的恻隐思想进一步为仁的学说提供了坚实的心性基础,使爱上升为“一视同仁的普遍性原则”[3](P189),不仅指向自己的亲人,而且“普泛性地指向任何一个人”。这是孔孟儒家思潮竭力追求的崇高理想。

  我不认为这种理解是正确的。我们知道,孔子讲过“泛爱众,而亲仁”(《论语·学而》第6章),但这里的“泛爱众”并不是主张人与人之间普遍相爱,而只是说人要有爱心,要广泛地爱大众。人必须有爱心是一回事,如何去爱是另一回事。孔子从来不认为人可以一视同仁地爱所有的人。这一点无需作更多的证明,只要指出两点事实就可以了。其一,周代礼乐之制的核心是亲亲而尊尊,以此为基础创造了自己的辉煌,孔子的政治理想是恢复周代的礼乐之制,因此,孔子创立仁的学说不可能将周代亲亲而尊尊的原则抛弃不用。其二,儒墨之争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爱有差等与爱无差等之争,如果孔子所说“泛爱众”是指“普遍仁爱”,那么墨子提出兼爱说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在这方面,孟子与孔子是一致的。孟子继承了孔子仁的思想,将仁提升到心的层次,这个心就是良心本心。良心本心有其端倪,这些端倪即是四端之心。四端之心中以恻隐之心为首,其他三心均是由恻隐之心滋生出来的。孟子在这方面的最大进步在于试图证明恻隐之心是普遍的,人人具有的。孟子由天下脚之相似,口之相似,口之相似,耳之相似,目之相似进一步推断心也有相同之处,“故曰:口之于味也,有同耆焉;耳之于声也,有同听焉;目之于色也,有同美焉。至于心,独无所同然乎?心之所同然者何也?谓理也,义也。圣人先得我心之所同然耳。”(《孟子·告子上》第7章)既然心之同然为理为义,那么就完全可以肯定仁义仁智我固有之;仁义礼智我固有之,当然也就有诚善之性了。我将这种作法称为以同然论性善。[9](P128)由此可见,同孔子一样,孟子讲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只是说人人都有仁爱之心的端倪,而不是要将这种爱心“普泛性地指向任何一个人”。

  但是,正是在这个常识性问题上,我们发现了刘先生的缺陷。刘先生将仁理解为“人与人普遍相爱”,是将爱“普泛性地指向任何一个人”,并将其视为儒家不断追求的崇高理想。刘先生在这里明显混淆了两个不同的问题,一个是“爱心的普遍性”,一个是“普遍性的仁爱”。“爱心的普遍性”是说每个人都有爱人之心,都有恻隐之心,这是普遍的。“普遍性的仁爱”则是肯定“一视同仁的普遍性原则”,将爱“普泛性地指向任何一个人”。无论是孔子所说的“泛爱众”,还是孟子所说的“仁者爱人”,“恻隐之心人皆有之”,都只是讲“爱心的普遍性”,主张人人都有爱心,将这种爱心推广出去,首先爱自己的亲人,然后爱周围的人,以至爱天下的人。这方面孟子有段话说得非常清楚,他说:“君子之于物也,爱之而弗仁;于民也,仁之弗亲。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孟子·尽心上》第45章)这就是说,君子对于物是爱的,但还够不上仁,对于民是仁的,但还够不上亲。正确的做法是,首先亲近自己的亲人,由此推广到对民而仁,再由对民而仁,推广到爱怜万物。这就是儒家一以贯之的爱有差等的原则,也是儒家论爱的一大特色,两千多年来为人们理解,乃至成为哲学的基本常识。刘先生将“爱心的普遍性”误解为“仁爱的普遍性”,并将这种“仁爱的普遍性”设定为儒家的崇高理想,再从儒家原典中找出一些论述,证明孔孟儒家由于将血亲情理置于至高无上的地位,无法实现这个崇高理想,从而证明孔孟儒家存在着深度的悖论。明眼人一望即知,刘先生在论证的基本前提上出了问题,他是将他所误解的、儒家并不承认甚至是反对的观点,加到了儒家头上,以此出发批评儒家,其结果之不合理自然可想而知了。这一点在下面将会看得更清楚。

  二、推恩不是为了达到一视同仁的爱

  刘先生将“普遍性的仁爱”设定为儒家的崇高理想之后,便以此作为目标对儒学开展批评。推恩是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

  我们知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运于掌”是孟子的名言,刘先生在引用这段论述后指出:“很明显,孟子倡导的这种推恩实际上建立在所谓的‘一视同仁’之上,即要求人们超越不同血缘关系的特异性(我的父母只是我的父母、不是你的父母),而在肯定其共通性(我的父母与你的父母一样都是父母或老人)的基础上,通过‘举斯心加诸彼’的类比途径,像对待自己的父母子女那样对待他人的父母子女,由此把一般来说只是对于自己的亲人才会产生的血亲之爱推广到那些与自己没有什么血缘关系的普通人那里,最终实现仁者爱人的普遍理想。”[3](P189)刘先生对孟子推恩之说之所以有所肯定,是因为在他看来,孟子的这一说法肯定了一视同仁的爱,突破了血缘亲情的特殊性局限,在立足于血亲本根的前提下,为解决“在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们之间为什么应该保持普遍仁爱”的问题作出了贡献。

  但是,刘先生紧接着又宣称发现了孟子学说中存在着深度悖论。因为孟子主张的推恩所包含的这种一视同仁因素,恰恰是要求人们在承认他人的父母像自己的父母一样都是父母或老人的前提下,像对待自己的父母那样对待他人的父母,做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在这种情况下,“倘若一个人遵循孟子的教诲,试图依据‘斯心’(我对我父母的孝心)与‘彼心’(你对你父母的孝心)的共通性而将不同血缘亲情的特异性(我只应该对我的父母产生孝心)悬置起来,凭借‘善推其所为’的途径把本来只应指向自己的父母的孝心推广到其他人的父母那里,那么,这种推恩也就必然会由于在一视同仁的基础上将‘吾老’与‘人之老’类比对待,而根本否定爱有差等的儒家原则和事亲为大的至上地位,以致最终通向墨家思潮主张的‘视其至亲无异于众人’的‘兼爱’”。[3](P190)

  由此可知,刘先生之所以批评孟子的推恩之说,认为这一学说“在儒家思潮的理论架构内是无法成立的”[3](P190),是因为孟子一方面肯定了“一视同仁的普遍性原则”,即所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另一方面又把血亲情理抬到至高无上的地位,这就形成了一个重大的矛盾。这个矛盾中,以血亲情理为至上原则的爱无法直接过渡到一视同仁的爱,因为如果在血亲情理与个体性和社会性之间发生冲突,血亲情理的至上性必然“会迫使个体性和社会性否定甚至消解自身,以致人的整体性存在仅仅被归结为血亲团体性的存在。”[6](P6)刘先生将此称为“无根的仁爱”,即在儒家理论架构中,这种崇高理想的仁爱是没有本根的,无论如何是无法实现的。

  刘先生这种理解很值得商榷。如上所述,爱有差等是儒家的基本主张,所谓“普遍性的仁爱”并不是儒家的崇高理想。孟子讲的推恩并不是要达到“普遍性的仁爱”,贯彻所谓“一视同仁的基本原则”,而只是主张将每个人都有的恻隐之心,仁爱之心逐级推广开来,首先爱自己的亲人,再将这种爱心推广到其他人身上。爱自己的亲人与将这种爱心推广到其他人身上,这之间是有差别的。这种差别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时间的差别,即首先是爱自己的亲人,然后才是爱其他人;二是程度的差别,爱自己亲人的程度要高于爱其他人的程度,随着推恩范围的不断扩大,这种差别的程度将会增加。孟子所说的推恩是有差等的逐级的,孟子并不主张一视同仁的爱一切人。既然这个崇高理想并不存在,以推恩不能实现这个理想来证明孟子学说中存在深度悖论,自然也就没有任何意义可言了。简言之,刘先生所谓“无根仁爱”的深度悖论并不是儒家自己的,而是刘先生想像中的那个儒家所具有的。

  在认定孟子推恩之说不能成立之后,刘先生还对朱子提出了批评。他指出,可能是由于意识到上述冲突的缘故,后来一些儒家学者曾试图依据爱有差等的原则解释推恩活动,以使二者能够在儒家思潮的理论架构内保持统一。例如,朱熹在阐发孟子推恩思想时就说过:“骨肉之亲,本同一气,又非但若人之同类而已。故古人必由亲亲推之,然后及于仁民,又推其余,然后及于爱物。皆由近及远,自易以及难。”刘先生指出:“这其实是对推恩活动的一种误解。事实上,倘若一个人坚持事亲为大的儒家原则,强调‘骨肉之亲,本同一气,又非但若人之同类而已’,他就只会凸显不同血缘关系的鲜明特异性,坚执(似应为“持”——引者注)血缘亲情的至高无上性和不可超越性,断然否定自己的父母子女与他人的父母子女在作为父母子女或是老人晚辈方面具有的共通性,从而在他对自己父母子女的血缘亲情与他对他人父母子女的仁爱情感之间设置一条无法逾越的差等鸿沟,以致根本消解推恩活动赖以成立的‘举斯心加诸彼’的基础,使它不可能通过超越性的途径真正实现。”[3](P190-191)朱子对推恩的解释是从“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的思路出发的,是对孟子推恩之说很好的说明,历来为人们所引用。刘先生却轻易认定其是“误解”,这实在让人不知说什么才好,真不知是朱子误解了孟子,还是刘先生误解了孟子和朱子。

  三、追求道德的纯粹性不能讥之为无父

  更加让人不解的是,刘先生还批评孟子实际上也是无父。众所周知,儒家墨家讲爱有所不同。因为墨家主张天下的人都是平等的,没有差别,不能因为是自家的父母就多爱一分,是他家父母就少爱一分,所以孟子批评其是“无父”。暂且不管孟子的批评是否有道理,只就两家分歧的界限而言,是十分清楚的。刘先生却突发奇论,提出孟子讲的爱与墨家讲的爱实际上并无原则上的区别。“事实上,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孟子所说的‘恻隐之心’与墨子所说的‘兼爱’都很难区别开来。”[6](P13)“孟子自己强调以普遍社会性的‘恻隐之心’作为‘仁之端’,也同样是否定了儒家思潮主张的以血亲团体性的‘父慈子孝’作为至高无上的唯一本根,因而也只能是‘无父’的‘禽兽’。”[6](P14)

  刘先生之所以这样看,与其对于仁的理解有直接关系,这在上面两节已有专门说明,兹不再论,这里仅分析刘先生为此提供的证据。为了进一步证明孟子为什么实际上也是“无父”的“禽兽”,刘先生提供了三个证据,其中第一条证据是这样说的:“孟子曾经明确要求将‘人欲之私’从‘恻隐之心’中驱逐出去,强调不应该出于个体性的私利考虑而对他人产生爱怜同情,即所谓的‘非所以内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然而,墨子主张的‘兼相爱、交相利’,同样不是旨在肯定个体性的‘人欲之私’,而是旨在认同就连孟子自己也不会反对的社会性普遍功利。”又说:“墨子不仅坚决反对‘人独知爱其身,不爱人之身’的个体性‘亏人自利’,而且也严厉抨击了‘家主独知爱其家,而不爱人之家’的血亲团体性‘亏人自利’。就此而言,墨子其实也是明确要求将‘人欲之私’从兼爱之中驱逐出去,强调不应该出于个体性的私利考虑而对他人产生爱怜同情。”[6](P13)这就是说,刘先生坚持认为孟子讲的爱与墨子的兼爱“很难分开”,主要是因为孟子和墨子都主张排除“人欲之私”,“强调不应该出于个体性的私利考虑而对他人产生爱怜同情”。

  然而,刘先生所引《孟子》之原文,是不能证明其论点的。刘先生所引孟子的话见于《公孙丑上》第6章,原文是“所以谓人皆有不忍之心者,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非所以内交于孺子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孟子认为,在突然见到小孩子就要掉到井里的那一瞬间,每个人都会自发前去抢救,但这种行为完全是出于怵惕恻隐之心的命令,而不是为了其他目的,即不是为了结交于孩子的父母,不是为了在乡里讨个好名声,不是为了讨厌孩子的恸哭之声。孟子这里的意思并不是不能要个人的私利,而是讲道德必须是纯粹的,不能出于功利的目的。

  这个思想是牟宗三首先明确提出来的。牟宗三在借用康德道德自律学说研究儒学思想的过程中,发现康德所说的道德自律思想,其实在儒家学说当中,特别是在孟子思想中,早就存在了。牟宗三常引的重要材料,就是孟子的这段话。在牟宗三看来,孟子性善论的仁义内在与康德的理性立法是相通的。康德从义务分析入手,由此悟入道德法则,定言命令,意志自律自由,建立了以法则决定行为的道德哲学,而“孟子是从‘仁义内在’之分析入手,由此悟入仁义礼智之本心以建立性善,由此心觉性能发仁义礼智之行。仁义礼智之行即是‘顺乎性体所发之仁义礼智之天理而行’之行。天理(亦曰义理)即是道德法则,此是决定行动之原则,亦即决定行动之方向者。”[13](P184)仁义内在即表示超越的道德心是先天固有的,依此而行,就是康德所讲的按照理性立法而行动。“仁义之行就是善,这是实践法则所规定的。这种意义的善就是纯德意义的善,丝毫无有私利底夹杂;亦曰无条件的善,不是为达到什么其他目的之工具。”[13](P185)这样产生出来的善,既不是为私利,又不是为他人,所以是典型的道德自律。尽管牟宗三借鉴康德研究儒学的作法在学界有不同意见,但将孟子这一思想提升到道德自律层面,则是人们普遍认可的。[10]

  孟子这样的思想是很多的,如孟子讲过:“哭死而哀,非为生者也。经德不回,非以干禄也。言语必信,非以正行也。“(《孟子·尽心下》第33章)在孟子看来,为善必须是纯粹的,哭死者而悲哀,不是做给活着的人看的;由道德而行,不致违礼,不是为了求取官职;言语一定有信,不是为了让人知道我的行为端正。在孟子这就叫做“由仁义行,非行仁义也”(《孟子·离娄下》第19章)。“由仁义行”与“行仁义”虽然只有字序的变化,但却是两个根本不同的道德原则,“由仁义行”,是说道德必须为了仁义而仁义,而“行仁义”则只是把仁义作为谋取其他利益的工具。

 

【关闭窗口】
前培训业动态 更多...
· 末法时期如何识得老师的…
· 课外培训你怎么看?
· 慕课教育适应第三次工业…
· 陈安之的悲情与刘一秒的…
· 【值得国人深思】失控的…
· 唤醒中国人的意识,不再…
· 刘一秒为什么是精神病毒?
· 王志纲为刘一秒重塑了什…
· 中国教育是中国最大的假…
· 让培训回归本质——十问…
· 京城现天价培训疑似传销
· 你还在被“陈安之”们忽…
· 身心灵修培训调查:开办…
· 洗脑还是补课
· 一个思八达"鸡血班"毕…
· 翟鸿燊更出名了
· 俨然人类导师的刘一秒
· 管理培训越来越像演唱会
· 企业职业管理的九大专业…
· 管理实战融通——企业经…
· 《创新思维与理性决策》…
· 《人本管理与企业智慧》…
· 《易经》与企业管理变革
· 《国学智慧与领导力成就…
· 《国学智慧与创新营销》…
· 诊断式管理—问题的深度…
· 大坤思维"企业管理智慧…
· 商道与企业生命管理系统
· 儒家文化精髓与企业经营…
· 现代办公及家居风水问题…
· 《领导力和打造高绩效团…
· 《赢在思维力+执行力》…
· 《业绩突破——创新营销》
现代禅悟公案 更多...
· 真在什么地方呢
· 大道是如何变成小术的?
· 地球文明或将升级
· 诚心的功德
· 大悲寺与少林寺立心之辩证
· 虚云老和尚开悟了吗?
· 心香要相续
· 觉机
· 明心方能见性,心明方能…
· 真具大慈悲者必是通道者
· 禅定怎么才能做到
· 价值观修炼与生命养生大…
· 珠跟藏是两个么?
· 灵祐做梦
· 跟一群傻子论禅
· 定而生慧的内在机理
· 此时此刻,我只问你真心
· 参禅究竟是参什么?
· 现代学佛人最大的困惑是…
· 时刻在掌控动的、静的是…
· 如何超越色欲?
· 十字路口的觉醒
· 人性之学是世道最大的学问
· 当下失机,犹如丢失摩尼…
· 禅是什么?
· 虚空能扯吗?
· 心被你弄死了呢
· 拿指来啊
· 僵尸说法
· 参话头是什么?
· 有性无佛
· 胆子小的根本原因
· 说话法
· 又被牵走了
· 你终于想问一下了
· 那就顶礼罪人
· 求菩萨感应中奖做慈善可…
· 经常吃素会影响性生活吗…
· 佛是真实、真相、真理的…
· 2013中秋念南老感怀
· 《2013中秋念南老感…
· 物来则应,过去不留
· 真病因
· 生气时知道生气
· 实相怎么证得?
· 方便法最重机缘
· 南无阿弥陀佛究竟什么意…
· 大德也有迷误时
· 论奥秘
· 论法门(万行法师)
· 论明师(万行法师)
· 新一届政治局常委数理预…
· 凝神最关键在眼神
· 你这是在了佛缘么?
· 【论开悟】(2012-…
· 【择法之正识、正见】(…
· 【机锋、禅定、开悟、行…
· 觉醒之道
· 【阴阳怪气之人性】(2…
· 【奥运六环的运数预示】…
· 【国家领导人姓名的运数…
· 发菩提心之误
· 知道在妄想最关键
· 学者型的研究路数
· 真诚心之人必然觉悟而有…
· 【地球生命系统资源浪费…
· 自力本质其实也就是佛力
· 大道之学只有机缘没有对错
· 【什么人最易被歪门邪道…
· 一日不觉悟,人类只能是…
· 【净土之障】(2011…
· 【关注点的修为智慧】(…
· 【透支运数的乔布斯走了…
· 【云心的世界】(201…
· 【成功的真实】(201…
· 【股市的真实】(201…
· 【从思维到生命】(20…
· 【简单的复杂,自私的无…
· 【护法的功德无量】(2…
· 【掌握幸福的死亡】(2…
· 【一口破苹果的宿命与预…
· 智慧究竟如何得?
· 一味循佛足迹,多成死法
· 能与大家一起苦就是离苦
· 善心生阳,善行固阳
· 刚才说什么了
· 现代人佛法修证要点
· 还是迷惘些好
· 我佛让你慈悲死了
· 不静万物始生
· 只是知道
· 深信非信,切愿非愿
· 一任清风挂云角
· 旧法死用终究有污佛头
· 龟蛇行来终有味
· 从来就没有北京,我还去…
· “禅悟”伏藏已经很久了
· 不知是何机缘触动有情
· 祖师从来大势利,不见兔…
· 这头瞎驴,每当机时就瞎跑
· 心性不端如何能明心见性呢
· 除了这个就没有其它吗
· 不入烦恼,如何菩提
· 闭关究竟在闭个什么?
· 究竟在觉个什么呢
· 究竟是定中起观还是定后…
· 顿悟难道不是渐修吗?
· 把心融入到本来就有的觉…
· 世道自有世道实名
· 不论自己
· 企业命理学原理论答
· 此处不清心
· 当下就漏,自难在行中
· 身心如不能相应,理事必…
· 为何不问问别人怎么丢呢
· 现在不知道
· 正法眼藏,我处无眼啊
· 知道自己不能就可以了
· 死境不活并非真啊
· 佛法的三个层次
· 何为内证式学习?
· 上不及天,下不及地,中…
· 大修行人往往有大执着
· 入灭也须因缘啊
· 正法眼藏,心眼难得
· 点滴用心处,功德无量
· 自心自性,自生自灭
· 难得有心人
· 成佛就成佛,莫只是想佛啊
· 不明心能否开悟
· 没有相,何须识呢
· 思维本身就是可禅之机
· 何为上上根性?
· 你知道开悟吗
· 任何一个法门都有主要法地
· 智慧可转命,否则被命所转
· 世智辩智也须有道者得之啊
· 相应一体还不究竟,直指…
· 字意与境界分离就体会不…
· 穷理尽性至命
· 何为正知正见正识呢
· 佛菩萨是不会受伤的
· 机缘才是落脚处
· 痴心播慧种
· 小悟小通,大悟大通,不…
· 法喜充满是经是教
· 人的漂亮是由什么决定的?
· 天下最大的明师就是自己
· 真清静很少有人尝过
· 又向这瞎驴边灭却!
· 小儿啼不止,和尚空有乳
· 大德不死不得安生
· 菩萨搬家
· 谢谢菩萨慈悲
· 最是佛法紧要处
· 我脚何以狗脚??
· 念念不离随念走
· 牵瞎驴
· 口舌如何骗得因果呢
· 金毛狮王啃剩骨
· 蛤蟆掉在井里
· 不忙如何闲呢
· 與此不聊
· 没有大德如何指点
· 佛与震齐,魔与法现
· 赵州一壶茶,喝了一千年
· 那言语在道内道外
· 究他为理咎
· 佛诞日,震灾日,宗门兴…
· 闲不住啊
· 三三三三是什么
· 满弓无箭应弦死
· 驴急什么
· 归家消息
· 佛粪当饭
· 多余有指处,水中空印月
· 不得见圣
· 白痴吗
· 憋什么
· 不慈悲
· 不修如何知道
· 禅堂口臭
· 此地无银三百两
· 大自在吉祥
· 疯子
· 刚抓不住,为什么还抓
· 辜负了空性慧
· 关你什么事
· 观音坐莲
· 管别人作什么
· 光明如水
· 好人人不好,佛病病修人
· 红炉一点雪
· 画蛇添足
· 可惜了一脑子污水
· 非要杀掉我才行啊
· 念佛啊
· 睡衣还是钢琴
· 拉屎见解
· 装模作样
· 转身不得被什么所牵
· 月亮是佛的什么?
· 一念三千处出世
· 问题就在时间啊
· 为什么知道不知道
· 为什么要等
· 玩心
· 他乡故知
· 千年文字大如斗
· 你心里在哪啊
· 你不是
· 那无忧又是谁?
· 莫玷污了生命禅院
· 口头禅,识不得,悟不得…
· 先活着吧
· 问题多多啊
· 贼露脏物
· 把理都说尽了会怎样呢
· 说似一物即不中
· 香水不香
· 会言语者道不断
· 没听说,擒贼擒王吗
· 没皈依可以戒么
· 那你拿个新佛性来
· 忘了吧
· 那你慢慢修吧
· 知道这个人心很脏
· 不醒怎么睡
· 就这样般若光光啊
· 本来就没有有用的
· 都是自己的事
· 说你也不知道
· 跟你不相干
· 坐地日行千万里,是对是…
· 刚出冰窟又入火窖
· 不去知道
· 米不是饭,没熟
· 给了又怎样
· 花开见魔
· 焦虑时焦虑,恐惧时恐惧
· 焦虑时焦虑,恐惧时恐惧
· 错在自在
· 似懂非懂
· 化了那点雪
· 瞎驴也拉磨
· 闭上嘴巴,说一句试试
· 你也太多了
· 又丢了
· 不歪不正
· 古人好,死人好,当下人…
· 小心翼翼,仍是阶下汉
· 务虚不如务实
· 废话可以说点
· 为什么会客气呢
· 那孤独从哪来
· 你倒是先招了
· 你在哪轻松啊
· 禅法无情,莫牵扯
· 只一个
· 心魔如何救
·
· 你有心魔吗?
· 傻子说的
· 两个学佛人,一个担尸汉
· 这里只有水
· 魔也这样问
· 不曾见
· 地狱门前转
· 吃了就拉,可惜
· 总算看到一点
· 心魔道友
· 所以心魔啊
· 不知道心魔如何成佛
· 你想是什么
· 刚刚立秋
· 就是别真理
· 那个不凡的在哪
· 那就朝下看
· 你在想啊
· 死境不死,活境不活
· 为什么要平凡
· 佛急了么
· 反正要下来,不如先下来
· 穿山甲的尾巴
· 把心都念出来了
· 不知障破是什么,怎么就…
· 出口成脏
· 从来就没有面子,怎么给
· 法喜何曾充满过
· 家什么时候老了
· 较虚空大一点点,怎么大
· 理屈词穷时怎么办
· 妙玄在做什么
· 究竟要怎么管,怎么道?
· 死尸求活
· 实在难受
· 老看着,岂不是不慈悲么
· 缄口无用仍啼血
· 佛法败落的象征
· 出来人了
· 不瞎不聋的是什么
· 不是还有一片吗
· 不实在么
· 佛法如何败落呢?就这样
· 一张大嘴四方方
· 一字一世界,一字一净土
· 死境不死,活境不活
· 因为不知道你心里在哪里
· 佛为什么做爱
· 佛祖不可与你相比
· 融通智慧学
· 知雄守雌
· 不与难过不去
· 想时,那个不明白的在哪
· 文意语境,死境如何能活?
· 你在等着别人为你回答吗
· 老子儿孙没出息
· 垃圾出来了
· 哈哈是乱还是不乱
· 大江东去不怨水
· 牛佛来了
· 不会死 ,焉能活
· 隔靴搔痒
· 不会死 ,焉能活
· 隔靴搔痒
· 佛法不能圆满的原因
· 留着实在吧
· 生完了
· 以你为见
· 禅不需要见解
· 前脚后脚
· 不论不漏,不漏不感,不…
· 高了一眼,错眼
· 何必那么怕分别呢
· 正考虑时,是有脑袋还是…
· 该怎么办还得怎么办
· 听不懂体会
· 位在什么处呢
· 我是禅钝
· 无所谓无所谓
· 不好么
· 佛法怎么不讲道理了
· 听不懂体会
· 位在什么处呢
· 给伽叶30棒
· 佛什么时候转成魔的?
· 我不真诚
· 原来这么知道啊
· 这个不是
名师特别推荐 更多...
· 名师特别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