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神医(三)
日期:2010-6-4 7:48:18| 作者:东杜法王 | 来源 :中华佛教 | 阅读: 2735次
第三章
启       程

         我们必须放松和放下,千万不要追逐忧虑和欲望。
         即使是负面的经验或所谓缺点,只要我们能够以正面的心态去对待,都可以因祸得福。
        几个世纪以来,佛教已经发展出关于心的广博知识。尤其是针对开始学习禅修,相关的建议和观念可以说多得令人目不暇接。最好是把练习尽量简化,设定可以达到的目标,然后全力以赴。不要忧虑困难,反而要对困难所带来的利益感到高兴。即使是负面的经验或所谓缺点,只要我们能够以下面的心态去对待,都可以因祸得福。
        在禅修时,我们必须放松和放下,千万不要追逐忧虑和欲望。一般通常都是坐下来修禅定,但我们所学习到的大部分禅修,都可以应用到日常活动中。我们必须借用文字来描述如何禅修,如何把正确的态度带到生命中。不过,重要的是练习的感觉,不必过分关心概念、分类或规矩。要有耐心,要开放,要以生命所带给你的一切来练习。
选 择 地 方
        练习治疗性的修行,最好选择在安静、怡人的地方,才能避免干扰,让心可以静下来,身可以感觉舒服,就可以保持清醒、空灵和快乐。
        以往的圣人,根据修行人的性格、法门和季节来决定各种地点。最受钟爱的地点,包括上穷碧落的山顶,或绿野万顷的大地。有些修行人发现在森林中最有效,那儿有参天古木,狂啸野兽,鸟儿唱着亘古的喜悦歌曲,自在无忧地玩耍着。其他人则建议在波涛汹涌、变化无常的海边,或在湍急、自然的河边禅修。其他人则在空谷的干燥洞穴中练习,那儿有庄严宁静的气氛。
        如果无法生活在此种自然环境中,可以在我们自己家中寻找一个怡人的地方,好好利用它、享受它。
        选择家中最安静的房间或角落,在不受电话、孩子、室友、配偶或朋友干扰的时间禅修。然后感觉这些美好:地点、时间、拥有这个地点和时间的机会都很美好。对能够有机会体悟生命的精神意义感到喜悦。
创造心灵的空间
        我们很少人把自己完全投入当下之中。我们把工作上的问题带回家,因此没有机会享受家庭生活。然后我们又把家里的问题带到工作上,无法全力奉献于工作。当我们在禅修时,总是抚爱着我们心理的影像和感觉,以致没有真正的机会可以专注。我们一辈子都没有生命可活,因为我们总是住在过去或未来。
        如果家里乱七八糟地塞满太多家具,我们就没有生活的空间。如果我们的心乱七八糟地塞满计划、关切、念头和情绪,就无法为真我留下空间。
        许多人觉得他们的心拥挤得无法禅修。即使他们在家里有空暇禅修时,也容易分心。为了把全部的注意力和能量带到我们的家庭生活上、带到禅修上,我们需要心灵的空间。
        我们可以有意识地为自己创造空间。我们可以决定把工作忧虑抛诸脑后。如果有帮助的话,我们可以把这些忧虑观想成纸和电脑,安全地储存在办公室里。我们实甚至可以想象各种界线,隔离我们的工作和家庭生活。或者我们可以在心中创造能量或光的保护罩,把自己关在家中,让我们目前正在做的事得到完全的隐私。
禅修可以是温暖和空间的天堂,但我们也许会想抗拒禅修或把它看成芝麻小事。有一个方法可以创造开放而放松的感觉,那就是回到孩提时代的气氛。
        自小至今,我们已经在这个开慷慨的世间学习和禁经验许多奇妙的事物。不过,我们却很容易困在今日的疯狂生活方式中。我们变得像蚕一般作茧自缚。我们已经达到以自己的观点、感觉、习惯和反应来窒息自己的地步。
    当我们的安静下来时,每一分钟都可以感觉得到;但如果我们的心追逐周遭的每一件事物,就会觉得一天还没开始却已经结束了回想过去,小时候我们觉得一天好象很长,有如现在我们所经验的一个月。一年是这么长,盼不到过年。渐渐地,我们的认知改变了。我们的成见、概念和执着一天一天地滋长。现在,我们心中已经没有开放的空间了。当我们长大之后,觉得时间变得越来越短,现在一眨眼的功夫,一年就过去了。这不是因此实际上时间变短了,而是因此我们没有可以感觉开放的自由的心灵空间。我们以全速横冲直撞,让我们的心安静下来时,每一分钟都可以感觉得到;但如果我们的心追逐周遭的每一件事物,就会觉得一天还没开始却已经结束了。
        接触小时候的记忆,可以帮助我们开放。禅修时,必须回到正面的记忆,从年纪轻,少有忧虑、烦恼或压力的时候开始回忆。正确的记忆,并不像空间和自由的感觉那般重要。与其站在记忆之外思维它,不如允许感觉扩大,然后进入其中。经验感觉,停留在它里面,不要有其他思想。让你自己觉得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并且与小时候的你融合为一。过去和现在、小孩和“我”,全都在空旷的结合中变成一个。一次又一次地观想,并且安住在这种开放的感觉中。最后,把那种感觉带到你生命中的当下。
        如果小时候的不良经验生起,而非安详开阔的感觉,你就可以利用下面所介绍的方法来净化、滋养和治疗受到创伤的影像,观想你内心的小孩已经变得快乐、健康并神采奕奕。
        我们随时都可以接触这个开阔的感觉,譬如在我们很难坐下来禅修时,或每当我们要把自由和享受的感觉带到生命中时。为了接触心中的小孩,我们也可以享受小时候的活动——像回力球、慢跑和跳绳之类的游戏——或欣赏树木、鲜花、流水和自然之美。我们可以透过小时候惊奇的眼睛来眺望夜晚的天空和星辰,并像小时候一般地享受夜晚的新鲜空气。虽然我们已经长大成人,但只要把这些感觉带到当下,它们也可以是我们的。如此做,能帮助我们暂时忘掉忧虑,让我们再度陶醉在小时候的天地中。
        花点时间在大自然中独处,特别是从山顶了望无边无际的天空,能帮助我们开放我们的心灵。但打开心灵的安详空间,最有效的方法还是禅修。不要让我们的心塞满负面的观点和感觉,反之,如果能够回到天空般的心性,安详和智慧的曙光将立刻升起。
呼 吸
       在任何一种禅修中,呼吸都要自然而平静。观想我们的呼吸——心对于呼吸的觉察——本身就是体悟吾人真性的基础。经验老到的禅修者,利用这种法门做为体悟无我的途径。虽然在我们的治疗练习中,并不关心“超越自我的概念”这个主题,但呼吸的觉察对于其他目的仍然非常有用。譬如,它是平静我们自己、集中我们心意、建立气的流动以达成治疗效果的好办法。
一开始的时候,你也许会觉得无法完全专注在简单的呼吸动作上。看到心转动的多快,真的会吓坏人。不要忧虑思想或影像的未来。温柔地把你的意识带回呼吸上,让自己完全觉察到呼吸。只要我们的心接触并与呼吸的自然过程结合,就可以纾解痛苦,感到更加放松。
    由于观呼吸在高级禅修中的重要性,我们将留待第十二章再详细讨论。现在,要把观呼吸当成任何治疗训练的预备工夫。如果被恶劣的情绪像钳子般紧紧夹住,呼吸的觉察也是纾解这种情绪非常强有力的方法。诚如我们将在治疗练习中看到的,专注在松缓的呼气,是特别有帮助的技巧。透过这种方法,执着就可以放松。
观 想
        观想是一项最佳的的治疗工具,可以将我们的心理模式从负面转向正面。有些初学禅修者,把观想看成一种困难或不寻常的心理活动。实际上,它是十分自然的,因为我们一直以影像来思考。当我们想到自己的亲戚朋友,或想像自己置身在可爱的海滩或山中的湖边时,我们会在心中十分清晰地看到这些影像。在禅修中,我们是为了某个特殊目的而观想,但其心理过程是相同的。透过练习,我们可以得到更好的效果。
       虽然观想在西藏佛教修持中源远流长,但对佛教不了解或不感兴趣的人却发现这个技巧相当有帮助。譬如,某些职业运动选手会借用观想来改进他们的表现,充分展现他们的潜力。
       正面的影像,可以在各式各样的活动中,启发各式各样的人们。我认识一位波斯顿的音乐教师,她利用自己的即席演出方式克服怯场。虽然她是训练有素而且声音甜美的歌手,却十分畏惧每周一次在当地教会唱诗班的领唱角色。在一次安息日弥撒开始前,她哭得非常激烈,让她突然体悟她的恐惧已经变得多么具有杀伤力。就在那当下,她决定要自我欣赏!因此,她坐在安静的地方,想像自己成功地领导大众祷告,以她感觉愉悦的方式把歌唱出来,而不去过分忧虑练唱时觉得很难的曲调。她想像对自己的歌唱十分有信心的样子。在她的心中,她听到自己的美妙歌声,带给大众喜悦。她想像整个弥撒的情景,并因为能够与每一个人分享音乐,而感受到一种可爱的、丰沛的喜悦和启发。
        以温馨和全心全意唤起正面的影像,是观想时最重要的一点她现在觉得唱歌很快乐,即使在表演之前感到有点紧张,也不受到干扰。她在课堂上建议她的音乐课学生们,也利用他们的想像力来学习如何变得更放松,进而把喜悦带到歌唱上。
       在禅修中,最好是眼睛睁开或半开,以便维持清醒的状态,并安住在这个世间。不过,对初学者而言,首先闭上眼睛可能比较有帮助。以温馨和全心全意唤起正面的影像,是观想时最重要的一点。将你全部的注意力放在心的对象上,全然融入其中。让心和对象合而为一。如果不认真或分心地看着心中的影像,我们的专注就是有限的。这就好像我们只是以眼睛而非全部存在,空洞地凝视一个对象。西藏佛教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说:耶喜地上师(Master Yeshe De)呵斥某些人禅修空洞一片,他们只是以眼睛瞠视前面的影像。“住于观想”必须在心中发展,而非仅在眼睛之类的感官上。
        特别是对初学者而言,关键在于感觉你正在想像的东西的现前。你的观想不必然要用力或仔细;重要的是心中影像清晰而稳固。
专 注
       从事任何精神训练或心理活动,都必须专注。学习如何专注,可以让我们的心坚强、清明而平静。专注可以保护我们的内在智慧,就像蜡烛的火焰受到庇护,不被风吹熄一般。
加强专注的佛教训练包含两个方法:向内和向外对佛教而言,专注在具有精神意义的对象上,可产生正面的能量、加持和善业。不过,我们几乎可以用任何事物来练习心的专注,不管它是具体的东西或心理的影像,也不管它是否具有精神上的意义。
       加强专注的佛教训练包含两个方法:向内和向外。向内法是专注在你自己的身体上,譬如,把身体观想成佛菩萨或骷髅。我们也可以专注在诸如呼吸之类的身体成分上,或把身体观想成清静的光或喜悦。向外法是专注在佛像、佛国净土或其他观想上。
        如果心不能专注,即使是的长年累月的练习,虽然有其功德,也只能产生很少的智慧。寂天菩萨提醒我们:
体悟真理的佛陀说:一切的诵念和苦修,即使你已长久练习,如果只是以散乱心,其效果将是很有限。
        发展专注的第一步,就是把我们的散乱心安定下来。下面所介绍的治疗练习中,会看到某些集中散乱心的技巧,不仅能增进我们的禅修能力,也可以改善我们的情绪外观。
        如果你的心觉得被困住或被压抑,最好不要僵硬地强迫它进入专注
一旦我们觉得心智阻塞时,就要加强我们的专注能力。有经验的禅修者有时候会观想一支狭长的管子,利用想象力从管子看出去,借此磨炼他们的专注力。另一种方法就是专注在单一的小点上,而非较大的影像。
        如果我们需要练习专注,唤醒我们的心,或让我们的感觉变得敏锐,就必须稍稍专注在心的修炼上。不过,我们的心常常过于区辨和敏感。如果你的心觉得被困住或被压抑,最好不要僵硬地强迫它进入专注。那些觉得被心理压力和忧虑所束缚的人,将发现很有纾解作用的方法是打开他们的觉察力,而非全神贯注。
开 展
        情绪窒息的感觉,有一个突破的方法:走到视野广阔的高处,诸如山顶或楼顶。如果天空非常清明,就背对着太阳坐下来。不要移动你的视线,专注在开阔天空的深度上。慢慢地呼气,经验那种开放、广阔和空性。
    感觉整个宇宙已经在广阔的开放合而为一。思维一切现象——树、山和河川——已经在当下消融开放的天空中。你的心和身也已经消融于天空。一切都消失了,就好象云从天空消失一般。在开放的感觉中放松,了边无界和限制。这种练习不仅可以让心安静下来,也可以产生更高的证悟。
融合为一
        “融合为一”是指与我们所经验的一切结为一体。有时候可以用文字来描述它,譬如:它就像游泳者与大海融合为一。但实际上,文字仍不足以表达一体性和开放性的经验。我们只是放下我们的挣扎,不再对各种经验贴上“好”或“坏”的标签而已。我们放下应该如何感觉或要如何感觉的期待,让自己与感觉融合为一,或进入感觉之中。借着与经验或感觉融合,可以改变经验的性质。借着让我们自己呈现在当下的时刻,我们的分别心和敏感性的围墙将立即软化,或一起褪失。我们的心意和感情将打开,我们的气将流动。这是一种强有力的治疗。
正 念
        学习活在当下是一种伟大而强有力的技巧,不管我们做什么,都对我们有帮助。活在此时此地,放松而专注于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活泼而健康的存在。在佛教中,觉察到当下所发生的一切,称为“正念”。
        在日常生活中,正就是一颗警觉的心,它毫不散乱觉察到正在发生的每一个层面,以及应该做些什么。在禅修中,正念就是把我们完全专注在呼吸或任何其他法门上。
        正念就是全神贯注在当下,不忧虑过去或未来。我们总是杞人忧天,不断想到明天可能会有个什么事情降临到头上,不能一次只处理一天的事等于向未来预支烦恼。
        佛教所强调的就是当前这一刻。我们可以引导自己的心活在当下这一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们需要坚定地建立一种习惯,把全部注意力放在目前正在做的事情上。不管做什么,我们都必须刻意摆脱其他的观念、感觉和活动,让自己专注在目前所做的事情上。
        如果你无法到此种地方,就要选择任何你可以看到天空或至少适合观想天空的地点。
保持正念,并不表示要情绪紧绷或搅动一大堆概念,以便观察我们正在想或做的事。反之,心要放松而宁静,因此可以十分敏锐地觉察到每一件事情的本来面目,丝毫没有概念和情绪的挣扎。不过,当我们注意到我们的心散乱时,就必须温柔而坚定地把自己带会当下以及正在做的事。对大多数人而言,特别是在开始的时候,我们也许需要如此反复练习。诚如寂天菩萨所言:
反复观照你的一切身心活动。那就是保持正念的不二法门。即使在接受禅修或精神训练的教导时,也需要正念和觉醒,否则心将像野兽般地四处乱窜,连片刻都无法保持专注或安息。如此一来,光是身体罢出禅修姿势,又有什么利益呢?正念是如此重要,因而寂天菩萨祈求:任何人如果想保卫自己的心,我都合掌恭敬祈求:请务必要保持正念和觉醒,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正念的果实,就是在一切混乱和困难中都能提供保护。寂天菩萨说:因此,我将如法地把握和护卫我的心。如果不训练如何护卫我的心,其他的训练又有什么用处呢?如果我处在一群暴徒之中,我会保持警觉不受到伤害。
当我生活在狂乱的人群之中,我也会护卫我的心不受伤害。
有了正念和觉醒,我们将会如何视情况需要,保持耐心或采取行动。耐心因此变成一种转化的能量。寂天菩萨说:当你想行动或说话时,首先检查你的心,然后,坚定地如法行动。当你觉得心中有贪欲或嗔恨时,就不要行动或说话,要像木头一般如如不动。
        正念的的练习不应导致焦虑。如果真的有焦虑产生,也许表示用功太猛——执着于“正念”本身;我们需要稍微放松,不要那么在意自我。罗槃罗法师(Ven. W. Rahul)写道:正念或觉醒并不表示你必须思维或意识到:“我正在做这个”或“我正在做那个”。绝不是!事实正好完全相反。在你思维“我正在做这个”的当下,你已经产生自我意识,你不是活在动作之中,而是活在“我是”的观念之中,因而你的用功也受到污损。你必须完全忘记你自己,把你自己遗失在你所做的事情上。
    安住在放松和开阔的氛围中,可以让我们当下就活在正念和觉醒之中。我们的心将变得越来越稳定,不再像过去一般总是碎裂成散乱的思想,并疯狂地追逐过去或未来。不久之后,我们的专注将有所进步,并会发现比较容易禅修。学习如何享受在活在当下,可以导向开放和忘掉一切时间。保持正念就可以让我们发现内心的安详。
 
菩 提 心
        在大乘佛教中,修行必须透过慈悲才能圆满。我们必须发愿:“我是为了一切众生的服务、快乐、利益和觉悟而从事这种修行。”或“我是为了让我自己更能服务和满足一切众生的需要而修行。”在经典中,这种发愿称为菩提心。
        这种把我们的修行回向给别人的意愿,可以强有力地打开我们这颗闭塞、受限的心。它产生强大的精神力量(加持),并在我们心中播下觉悟的种子。如果我们能够发展并维持这种菩提心,不管我们做什么,都可以当下变成一种精神的训练,和利益一切众生的工具。即使不是宗教徒,只要考虑到他和众人、朋友、社区、一切人类的关系,并非仅为了自私目标而修行,就可以获得相当大的利益。
        对慈悲开放,可能不容易,甚至会产生负面的情绪和态度。不过,发愿本身是很重要的。培养慈悲心,可以让功德之流日夜流动,导引我们完全证悟真性。寂天菩萨说:自从发菩提心的当下,即使你在睡觉或散乱,功德力将不断地增长。
瞧瞧你的进步
        成长中的痛苦,也许看起来是负面的,但只要我们提醒自己:“我退步了,这是前进之旅的一部分。”也可以把它看成是正面的。
        借着承认我们的进步,我们将对自己的能力当下生起信心。因此,不让自己有机会生起疑惑和恐惧,是获得信心的最佳途径。
        在修习过一段时间后,如果我们因为距离精神之路的目标还有一段路程而觉得气馁或疲倦,不妨回头瞧瞧开始修行之前的日子,并为我们所做的任何进步而庆贺。退步和绕路、尝试和错误都是成长过程中的一部分。成长中的痛苦,也许看起来是负面的,但只要我们提醒自己:“我退步了,这是前进之旅的一部分。”也可以把它看成是正面的。
        正面地思考是健康的精神修行,自有其道理在。我们建造房子时,如果只是想着尚未完工的那一大部分工作,我们将觉得气馁、挫折且精疲力竭。但如果多想想已经完工的部分,少想尚待努力的工程,我们将觉得高兴,这也将给予我们精力和灵感去做更多的工作。
        在长途旅途中,如果面向着遥远的目标,也许会因为似乎没有尽头的路而感到气馁。但如果我们能够面对已经走过来的路,坐下休息,境况将是令人满意而士气大振。
即使小进步也要放大
        在任何训练中,慷慨给予鼓励可以放大结果,引领我们更往前进。我们的能力得到良好的发挥,远超过初期的努力;这就好象在非常有利的投资中,资金将成长并加倍,而丝毫不做投资的金钱绝非如此。
        不管我们的进步看起来是多么微小,如果把它当成重大而有价值的事情来庆祝,它就可以变成强有力的成就。所以,承认你的正面素质和你所踏出的小步子。对你自己说:“多妙啊!我有了进步!”当下,进步就被放大,障碍就被缩小了。
        放大进步并为之而高兴,将加强我们的安详和满足感,让我们有能力平息我们的问题。譬如,从邻居传来的喧闹声,让我们无法好好睡几个钟头,但不久之后吵杂声减小了。如果我们能够承认音量已经减小,而且为之高兴,不去忧虑噪音还持续着,我们就可以得到安抚,并且因为感激所产生的力量,让我们容易入睡。
        感激和满足,是一种不管事情大小都感到高兴的能力,在佛教中属于重要的训练。《法句经》(Dharmpada)说:健康是最殊胜的成就。满足是最殊胜的财富。幽默是最殊胜的朋友。温笯是最殊胜的快乐。
清 净 见
        清净见就是把一切都看成清净的、圆满的、和平的、喜悦的、觉悟的。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免不了会有种种麻烦。不过,佛教认为就麻烦的终极性质而言,它们都像是海面上的波浪,但海底任旧是平静的。
        把事情看成正面或负面的习惯,都是在我们心中养成的。我们心中的情绪锁链——喜欢和不喜欢、贪欲和嗔恨——将产生更多的痛苦和贪欲。对每一个情景抱持正面的态度,并且深深地感觉正面的能量,就是转化习气的方法。
        清净见就是把一切都看成清净的、圆满的、和平的、喜悦的、觉悟的。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免不了会有种种麻烦。不过,佛教认为就麻烦的终极性质而言,它们都像是海面上的波浪,但海底仍旧是平静的。
        我们可以在困难的经验中发现和平,并且把某些事情看成是正面的,即使它在表面上狂暴不息。如果要把某些在表面上是极端负面的事情看成是和平的,就必须有意识地承认心中的和平感觉,并且安住在那种经验中。
        不管是负面或正面,一切见解都决定于我们的心。如果我们把某些事情看成是正面的,即使那只是简单的一杯茶,都可以变成喜悦的对象。如果我们把同一杯茶看成是负面的,它就是不愉快的对象。
        不要处处都加上我们的习惯性见解,这提醒我们这个世界是多么宽广,等待着我们去诠释。譬如,看见一棵树,医生也许会把它看成药物或毒品的来源;商人会计算它的经济价值;木匠也许会衡量它的建筑潜力;科学家也许会分析它的化学成分和电能;醉汉也许会把它看成在头顶上旋转的轮子;诗人也许会沉醉在它的美丽之中;基督徒也许会发出赞美神创造万物的祷词;佛教徒也许会把它看成因果缘起的显现,或终极和平的表示。
        扩大我们的见解,可以放松对于自我的执着,让我们体悟到自己的心理造作和习惯如何阻碍我们的安详本性。崔津洛措(Tsultrim Lodro)写道:解脱身、心、物的三种障碍习气,它们将呈现出佛身、智慧和佛土。
        在这里我们必须记住,佛教训练的目标并不是要离开这个世界,前往一个更好的世界或天堂。我们在这一世界就可以发现和平,但由于我们本具的和平天性常常受到障蔽,我们就像受伤的人历经生命的摧残而踉跄难行。清净见可以治疗我们。如果我们训练自己的心把困难看成是正面的,即使是非常困难的问题,都可以变成喜悦而非痛苦的来源。
        痛苦可以是伟大的老师。失望可以唤醒我们。如果生命是容易的,我们也许永远都体会不到真正的和平。万一我们破了财,可以启发我们去发现真理;也许我们应该学习不要那么在意金钱,应该明了和平及力量的涵义。有些赤贫的人们非常快乐。这表示痛哭是相对的感觉,不管外境如何,心都可以找到快乐。
        我们习惯把“自我”看成是恒常的,但事实上,我们的一切幻想就都崩溃了,被扫除得一干一净。
        我们必须记住,和平隐蔽在表面忧虑的暴风之下。我们可以借着善巧处理生命问题而治疗我们的痛苦。一切都是无常的,都不断在改变。不要把改变看成是负面的,要把它看成是正面的,好好利用它。无常的东西由于改变了性质,会让我们改变我们的生活,只要我们如此选择。即使是最困难的问题,诸如严重的疾病和身体的衰老,都可以从正面的角度来看。我们习惯把“自我”看成是恒常的,但事实上,我们的一切幻想就都崩溃了,被扫除的一干一净,就好像第一波海浪冲来,就把沙堡冲刷到海里去。家庭、房子、工作、一切生命中的珍宝,有一天都将消失。
        即使是在最痛苦的时刻,譬如罹患致命的重病或死亡即将逼近,都可以把它看成是喜悦和正面的机会。就在那个当下,也许可以让我们看到放下自我的真理。
        吉美·嘎惟·纽古(Jigme Gyalwe Nyugu)回忆年轻时的一次朝圣之旅,他跟着他的老师兼师兄,第一世杜竹千仁波切,行经藏中雅鲁(Yadrog)区的无人荒野。他的老师病笃,却保持非常愉快。吉美·嘎惟·纽古写道:
        当我们师徒攀下鲁谷时,杜竹千喇嘛由于空气稀薄的变化和风湿症而痛楚不堪。他一直在承受极端的痛苦,变得非常虚弱,几乎就要死去。除了一小块腐肉和一罐油之外,我们没有太多的东西可以吃。我们甚至连一汤勺的糌粑都没有。我们只能喝红茶。
        在他坐来休息过后,为了让他起来,我必须用双手使尽全力扶他。虽然他的身体病得很严重,他却一点也不沮丧,反而说:“哦!今天我有机会做点苦修,在我的狂乱凡夫身和贪婪伤害心之上施加压力。我正在为我的宝贵人生达成意义。……毫无疑问的,我正在通过的艰苦经验,是由于多生累劫以来积聚功德和净化业障所产生的福报。”在他的心中有大喜悦。
        我也充满喜悦,想着:“太棒了,这位上师正在修持佛陀的教法:‘永远信受奉行佛法,即使是越火墙刀田。’”偶尔当喇嘛没注意时,我也会放声大哭,想着:“这位圣人即将死在这个没有其他人看得见或听得到的地方。”
        我们的目标是在发展一种改变痛苦的影响力和见解的态度
        透过禅修和训练,我们可以学习如何放松我们的执着。过去困扰我们的身体痛苦,将变得不那么激烈,甚至完全消失。大家都知道,有些人比其他人还能忍受痛苦。有些人在看牙医时根本不需要麻醉,其他人却在事前就感到痛。
        这里不是在谈受虐狂——为痛苦而寻找痛苦。反之,我们的目标是在发展一种改变痛苦的影响力和见解的态度。如果我们有剧烈的牙痛而又无法立刻看牙医时,可以尝试放,不把牙痛看成是负面的。只要不过分在意和忧虑,我们就可以不把痛看成那么严重。
        对痛苦抱持清静见,就是将痛苦视为一项正面而富有启发性的机会,可以让我们练习放下自我。在非常高层次的技巧中,不仅可以把痛苦了解成正面的,也可以直接感受到一切都是喜悦的。一个人如果能够把每一个经验都转化称快乐,即使身体很虚弱、受伤或衰老,他的心理将是安详的。泽列·耐曹·朗措(Tsele Natshog Rangtrol)如此描述嘎举派(Kagyu School)大师尚仁波切(Zhang Rinpoche):
        当尚仁波切已经圆满“方便道”的悟证和经验时,他那些脚被戳、头被石头击伤等种种经验,都立刻在他心中生起快乐和开放的结合。
对我们大部分人而言,清静见的修习需要时间和耐心。但即使没有完成最高层次的修习,正面的态度将可以改善我们的生活,让我们能够更轻松有效地处理一切问题。不过,在能够实际获得这种修习的利益之前,我们必须先对它打开我们的心。大多数人并不认为我们可以把生命中的每一件事情都看成是正面的。我们说:“这不诚实,生命并不是像这个样子。”“我不够坚强或好得足以这么感觉。”“某些情景确实太恐怖了。”
几点应该牢记在心:
        一,记住最大的问题是:各种经验在本质上确实是开放的,但我们却坚持加上不同的概念。晚上和白天既不是好,也不是坏,但如果我们决定只要白天,讨厌晚上,那么晚上就会变成是可憎的。
       第二,我们不应该以执着的方式,对我们的麻烦和负面经验加以认同。即使乌云会障蔽我们的真性,但我们实际上是安详的。本质上是圆满的。我们必须觉得自己和别人都是好的,对真实的自己感到快乐。
       最后,我们必须知道我们确实可以改善自己的生活和外貌,找到快乐和安详,从负面走向正面。我们有许多方法可以达到这种目的——知识的、情绪的和精神的。在治疗之道上,我们所经验的一切都可以帮助我们。
       在佛教中,菩萨是一个开悟的人,他活着是为了帮助我们这个世界的众生度过喜乐和悲伤。伟大文殊菩萨有一次在佛陀本人的面前,教导其他的弟子如何让每一个情境都能在我们心中启发治疗的力量。文殊师利菩萨在《华严经》中说:
感  觉
         当别人告诉我们一个富有启发性的故事时,带来启发性的,不能不是听它,而是“感觉”它。与任何治疗的来源相连接时,有效的方法不只是“看”或把它当成治疗的对象,而是用我们全部的生命去“感觉”它。
         修习治疗训练的方法,就是在你的心中——在你的正面中——以你自己为中心。不要只是想,还需要感觉。不错,精神成就的最高阶段是超越优秀的、相对的见解和感觉——超越主体和客体,超越正面和负面,超越能观想的“我”和所观想的影像。不过,就我们这些还在与痛苦和兴奋搏斗的人而言,立即而适宜的目标是尝试把负面的观点转成正面,以便治疗我们的痛苦感觉,并且从内心深处感受到抚慰性的喜悦。
       
以你全部的身心来看或感觉
         紧张的时候,特别是在开始的阶段,我们会以眼睛来看被观想出来的影像,或以头脑来思考一个对象,或以心来感觉某件事,因此自然而然把我们的能量局限在某一个区域了。
         对某些练习而言,这种方法是有帮助的。不过,如果练习时过分紧张,因而把能量局限在身体的某一个部位,有时反而会造成问题。
         譬如在观想时,也许会把太多的能量集中在眼睛上,或把感觉过分紧张地集中在心脏区域。在西藏,这称之为“气”,心专注在哪个部位,气就会流到哪个部位。太多的气停留在一个部位,就会造成紧张甚至疾病。
菩萨看人们有许多爱时,他必须这么想:
  “愿一切众生对于佛法都有许多的爱和奉献。”当菩萨看到人们有许多恨,他必须这么想:“愿一切众生对于一切有为法都有恨的感觉,以便能够努力寻求解脱。”当菩萨看到人们有许多快乐时,他必须这么想:“愿一切众生都能获得成佛的喜悦财富而非常快乐。”当菩萨看到人们有痛苦时,他必须这么想:“愿一切众生的痛苦因为在他们心中所播下的菩提种而得到纾解。”
   
一致和努力
         我们面对问题时,总是急着寻找解决方案。但一等到那些问题减轻时,我们就忽略了加强保存我们的治疗能量所需的训练。当问题重新泛现,我们就责怪该法门:“这个法门我修了许多年,但还是有同样的问题。”错误不在法,而是在人,因为他已经离开了治疗的训练和随之而来的利益。
     
我们必须维持在任何训练中所养成的一切正面习惯
         一旦你训练一只小狗不可以跳到桌子上,你就必须始终一致地绝不允许它跳上桌子,否则它就会被糊涂,而它经由训练所形成的习惯就会而遗忘了。因此,我们必须维持在任何训练中所养成的一切正面习惯,就好象每个月我们都必须缴保险费,才能确保老病的安全。
         只有在我们充分发挥生命能量,并致力于修行时,即使是每天只花几分钟的时间,心的稳定性就不会消失,反而将继续加强。
(待续...)
【关闭窗口】
[道] 更多...
· 道家文化的核心要点与价…
· 老子的内修与太极智慧成就
· 略谈丹道修炼中的“三车”
· 通关文
· 道家元气论
· 第七讲 气功——呼吸锻…
· 第六讲 动功——强身健…
· 第五讲 静功——养性积…
· 初学三丰丹法的十个问题
· 道家元精论
· 老子智慧:千里之行 始…
· 不要误解“不信者亦信之…
· 道教起源和道家物理理论
· 庄子智慧:执着与超越
· 和庄子"抬杠"的惠施
· 《庄子》的语言观 表意…
· 《庄子·天地》渗透的企…
· “道不同,不相为谋”—…
· 多学科融合的国学讲授与…
· 国学大师的养生之道
· 王权、君道与国学--与…
· 儒、释、道学说的同一性
· 道家思想与道家,儒教与…
· 道家精气神学说
· 《老子》“恒道”论要
· 追念庄惠之交
· 《道德经》的产生及与道…
· 感悟老子:道为何物
· 老庄学说之宗教哲学精神…
· 庄子的逍遥与黑格尔的理…
· 真伪·是非·先后---…
· 老子的“道”与黑格尔的…
· 论道家科学思想及其对我…
· 关于庄子的社会危机意识…
· 析毛泽东对早期道教的原…
· 论李道纯的老学思想
· 庄子留给我们什么?--…
· 庄子哲学的思想体系
· 百年《老子》散文艺术研…
· 《老子》索隐(六则)
· 言与道——读《道德经》…
· “存在”、“此在”与“…
· 宋元老学中的佛禅旨趣
· 庄子《齐物论》
· 道家的处世智慧:做人如水
· 庄子的人生智慧:庄周梦蝶
· 孔子问礼老子 思想史上…
· 道教文学研究的现状与反思
· 道教成立初期老子神话的…
· “本源—本体”论的建构…
· 黄老、道家即道教论
· 庄子的视野与心境(1)
· 老子的归宿
· 庄子和老子的比较
· 言与道——读《道德经》…
· 论老子之学术归止
· 论李道纯的老学思想
· “常道”古今辨
· 中国“道”、“德”思想…
· 《史记·老子韩非列传》…
· 《莊子·齊物論》窺管
· 从《齐物论》看《庄子》
· 论道的显现——再读《道…
· 关于道家研究中的几个关…
· 老庄新论
· 《老子》《庄子》与道家…
· 《老子》《庄子》与道家…
· 庄子的自由观
· 《道德经》与关联性的宇…
· 伯昏瞀人即为彭蒙考
· 老子道论价值趣向辨略
· 庄子论“辩”中的主体间…
· 老学的“三连式”辩证思维
· 《老子》对女人的尊崇
· 老庄哲学之道相与象的研究
· 庄子的人格理想
· “存在”、“此在”与“…
· “言意之辩”与境界问题
· “常道”古今辨
· 老解真善美
· 无为而无不为——论老子…
· 老子“六相”说解密
· 关于庄子的社会危机意识…
· 庄子研究的新途径
· 对语言边界的撞击——《…
· 老子哲学源流(下)
· 老子哲学源流(中)
· 老子哲学源流(上)
· 《太一生水》乃老聃遗著…
· 对语言边界的撞击——《…
· 易象初探
· 论道教思想对《镜花缘》…
· “命”的语义分析与庄子…
· 龙、凤、青牛与老子
· 老子“六相”说解密
· 老子生平三考
· 老子眼中的世界
· 道教生态和谐美及现实意…
· 道教教义思想的继承和弘…
· 庄子自由主义的特质及其…
· 老子“六相”说解密
· 道教教义思想的继承和弘扬
· 浅谈素食与道教的关系
· “无为”思想发凡——以…
· 老子
· 中国心性论第三种形态:…
· 庄子哲学中的本体论思想
· 老子的“道”与黑格尔的…
· 论从“老子化胡说”看汉…
· 仰之弥高的《道德经》
· 从老庄到郭象:自然观的…
· 浅论庄子哲学中“仙”与…
· 道家对科技异化的思考及…
· 道学管理第一个模范典型…
· 庄子的超脱人生
· 道家:积极、痛苦、逍遥
· 试论道家的无为思想
· 关于《老子》德治思想略论
· 试论陈致虚的道教易学思想
· 陈白沙道论的实质及其特点
· 从 “道教之真精神”对…
· 道家对科技异化的思考及…
· “一阴一阳之谓道”析议
· 魏晋玄学与庄学新变
· 从 “道教之真精神”对…
· 百家之祖,道学"双峰"
· 关于郭店简《老子》三组…
· 王雱的《老子注》探微
· 试论陈致虚的道教易学思想
· 道家哲学智慧的基本特点
· 中华道术与企业文化
· 从《齐物论》看《庄子》
· 初期道教的现世性与基督…
· 道家思想和冷战后的中国…
· 《庄子》知言观中的道
· 魏晋玄学与庄学新变
· 庄子自由主义的特质及其…
· 新道家之界定与营建——…
· 独 知 之 境
· 老子道论与中国轴心时代…
· 老子之自然与全球伦理
· 道家与道教的“理身理国…
· 百年道教学研究的反思
· 龙、凤、青牛与老子
· 庄子的人格理想
· 儒家与道家思想的区别
· 道家思想简介
人力资源·其... 更多...
· 《如何帮助孩子贯通国学…
· 《孩子大福报的根本——…
· 《风水与房地产开发决策》
· 《卓越服务》课程大纲
· 职业素养、心态与智慧人生
· 禅悟、压力释放与养生之道
· 人本管理与企业智慧
· 潜在的失效模式及后果分…
· 双赢的谈判技巧培训班
· 企业培训管理与员工发展…
· TTT企业内部培训师培训
· CIPTT国际职业培训…
· 高绩效团队的提升与激励
· 金牌导购培训
· 企业健康增长模式分析
· PTT职业培训师特训营
· 现代办公及家居风水问题…
· 2008年企业年终财务…
· PMC生产计划与物料控制
· 生产计划与物料控制提升…
· 全国监事会工作实务高级…
· 金融风暴下的企业风险与…
· 非财务经理的财务管理高…
· 供应商评估、选择与管理
· 《中国企业二次突围》战…
· 精益生产实战技法与项目…
· TQM-全面质量管理实…
· 钢铁产业高级工商管理研…
总裁研修·国学 更多...
· 企业新时代转型理念融通…
· 《毛泽东思想精髓与国学…
· 《国学之无为智慧与企业…
· 《如何帮助孩子成就高效…
· 国学智慧与领导力成就
· 国学思想精髓融通与企业…
· 国学思想精髓融通与企业…
· 中国首届现代禅悟与企业…
· 企业职业管理的九大专业…
· 《道家经典与修心修为》…
· 《国学智慧与创新营销》…
· 责任、奉献、事业与智慧…
· 明商道,会禅机
· 道家思想与企业战略决策
· 老子道德经与企业管理
· 佛法智慧与企业管理智慧
· 实战型企业创新管理总裁…
· 儒家思想精髓与企业经营…
· 《易经》与企业管理变革
· 复旦大学高级工商管理研…
· 清华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高…
· 清华大学中国矿业经理高…
· 总裁超级管控模式-企业…
· 生命型企业与五行管理
· "禅、道与智慧人生"讲…
· 卓越领导力的提升
· 北京大学国学智慧与人文…
· 清华大学卓越女性领导力…
[儒] 更多...
· 陈寅恪:中国近三百年来…
· 让生命破壳而出:迟到的…
· 毛泽东和蒋介石都是王阳…
· 更改自己命运的奇人-袁…
· 《孝经》
· “国学”能否成为当代中…
· 康有为致力于将孔子的儒…
· 孔子、孟子与儒家的社会…
· 儒家思想精髓
· 杜维明:以比较思想史为…
· 缘起性空与孟子性善论
· 儒家智慧一:仁义,征服…
· 国学启迪:朝三暮四中的…
· 儒家修身:君子洗心 退…
· 《国学六法》:儒道互补…
· 向庄子借智慧:庄周梦蝶
· 孔子思想中的旅游文化:…
· 朱子治家格言:老成持重…
· 儒学的当代使命及其复兴…
· 浅析儒家管理思想对学校…
· 儒释道,互补与心态和合
· 北大中文系,一百年留下…
· 《中庸》管见
· 温总理引用诗文:士不可…
· 《国学论坛》印象:跟随…
· 儒学研讨会:“国学热”…
· 国学: 儒学的佛学化与…
· 儒教与中国商业文化
· 优秀企业家应可称儒商
· 儒家管理智慧 在于整体…
· 儒学与人生
· 中国文化中的儒教问题:…
· 良知与人性的净化
· “格物”新诠
· 少读鲁迅 多读《论语…
· 儒学与中国之命运
· 孔子对道的理解
· 孟子"道性善"
· 从《论语》中看孔子的政…
· 浅析“对话范式”视域中…
· 论以理杀人
· 儒家关于“意志无力”问…
· 热爱妈妈---母爱牵引…
· 从儒家心性学看人文精神
· 论儒家道统及宋代理学的…
· 荀子学术批评解读
· 开放的儒学与重建主体性…
· “格物”新诠
· 《易》学与国学
· 《管子》中的教育思想
· 尴尬的"孔子":"子见…
· 先秦儒学的本体论根基
· 中国哲学:情识论
· 人,走路:关于“道”的…
· 儒学复兴是必然
· 孔子之“忠”
· “以德報怨”還是“以直…
· 论儒学与哲学的关系
· 中华大生命:生命与仁爱
· 多元化的儒学面向
· 当代中国的儒家精神
· 儒的起源
· 大陆当代儒学巡礼
· 现代儒家对“西学东渐”…
· 论儒学与现代性问题
· 孔子仁学思想中的节欲观…
· 论孟子的人生精神
· 思孟学派的由来
· 关于人性与人类前途的几…
· 儒家自省思想管窥
· “自然视界”与意义世界
· 宋儒不排释氏论
· 牟宗三西方哲学“三系论”
· 论儒学与哲学的关系
· 孟子正义论
· 论中国传统慎独思想的现…
· 《中庸》主旨是独立
· 《论语·学而篇》的内在…
· “中和”之思:历史脉络…
· 《论语·学而篇》的内在…
· 宋儒对自然知识的重视与…
· 《论语·学而篇》的内在…
· 生活儒学:关于“实践”…
· 陆九渊“六经注我”的生…
· 先秦儒学“欲情知”关系…
· 戴震的理欲之辨及其批判…
· 先秦儒家民本思想探微
· 论王阳明的“理欲之辨”…
· 当代海外新儒学的“三统…
· 儒学的现代意义(二)
· 儒学的现代意义(一)
· 论良知的呈现
· 思想史“前沿”背后的伤…
· 仁者无敌:孟子的人生哲学
· 当代海外新儒学的“三统…
· 思想史研究和新仁学方向
· 论良知的呈现
· 当代中国的儒家精神
· 思想史“前沿”背后的伤…
· “格物”与“致知”
· 新儒家:人类学本体论哲…
· 当代中国的儒家精神
· 现象学视野中的儒学
· 先秦儒家文献中的“命”
· 论王阳明“致良知”的儒…
· 儒道互补的美学功能
· 当代新儒家“公众知识分…
· “禅而不传”的理论追踪
· 论孔子的世界观及其教育…
· 试析孔子德性幸福的三种…
· 谈礼的内在论与外在论
· 儒家人文思想在加强大学…
· 试谈戴震之“生生之仁”
· 浅论明清浙东学术对儒家…
· 论孔子的死亡意识与终极…
· 关于孔子语言哲学思想探微
· 浅论敦煌儒家文献的分类
· 当代新儒家对儒学宗教性…
· 儒家心学的奠基问题
· 郭店楚简与战国早期儒学
· 民主政治与儒学传统
· 儒学的生存论视域——读…
· 何为儒家之道
· 孔子法律思想的哲学思考
· 《论语》:一部“外传性…
· 儒学:自由主义与社群主…
· 理学实践的失败和清学的…
· 儒学的式微:一个历史的…
· 佛教与儒家
· 儒学与现代社会
· 儒学:自由主义与社群主…
· 尊严、境界与德性——儒…
· 孔子道德思想批判
· 论儒家神学的二次重建
· 孔子的思想体系
· 佛教饮食观【图】
· 儒家文化自觉精神——以…
· 孟子“学问之道”的三条…
· 何为儒家之道
· 颜回与“颜氏之儒”探微
· 什么是儒学(二)?
· 明儒王龙溪的一念工夫论
· 儒家文化发生的双重机制…
· 传统与道统——儒家文化…
· 儒家文化与中国历史
· 世界“文明冲突”中的儒…
· 儒家.法家.墨家.道家…
· 请问儒家思想和墨家思想…
· 管理原则-法家儒家墨家…
· 诸子百家---儒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