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脑科学家亲历见证佛陀的“开悟”的秘密【转】
日期:2011-9-18 19:08:45| 作者: | 来源 :互联网 | 阅读: 3095次

        编者按:尽管这位科学家对佛陀的开悟有很多想当然的成分,但其经历体验还是值得了解一下的,特别是心识与肉体的关系。特殊的案例总会具特别的启迪。

        WHO ARE WE?我们究竟是谁?
        克氏或佛陀的“开悟”不再是人类极少数人的幸运
        美国脑科学家亲历见证“开悟”的秘密(强烈推荐!!!)
        2008-5-12日美国《时代》杂志选出2008年最具影响力100位世界人物(胡锦涛主席也在其中),美国印地安纳大学医学院女神经解剖学家、哈佛医学院毕业博士Dr. Jill Bolte Taylor 被选入名单。在她37岁时,因其颅内血管破裂导致的一次罕见的左半大脑中风经历和8年的恢复过程,由此亲身获得深刻的关于生命意义、治疗康复与人类能普遍“开悟”的洞见,对当今的医学界和人文世界产生了重大影响,其经历由自己写进了最近出版的书“My stroke of     insight”(该书在奥普拉网站上有节选,关于那个精彩而奇特的“开悟”经历详细描述)今年2月泰勒博士在世界著名的TED会议作了一场激励人心弦的18分钟演讲,该演讲录像目前正在世界广为流传(可下载http://www.ted.com/talks/view/id/229 )。5月,她应邀在美国著名主持人奥普拉的“心灵系列”节目接受采访。(采访的4集录像可下载http://www2.oprah.com/spiritself/oss/ss_oss_main.jhtml )在我看完TED和奥普拉节目这两个录像后,一路的感慨是:wow, amazing,inspiriting!禁不住要尽快与大家分享!
       1996年的一个梦中醒来的清晨,泰勒博士颅内血管破裂,最初她并不知道,只是感到左眼后部疼痛,结果她的左半大脑在四个小时内逐步shut down-被关闭,丧失了语言辨识和用语言进行思维的能力、对过往的大部分记忆和自我身份认同意识消失,即,自我意识消失,而在同时,她的右半球大脑仍在正常工作,结果,因而亲身体验到一种极度奇特的“all knowing(全知全觉)”、与宇宙融为一体、自己与周遭一切物体不再有边界区分、只有此时此刻的当下、内心深度宁静平和、见到宇宙与自身身体细胞能量生动和谐运作的惊奇经历,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进入到了涅槃Nirvana!Wow, this is cool!”。
        这个“涅槃”状态至少连续持续了五周(这点估计可以和佛陀媲美了),而且在她经过8年的逐步恢复左半球大脑功能的时期后,她说她“已经毫不怜惜地抛掉了过往那个生活了37年的琐碎、焦躁而自私的自我”,建立了一个全新的自我身份,以一种全新的观念而回到我们这个“正常的”世界,同时,只要她现在想进入那个“涅槃”,随时随地她都可以“with an effort of thought (以一念之功夫)”而进去(这让我想起,这其实就是佛教和印度教中提到的修行者在达到真正的开悟后,不再“退行回去”的状态)。在与奥普拉的对话节目中,她一再真诚呼吁,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这种进入“涅槃”体验的能力,只要你愿意,只要你警觉观察并对自己的情绪或思维作出选择,通过转移你的专注力,你就能容易地、随时随地地进入你的右半球大脑作主的状态,而让左半球的功能运作仅作为被你使用的工具,永不再被它控制,因为,You are not your thoughts!-你并不是你的思想!。她说,我们绝大多数人之所以没有体验到、看到世界和宇宙的这个奇妙的一面,是因为我们从小接受的鼓励和教育大都是侧重使用左脑半球的能力,还由于通过左脑半球的能力而取得的在社会上的成就而受到奖励-比如,语言、文字、逻辑、推理、判断、计算、数字、分辨力等,但是,按泰勒博士的话说,“but the right hemisphere gives us the big picture-但是大脑右半球给我们的才是关于世界的大图像”。
        泰勒博士自己感慨地说,作为一个科学家,一个研究大脑的专业人士,能够以自己的亲身体验来从当事人内部(from inside out)来研究自己的大脑,这是非常罕见而幸运的一件事,假如这一切重新再来,再让她回到1996年她颅内血管破裂的那个上午,即使冒着生命的危险,她仍然会去选择这个经历!
        泰勒博士的这个珍贵体验,让我再一次想起并确认克里希那穆体曾不断对人类说的话语:能不能停止你的思想?封存你的记忆,尝试着大脑宁静不要带任何语言去体验观察事物,对事物没有分别和边界感,消除自我中心感觉,这样,你才会发现那个无边无际的永恒和爱。。。。。。,以及老克关于教育和时间是个假象的谈话,等等。
        另外,在与奥普拉对话的过程中,奥普拉本人不断提到Eckhart Tolle(《当下的力量》和《A New Earth》的作者)的体验和许多说法的对比,值得我们注意,而不是简单的以“假开悟者”来否定Tolle的经历。
        由于研究积极心理学和超个人心理学的兴趣,本人一直在寻找有关“开悟者”的大脑活动(生理学)和心理特性的资料。人死后是否有可以脱离肉体的灵魂或者“轮回”等等如何,这里暂且不谈,泰勒博士在与奥普拉的对话中说,她自己并没有宗教信仰,但在这次经历后,她坚信在死亡后,人是进入peace-宁静平和的境界的,她说,因为此时大脑全面关闭了,更不会有像左脑的那种干扰了。但是,从心理生理学的角度来看,至少,人在活着的时候,人的任何一种思维和情绪的活动都应该有其对应的物质基础和物质表达,这点在1981年获得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的心理生理学家Roger Wolcott Sperry的工作中已经研究得很清楚,即:
        左半脑主要负责逻辑理解、记忆、时间、语言、判断、排列、分类、逻辑、分析、书写、推理、抑制、五感(视、听、嗅、触、味觉)等,思维方式具有连续性、延续性和分析性。因此左脑可以称作“意识脑”、“学术脑”、“语言脑”。右半脑主要负责空间形象记忆、直觉、情感、身体协调、视知觉、美术、音乐节奏、想像、灵感、顿悟等,思维方式具有无序性、跳跃性、直觉性等。斯佩里认为右脑具有图像化机能,如企划力、创造力、想像力;与宇宙共振共鸣机能,如第六感、透视力、直觉力、灵感、梦境等;超高速自动演算机能,如心算、数学;超高速大量记忆,如速读、记忆力。右脑像万能博士,善于找出多种解决问题的办法,许多高级思维功能取决于右脑。把右脑潜力充分挖掘出来,才能表现出人类无穷的创造才能。所以右脑又可以称作“本能脑”、“潜意识脑”、“创造脑”、“音乐脑”、“艺术脑”。右脑的神奇功能征服了全世界,斯佩里(Sperry)为全人类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受到全世界人民的爱戴,被誉为“右脑先生”、“世界右脑开发第一人”,斯佩里的重要研究成果是对人类大脑科学研究的重大里程碑。
        人的左脑主要从事逻辑思维,右脑主要从事形象思维,是创造力的源泉,是艺术和经验学习的中枢,右脑的存储量是左脑的100万倍。然而现实生活中95%的人,仅仅只是使用了自己的左脑。科学家们指出,终其一生,大多数人只运用了大脑的3%—4%,其余的97%都蕴藏在右脑的潜意识之中,这是一个多么令人吃惊和遗憾的事实!人的大脑蕴藏着极大的潜能,这种潜能至今还“沉睡”着,所以深入挖掘左右两半球的智能区非常重要,而大脑潜能的开发重在右脑的开发。左脑是人的“本生脑”,记载着人出生以来的知识,管理的是近期的和即时的信息;右脑则是人的“祖先脑”,储存从古至今人类进化过程中的遗传因子的全部信息,很多本人没有经历的事情,一接触就能熟练掌握就是这个道理。右脑是潜能激发区,右脑会突然在人类的精神生活的深层展现出迹象;右脑是创造力爆发区,右脑不但有神奇的记忆能力又有高速信息处理能力,右脑发达的人会突然爆发出一种幻想、一项创新、一项发明等等。右脑是低耗高效工作区,右脑不需要很多能量就可以高速计算复杂的数学题,高速记忆、高质量记忆,具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人的大量情绪行为也被右脑所控制。
        右脑开发的目的是为了充分发挥右脑的优势,并不是以右脑思维代替左脑思维,而是更好地将左右脑结合起来,进行人类左右脑的第二次协同,充分调动起人脑的潜能。斯佩里的研究表明,人的大脑两半球存在着机能上的分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左半球是处理语言信息的“优势半球”,它还能完成那些复杂、连续、有分析的活动,以及熟练地进行数学计算。右半球虽然是“非优势的”,但是它掌管空间知觉的能力,对非语言性的视觉图像的感知和分析比左半球占优势。有研究表明,音乐和艺术能力以及情绪反应等与右半球有更大的关系。对于正常人来说,大脑左右两半球的功能是均衡和协调发展的,既各司其职又密切配合,二者相辅相成,构成一个统一的控制系统。若没有左脑功能的开发,右脑功能也不可能完全开发,反之亦然,无论是左脑开发,还是右脑开发,最终目的是促进左右脑的均衡和协调发展,从整体上开发大脑。
        所以,我们在佛经、禅宗书上和关于瑜伽士的记载里读到的那些“开悟、顿悟”的体验描述,那些谆谆告诫要我们超越语言、超越逻辑去“直指人心而见真性”的教导,现在我终于有了“顿悟”:原来这就是左右大脑功能分工的关系,修行“开悟”的努力方向,就是去有意识地开发右半球大脑的功能,把左脑主导让位给右脑主导!换句话说,我之前(见本人博文“以幻治幻,以思想对治思想”)欲先从逻辑上来理解“无我”的内在合理性,然后再求得获取直觉上的直接“看到”真相,也就是先借用逻辑和现有的各种知识,然后抛掉逻辑与思考去亲身证悟,这条路是对的。可以说,我在思想逻辑上已经“悟了”,现在就期待我的右脑半球醒过来了,而且希望少一些“保任”的努力,最后到达“不退行”的状态,嘿嘿。。。。。。
        另外,从泰勒博士的例子中,我确认并解开了自己一直在怀疑的一个问号,即,佛家和印度教修行者传统奉行的“看破红尘”、摈弃世俗快乐、“苦行”的长期和终极必要性真的成立吗?当然,一段时间的屏蔽外部世界的干扰,以便积聚维持专注力所需的能量是完全必要的,但如果人类的灵性觉醒是以“看破红尘”作为基本条件,那么,一旦大家都往内心觉醒的道路上行进时,这个世界就要“百业俱休”了,这完全不符合人类进化的规律,否则,也就没有去“开悟”的必要了!
        有幸啊,生活在现代社会的人们,因为有最新的科学、信息技术、心理学、生命科学知识来帮大家更清楚地了解“开悟”到底是怎么回事,同时在心灵探索的道路上就有了更明确的前进方向。
        最后,虽然本文标题写成“克里希那穆提或佛陀的“开悟”不再是人类极少数人的幸运”,但我们仍以最高度的敬仰之心深深感激佛陀、耶稣、老子、克里希那穆提、圣拉马纳等这些人类的在自身探索道路和彻底解脱生死烦恼大问题上的先驱和英雄们,正是他们最初给人类展示了我们发展的可能性和明确了人类自己到底在宇宙中处于什么样的地位。
        关于泰勒的这些录像录音和文字材料,本人来不及翻译了,望各位自己去用英语原文材料吧,这么好的东西,等翻译出来的话会耽搁大家许多宝贵的等待时间。
来源:http://hi.baidu.com/%CC%EC%CC%C3%D0%C2%D0%C7/blog/item/a8b84beccbd6084679f05564.html
翻译(转):
        我从事大脑的研究是因为我的一位弟弟患有精神分裂症,作为他的姐姐,我一直都在想:为何我可以将现实与虚幻区分开来,知道什么是我的梦想,以及如何去实现这样的梦想,而我弟弟却不能分辨真实的世界与他大脑里虚构出来的世界,也无法与我们所共享的世界相沟通,亦无法实现他的梦想?于是我决定投身于重度精神疾病方面的研究。
        我从印第安纳的老家搬到波士顿,在哈佛大学精神病学院的弗朗辛博士 (Francine Benes)的实验室工作。我们当时问的问题是:寻常人的大脑与那些患有精神分裂症、精神混乱症和双相障碍症的病人的大脑有何生理上的差异?所以我们绘制 出大脑里头的微电路图,逐一考察每一个细胞,寻找其与其余的细胞、化学物质的联系,还具体考察了这些参与反应的化学物质的数量。
        我的生活很有意义。白天,我在实验室上班,而到了晚上或者假日,我就以NAMI(美国精神疾病联盟)成员的身分到社区普及有关此一疾病的知识。
        可是在1996年12月的10号的那个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也碰上了神经错乱。那时我的左脑血管破裂,造成大量出血。随后的4个小时里,我的大脑完 全失去了处理外界信息的能力。那个早晨,我不能走、说、读、写或者回忆起我过往人生的任何片段。我那时简直成了一个婴孩,不过是活在一个女人的躯体里。
        假如你看过人体大脑的话,你会知道大脑的两个半球是完全分离的。今天我还特意给大家带来一个真实的人体大脑。(工作人员端出一个人体的大脑,吉尔向观众解释)看,这是大脑的前端,这是大脑的后端,这里还有脊髓。大脑在我的脑壳里就是这么放置的。我们的大脑的两个半球是完全分离的,拿计算机作比喻的话,我们大脑的右半球就有如并行处理器,而左半球则类似于相联处理器。两个半球通过灰质来交流,而灰质本身则是由3亿个轴突纤维组成的。除此以外,我们大脑的两个半球就是完全独立的,由于它们两个处理信息的方式不一样,所以它们关心的是不同的事物,由此我认为,大脑的两个半球拥有截然不同的个性。
        我们的右脑关心的永远都是眼前的事物,它仅对于此时此地发生的事情感兴趣。它以图像的形式来思考,我们肢体的运动信息会直接传送到我们的右脑,外界的一切信息会经由身体上的感官返回右脑,然后右脑就会描绘出一副周边环境的图画,还能判断出其气息、声响与感觉。我是一个能量的个体,通过右脑与周围的能量取得联系。而我们大家都是独立的能量的个体,可是我们的右脑把我们联系起来,让我们意识到我们都是人类大家庭的一员。此时此刻,我们生活在这个地球之上,都是兄弟姐妹,共同为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而努力。这一刻,我们大家都是完美的、完整的、美丽的。
        而我们的左脑则是完全不同的一副图景。它以一种线性的、有条不紊的方式来处理信息,它关心的仅仅是过去与未来。它从万花筒般的现时世界中捕捉信息,捕捉周围的一切细节,以至关于细节的细节,然后分类、整理,将其与过去发生的事情相比较,从而得出我们下一步该做什么事的判断。左脑是用语言来思考的,在左脑里,有一个神秘的声音把我的内在的世界与外部的世界关联起来。那个声音会喋喋不休的跟我说,“嘿,你回家的时候记得买香蕉啊!还有明天早上起来记得吃啊!“它还以一种非常精确的计算方式提醒我记得洗衣服。但最重要的恐怕是左脑能向我发出一个信息:我就是我(I am)。而一旦我的左脑发出这个声音,我就变成一个独立的个体,因为我不再与周围的能量流动发生联系,也与周围的人失去了关联。
        那天我脑出血,刚好就发生在左脑。
        那天早上,我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的左脑疼痛不止,那种痛楚跟你咬冰淇淋的那种腐蚀性的感觉一样,它抓住我,然后又放开,然后再次抓住,再次放开。如此反复。我不曾有过这样的痛苦经历。可我还是决定要开始一天的工作,于是走到家里的跑步机前,可是虽然我的手抓住了跑步机的横杆,但我感觉那似乎是只是一只普通的动物爪子。我想,这可真奇怪!又看看我的身体,我立即发现自己怪异无比。似乎我似乎感觉到我的意识游离于身体之外,在另一个世界看着那个站在跑步机前的我。
         一切都是那么奇怪,而我的头疼也越来越厉害,于是从跑步机上下来,当我在客厅里走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身体里的一切的反应都变得极慢,每往前迈出一步都是那么的僵硬、每一步都要缓缓的走。我的步伐基本没有连贯性。同时我对周围事物的感知也在变弱,于是我干脆留心自己身体内的一切。那时我站在浴室里,正准备洗澡,同时我听到身体里有个声音在说:“这块肌肉,你要放松;这一块,你要拉紧。 ”我还丧失了平衡,倒在浴室的墙上。我低头看自己的手臂,可已经无法感知自己身体的边界了,不知道哪里是属于我自己的,哪里是周围的事物。构成我的手臂的原子和分子与墙上的分子混在了一起。我只能体验到能量的存在。我问自己:“我到底出什么事啦?”就在那一刻,我的左脑内的那不曾停息的谈话消失了,就像人们拿着遥控器,按了“静音”键一样——只有无边的寂静。
        一开始我感到恐惧,但很快我就为周围的巨大的能量所吸引。我再也不能界定我的身体的边界,我感到自己变得很大、很舒展。似乎我和周围的能量就是合在一起的个体,那种感觉真的很美。
        可突然间,我的左脑又重新恢复了思考,并且对我说,“我们出问题了!出问题了!要找人帮忙!“我知道自己出了问题,可是马上我又回到了纯意识的世界(我称之 为La La Land),那是一个美丽的世界。想象一下能够不再听任于大脑里的喋喋不休的感觉。我就置身于一个如此美妙的世界,一切身外的烦恼皆一扫而空。我感到身体变轻了。不妨想象一下能够摆脱一切的现世的纠缠,那是一种清静的感觉。再想象一下,你完全摆脱了积累了37年之久的情感的包袱,那是多么的美!那刻,我体会到巨大的快感,简直是美不可言!就在这时,我的左脑又恢复了思考,对我说“嘿,注意啦,我们出事了。要找人帮忙啊!”我那时才想到求救,于是马上从浴室出来,非常机械的穿上衣服,心里在想,“我要去上班,我要上班。我还能驾车吗?我还能吗?”
        就在那时我的右臂完全瘫痪,于是我才意识到自己中风了。不过我又想,这样不是很妙吗?有几个神经科学家有这样的切身体验呢?可我又想,我是个大忙人,我才不会花时间玩中风的游戏呢!但既然已经发生了,那我就用一两周时间来研究研究,然后就继续我正常的工作。于是我去找人帮忙。我已不记得办公室电话,可是我记得我的房间里有一张名片上面写有那个电话号码。于是找到名片,可虽然我看得清清楚楚那卡片是啥模样,却分不清是我的还是别人的,因为我只看到一团像素。卡片上的文字、图案、背景三者在我眼里成了模糊的一块像素团,完全无法分辨。我只能等到我的神经系统能把我带回现实。只有在那片刻的现实里,我才能重新构建起与外部世界的联系,并发现找到的不是我的卡片。从那一堆卡片里头找到合适的一张,又花去我45分钟的时间。
        与此同时,脑颅内的积血越来越多。我尽管分辨不出卡片上的数字,也分辨不出电话上的数字。但我别无其他选择。我把卡片上的笔画跟电话上的笔画相比照。可我又回到唯意识的La La Land,一会再次回归现实的时候,我也不记得自己是否拨了那些数字。于是我抓起那瘫痪的右手,盖住那些已按下的数字,这样在那简短的片刻清醒到来指示,我才可能知道拨出了哪些数字。最终电话打通了,我的同事接了电话,但我只听到“呜呜呜呜”的声音,我想,“天啊,他怎么变成金毛寻猎犬了?“于是我想对他说,”你好,我是吉尔,我需要你的帮助!“可是口里出来的竟然也是”呜呜呜呜“,”噢,原来我也变成黄金寻猎犬了!“——一开始我还不知道自己已无法讲话或理解别人的话语。
        但同事马上知道我需要他的帮忙,于是叫来救护车,把我送到马斯医院。路上,我卷成了一个婴孩的模样,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只剩余最后一点空气的气球,我身体的能量飘到了身体以外,而我的灵魂也要投降了。那一刻,我感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已经到来。除非医生可以把我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那天下午,我醒了,惊讶的 发现自己还活着。当我发现自己的灵魂要宣布投降的时候,我就已对人生作出了告别。那一刻,我的心悬于两种截然不同的现实之间。从感官传来的刺激是单纯的疼 痛,光线就如野火一样在我的大脑里燃烧,周围的声音是那么大、那么混杂,完全分辨不清。我只是想逃离。由于我不能明确自己身体的范围,我又感到身体变大了、舒展开来了,就像一个从瓶子里跑出来的神怪,而我的灵魂则如一条鲸鱼,漫游于寂静的极乐世界的海洋。那是涅磐的感觉。当时我想我永远也不可能像故事里的神怪那样回到瓶子里了。
        可是我又意识到“我还活着呢!我还活着!而我竟经历了涅磐了。而假如我能找到涅磐,又还活着,那么世上任何人都有可能找到涅磐。我幻想一个充满美丽、和平、怜悯和关爱的世界,只要人们愿意,自觉的走出左脑,就能达至此境。我又想,这样一次经历是多么难得的一次机会,它是一次难得的中风经历,它给予了我以睿智的眼光看待我们的生活,并鼓励我尽快得以康复。
        两周后,医生从我的大脑里取出一块凝固的血块,足有一个高尔夫球那么大,那东西正好是从我大脑里控制语言功能的地方割出来的。(指着屏幕上的照片)那是我和我的母亲,她是我生命中的天使。后来,我经过8年时间才完全康复过来。
        那么我们究竟是谁?我们是宇宙间的生命,我们都有灵活的躯体以及两个各司其职的认知中心。我们都有能力去选择,这一刻我们要成为什么,以及如何去在这个地球上活下去。此刻,我可以进入我的右脑,从而实现与大家的血气相通——我们都是这个世界上的生命。我是由50万亿个分子组成的一个活的生命体。又或者我可以走进我的左脑,我就变成一个单独的个体,不再与周围的世界发生联系,不再与大家发生联系。我就是吉尔•泰勒博士,我是知识分子,还是神经解剖学家。这些就是我体内的“我们”。
        你想怎么选?你会怎么选?在什么时候?我深信,只要我们花更多时间去关心右脑,去寻找那片内在的宁静,将会为这个世界带来更多的和平,我们的地球也将变得更平和。而我认为,这也算是一个值得传播开去的想法。

 

【关闭窗口】
[儒] 更多...
· 陈寅恪:中国近三百年来…
· 让生命破壳而出:迟到的…
· 毛泽东和蒋介石都是王阳…
· 更改自己命运的奇人-袁…
· 《孝经》
· “国学”能否成为当代中…
· 康有为致力于将孔子的儒…
· 孔子、孟子与儒家的社会…
· 儒家思想精髓
· 杜维明:以比较思想史为…
· 缘起性空与孟子性善论
· 儒家智慧一:仁义,征服…
· 国学启迪:朝三暮四中的…
· 儒家修身:君子洗心 退…
· 《国学六法》:儒道互补…
· 向庄子借智慧:庄周梦蝶
· 孔子思想中的旅游文化:…
· 朱子治家格言:老成持重…
· 儒学的当代使命及其复兴…
· 浅析儒家管理思想对学校…
· 儒释道,互补与心态和合
· 北大中文系,一百年留下…
· 《中庸》管见
· 温总理引用诗文:士不可…
· 《国学论坛》印象:跟随…
· 儒学研讨会:“国学热”…
· 国学: 儒学的佛学化与…
· 儒教与中国商业文化
· 优秀企业家应可称儒商
· 儒家管理智慧 在于整体…
· 儒学与人生
· 中国文化中的儒教问题:…
· 良知与人性的净化
· “格物”新诠
· 少读鲁迅 多读《论语…
· 儒学与中国之命运
· 孔子对道的理解
· 孟子"道性善"
· 从《论语》中看孔子的政…
· 浅析“对话范式”视域中…
· 论以理杀人
· 儒家关于“意志无力”问…
· 热爱妈妈---母爱牵引…
· 从儒家心性学看人文精神
· 论儒家道统及宋代理学的…
· 荀子学术批评解读
· 开放的儒学与重建主体性…
· “格物”新诠
· 《易》学与国学
· 《管子》中的教育思想
· 尴尬的"孔子":"子见…
· 先秦儒学的本体论根基
· 中国哲学:情识论
· 人,走路:关于“道”的…
· 儒学复兴是必然
· 孔子之“忠”
· “以德報怨”還是“以直…
· 论儒学与哲学的关系
· 中华大生命:生命与仁爱
· 多元化的儒学面向
· 当代中国的儒家精神
· 儒的起源
· 大陆当代儒学巡礼
· 现代儒家对“西学东渐”…
· 论儒学与现代性问题
· 孔子仁学思想中的节欲观…
· 论孟子的人生精神
· 思孟学派的由来
· 关于人性与人类前途的几…
· 儒家自省思想管窥
· “自然视界”与意义世界
· 宋儒不排释氏论
· 牟宗三西方哲学“三系论”
· 论儒学与哲学的关系
· 孟子正义论
· 论中国传统慎独思想的现…
· 《中庸》主旨是独立
· 《论语·学而篇》的内在…
· “中和”之思:历史脉络…
· 《论语·学而篇》的内在…
· 宋儒对自然知识的重视与…
· 《论语·学而篇》的内在…
· 生活儒学:关于“实践”…
· 陆九渊“六经注我”的生…
· 先秦儒学“欲情知”关系…
· 戴震的理欲之辨及其批判…
· 先秦儒家民本思想探微
· 论王阳明的“理欲之辨”…
· 当代海外新儒学的“三统…
· 儒学的现代意义(二)
· 儒学的现代意义(一)
· 论良知的呈现
· 思想史“前沿”背后的伤…
· 仁者无敌:孟子的人生哲学
· 当代海外新儒学的“三统…
· 思想史研究和新仁学方向
· 论良知的呈现
· 当代中国的儒家精神
· 思想史“前沿”背后的伤…
· “格物”与“致知”
· 新儒家:人类学本体论哲…
· 当代中国的儒家精神
· 现象学视野中的儒学
· 先秦儒家文献中的“命”
· 论王阳明“致良知”的儒…
· 儒道互补的美学功能
· 当代新儒家“公众知识分…
· “禅而不传”的理论追踪
· 论孔子的世界观及其教育…
· 试析孔子德性幸福的三种…
· 谈礼的内在论与外在论
· 儒家人文思想在加强大学…
· 试谈戴震之“生生之仁”
· 浅论明清浙东学术对儒家…
· 论孔子的死亡意识与终极…
· 关于孔子语言哲学思想探微
· 浅论敦煌儒家文献的分类
· 当代新儒家对儒学宗教性…
· 儒家心学的奠基问题
· 郭店楚简与战国早期儒学
· 民主政治与儒学传统
· 儒学的生存论视域——读…
· 何为儒家之道
· 孔子法律思想的哲学思考
· 《论语》:一部“外传性…
· 儒学:自由主义与社群主…
· 理学实践的失败和清学的…
· 儒学的式微:一个历史的…
· 佛教与儒家
· 儒学与现代社会
· 儒学:自由主义与社群主…
· 尊严、境界与德性——儒…
· 孔子道德思想批判
· 论儒家神学的二次重建
· 孔子的思想体系
· 佛教饮食观【图】
· 儒家文化自觉精神——以…
· 孟子“学问之道”的三条…
· 何为儒家之道
· 颜回与“颜氏之儒”探微
· 什么是儒学(二)?
· 明儒王龙溪的一念工夫论
· 儒家文化发生的双重机制…
· 传统与道统——儒家文化…
· 儒家文化与中国历史
· 世界“文明冲突”中的儒…
· 儒家.法家.墨家.道家…
· 请问儒家思想和墨家思想…
· 管理原则-法家儒家墨家…
· 诸子百家---儒家
名家观点精髓 更多...
· 关于责任心、责任感的深…
· 南无灵歌(心心心歌)
· 文明拯救:各民族文脉的…
· 华为魂殇
· 白岩松:人过四十,这时…
· 英语高考到了该取消的时…
· 不得不探寻的“人类最大…
· 本届政府之运与命理学智慧
· 【名家观点】20个字告…
· 林语堂:为什么现代教育…
· 冯友兰:我的读书经验
· 当人工智能让人类失业,…
· 未来终极成功的关键 —…
· 逆天了!西医史上最牛医…
· 从马斯洛人性需求论看未…
· 俞敏洪:中国教育存在深…
· 此生绝不能不读的一本书…
· 周鸿祎:未来卖货的概念…
· 大数据思维的十大原理
· 习近平新政特点:铁腕改…
· 顺丰王卫:人的成就和本…
· 雷军:小米如此快速成长…
· 中国破局,大智慧是根本
· 马云200亿美金的危机
· 互联网金融的本质与未来
· 韦尔奇已死,乔布斯正生…
· 一个未来最能超越华为与…
· 张朝阳的自我救赎解读(…
· 中国怎么了?
· 一出国就爱国
· 京东大学总监马成功:京…
· 震惊:30年1000多…
· 亲历哈佛:大学精神应是…
· 京东上市前,雷军柳传志…
· 吴晓波:把世界交给80后
· 放弃KPI,谷歌用什么…
· 顿悟大智慧:“逻辑思维…
· 习近平解读五:变革管理…
· 62亿控股文化中国,马…
· 习近平解读四:习近平将…
· 习近平解读二:习近平的…
· 习近平解读三:本届政府…
· 习近平解读一:习近平的…
· 马云:“我开始害怕微信…
· 《顿悟》著作出版的意义
· 哈佛的理念、体制与中国…
· 银行系电商进行时
· 抗拒真相的人
· 大银行们,设立打阿里指…
· 未来的大脑化趋势与现代…
· 虚位以待-商业帝国没有…
· 2013年最危险的10…
· 聚合模式:电商如何摧毁…
· 谷歌是如何为员工制造幸…
· 马云再讲溢价故事:千亿…
· 华为反击“基因决定论”…
· 周鸿祎欲“捧杀”小米 …
· 腾讯刘胜义:大数据化运…
· 逆境来临,看马云们的辩白
· 稻盛和夫:思维方式决定…
· 乔布斯的“现实扭曲力场…
· 严介和与他的“三大财团”
· 蒋锡培:用智慧敲开命运…
· 柳传志:民企要学会“吃…
· 郎咸平:谁是通货膨胀的…
· 李嘉诚:成为华人首富的…
· 聚焦周逵:一个红杉中国…
· 李东生:要超越日本企业…
· 陈一舟:再收购玩大的
· 刘石:阿玛尼背后的价值…
· 郎咸平:摇号后买车为什…
· 陈九霖:企业家精神是一…
· 华为人才激励机制
· 寒冬悟道者马云:阿里巴…
· 华为经营理念值得中国企…
· 施永青:水桶理论与企业…
· 3Q大战烽烟再起 腾讯…
· 电子商务背后大鳄:腾讯…
· 柳传志、李东生、刘永好…
· 苏泊尔挥师绍兴 金融危…
· 史玉柱:一个创业过来人…
· 郎咸平:请给我们一个“…
· 郎咸平:请给我们一个“…
· 杨澜:生活是一道选择题
· 云计算,微软CIO的大…
· 张兰:中国餐饮界的霸气…
· 杨澜创业故事:人生需要…
· 万科新掌门:做了王石不…
· 【专访】苏泊尔总裁:S…
· 李光耀如何做“甩手”掌…
· 李开复:创业的五个建议…
· 中国企业如何收购世界品…
· 小肥羊:涮出火锅中的沃…
· 蒋黔贵在2011全国企…
· 王文京:用友正向基于云…
· 高群耀:职业经理人的生…
· 黄鸣:做企业要有大胸怀
· 成思危:以信息技术促发…
· 柳传志:联想26年的四…
· 伍尔特集团的成功之道
· 张朝阳:旗下搜狗进行战…
· 王育琨:家族企业如何进…
· 格拉汉姆:硅谷的创业导师
· 易车网董事长兼CEO李…
· 池向东:企业文化建树中…
· 前卓越网CEO王树彤:…
· 海尔集团与霍尼韦尔全球…
· 俞敏洪:不要看轻自己
· 丁学良:财富使用需要智…
· 李彦宏:天天琢磨如何抓…
· 乔布斯:折磨顾客才是王…
· 【CEO来信】柳传志:…
· 马云:亲爱的,你必须学…
· CEO风投新宠:“消费…
· 2010,网络硝烟为何…
· 看名企如何警惕人才“沉…
· 年终经济观察:中国经济…
· 周小川:典型"池子"是…
· 李书福以全球应对全球:…
· 雅士高夫董事长陈彦斌:…
· 曹欣羊:一直奋斗在“哲…
· 董西利:宝剑锋从磨砺出…
· 格局与破格
· 娃哈哈掌门人宗庆后成大…
· 格兰仕董事长梁庆德:专…
· 韩寒创业启示录:慢公司…
· 咸郎平:中国经济复苏和…
· 【CEO来信】潘石屹:…
· 飞利浦柯慈雷:柔性转型
· 王俊洲:扛起新国美运营…
· 纸业富婆张茵:不被股票…
· 万钢:从留德博士到科技…
· 海信CEO于淑珉详解海…
· 站在微软搜索背后的技术…
· 格兰仕董事长梁庆德:专…
· 马克斯韦尔:真正的领导…
· 刘宗利:12年狂赚22亿
· 骆家辉白手起家:我为华…
· 李小加转身港交所的传奇…
· 沃尔沃布局在华新战略:…
· 巴菲特:拥有太多会反受…
· 国美内斗触动民企现代化…
· 雷永军:黄光裕背后第一…
· 王传福:抱着敢创新敢实…
· 邹节明:IPO新鲜人赶考
· 李书福:一个“疯子”的…
· 张志祥:充满梦想的钢铁…
· 当李嘉诚在给我们发名片
· 马云:员工表现不好,老…
· 唐骏谈成功: 喜欢你身…
· 张近东:苏宁刚刚进入青…
· 史玉柱:从赌徒变身企业家
· 快乐和成功的秘密
· 通用CEO:管理工作如…
· 领袖的“杠杆心态”
· 沃尔玛的生意经
· 低处比高处着眼更重要
· 习近平令人期待的两大财富
· 郎咸平:2010防止制…
· 乔布斯"奇迹":美国式…
· IBM报告指中国CEO…
· 从草原上走出来的商界传…
· 从温总理的“高技术是买…
· 企业要在竞争性领域做大…
· 解读国学精髓
· 王岐山问道 4位诺奖得…
· 长江商学院院长寄语
· 中国古代商人秘而不宣的…
· 《李开复:从心选择的智…
· 严介和:危机成就境界
· 李开复成长中的十句格言…
· 丰田的七不该
· 李书福的最后等待:吉利…
· 娃哈哈非常可乐的“武林…
· 专访王传福:在世界推广…
· 马秀慧:靠自主创新抵御…
· 厉以宁:房价太高了 确…
· 刘仰:转基因专家功德无…
· 郭美芬:价格虽下滑 比…
· 马超英:谋求与中国联通…
· 侯自强:推动TD发展只…
· 牟立:TD芯片和终端产…
· 肖良勇:恶性竞争导致产…
· 冯映夺:移动宽带是杀手…
· 美国式生存:丰田给我们…
· 中国研发环境改善吸引海…
· 黄东涛:三十年河东、三…
· 孔健祥林:日本人看中国…
· 摩罗:让四书五经重回中…
· 刘仰:中国要增强自信需…
· 殷谦:事不过“三”之“…
· 易中天《品三国》与企业…
· 牛根生:天变人变模式变
· 逆缘是修心的良药
· 胡星斗:中国问题学
· 黄维仁:如何终止”病态…
· 李孟潮:释梦——从弗洛…
· 张国栋:解读北大纵横品…
· 证严法师:心中那朵清净…
· 殷谦:八仙之一铁拐李留…
· 蔡国庆---喜悦,在时…
· l国学大师冯友兰回眸学…
· 陈子元:科学传薪人
· 吴言生:生活禅的思想渊源
· 亿万富豪真实的生活和价…
· 牛根生:哈佛大学演讲五…
· 中国粮油:还有多少机会…
· 曾仕强:分层授权的不良…
· 吴立民:论祖师禅
· 任继愈:抱憾的“大师”
· 我和中国佛学研究
· 白岩松:慈善让我离幸福…
· 李连杰:只有爱可以征服…
· 麦肯锡们如何在中国走下…
· 回归国学之源---用“…
· 一场培训引发的“地震”
· 谁能成为中国的“麦肯锡…
· 林中鹏:中医与企业文化
· 李敬泽:中国精神的关键…
· 爱因斯坦的遗嘱
· 盖茨的十条“金玉良言”
· 王永庆与“瘦鹅理论”
· 纪晓岚看「知道分子」
· 王学襄:“孝道”衰减是…
· 中国第一女国学大师叶曼…
· 毛泽东“几月不知肉滋味…
· 兼收并蓄 融汇贯通 自…
· “新经济”之我见
· 是谁阻止了日本人说“不”
· 借来的火点不亮自己的心灵
· 郎咸平:投资环境恶化导…
· 记两弹元勋朱光亚:从不…
· 朱清时建议:取消重点中…
· 庄巧生:这辈子总要做点…
· 中华文化的劣根和茫然
· 谋杀中国经济的文化魔咒
· 老牛对布莱尔说:让布什…
· 有感于首富李嘉诚的几句…
· 院士何祚庥:“周老虎事…
· 专访周炳琨院士:从制度…
· 丘成桐素描
· 上报国家 下辅黎庶――…
· 成功企业家的“第三只眼…
· 农民企业家目标世界50…
· 柳传志在沃顿全球校友论…
· 世界品牌就是消费者听得…
· 用信息化再造世界级海尔
· 李东生——鹰的重生
· 世界500强对话四川企…
· 何享健:带四十不惑的美…
· 王佩辉:西行“取经”
· 柳传志:老帅的斗志
· 李福祚:积跬步,至千里
· 宋林:一个践行华润理念…
· 联想拥抱三十年未有之变局
· 柳氏商道
· 宋林:志存高远 追求卓越
· 过冬,冬泳,基业长青
· 中国企业成长的力量在哪…
· 张瑞敏:用人要疑 疑人…
· 五粮液董事长斥茅台酒保…
· 美的集团董事长何享健
· 对话张瑞敏:从“适者生…
· 管理就是要以心交心 谨…
· 大腕云集 世界500强…
· 纵论全球经济一体化与企…
· 小平浪平---生年不满…
· 丰田喜一郎:模仿比创造…
· 沃尔玛企业文化透析
· 秦大河:全球变暖绝非杞…
· 朱兆良:拓宽思路 保障…
· 日本著名企业家稻盛和夫…
· 世界白手起家的企业家的…
· 与大师对话,中国企业家…
· 经济起飞了,中国何时领…
· 韩国人的无耻映射出的是…
· 流波关于北方旱灾问答录
· 科学家称四年内将找到另…
· 中外企业家:社会责任不…
· 世界500强企业最看中…
· 谈家桢——中国遗传学奠…
· 萨拉-伊-马丁:收入分…
· 永不退缩的林肯总统
· 周俊:生物学领域中传统…
· 中粮老总谈十进世界50…
· 岡部敬一郎:我们的目光…
· ·深圳弘法寺“弘法之旅…
· 李践:成功需要知行合一
· 领袖应具备七种根性与能力
· 李嘉诚侃谈管理艺术
· 牛根生:在责任面前,我…
· 郭广昌:民营企业的争取
· 李东生:各利益方能在改…
· 柳传志:坚决要求"下海"
· 刘永好:连万元户都不敢想
· 郎咸平:四万亿救市与藏…
· 郎咸平:天下宁波帮
· 郎咸平:巴菲特不相信神话
· 任正非语录
· 曾仕强:为什么人伦要讲…
· 任正非:铁军的领袖自古…
· 周永亮:执行力对企业战…
· 周坤:中国企业存在的具…
· 黄鸣:“从众”是从商大忌
[中医] 更多...
· 人类绝症、顽疾治愈的根…
· 名中医的救命歌
· 这是一场百年大骗局,太…
· 美国华裔科学家谈免疫系…
· 112岁老中医临终前揭…
· 甲午年春分至小满时令养…
· 权威中医教你清扫五脏六…
· 企业高管癌症发病率上升…
· 春节养生小贴士 健康过…
· 真正益智健脑的“高手”
· 谈温度、六气的养生
· 这样来判断你是否要补肾
· 菊花茶不可随便加冰糖
· 生姜和土豆的妙用
· 素食可提高智慧
· 每日10元中药能治点什…
· 十大最经典抗衰老中药
· 别让春寒冻了你的4大要穴
· 学中医 我有“四小经典”
· 从耳朵了解您内脏健康程度
· 只要处理的方法正确,治…
· 老年朋友的“盖中盖”药膳
· 女人必学的五大“养血法”
· 看日本养生家推出的“养…
· 百合清新脱俗 食用非凡品
· 上火怎么办 中医帮你灭火
· 诸多妇科疾病 如何食疗…
· 鼻子不通气 揪揪后脖
· 咳嗽“寒包火”治疗重四点
· 春来温阳益寿延年宜食粥
· 七论:中医消亡 中药不…
· 程艳:养生先养德
· 疗效不好?检查下煎药方法
· 天人相应 立春养生备要
· 冬季进补最佳剂型 膏方
· 男人保肝护肾 需要什么…
· 教你冬日养生 从日常小…
· 腊八节煮粥 依个人体质…
· 服药病不同 温度分三等
· 巧妇作炊 营养高粱饭
· 中医大论战的两大误区
· 补气首选佳品黄芪药膳
· 天人相应 小寒话养生
· 名老中医教你自治各种疼痛
· 经方治危急症 剂量是关键
· 荐一本好书:步入中医之门
· 常揉“四区”利健康
· 警惕 西洋参别和茶搭伴
· 用中药 强化您的“免疫…
· 揭秘上古李时珍的救命良药
· 七论:中医消亡 中药不存
· 辨病求阴阳 正气的5不同
· 从道法术器看如何学中医…
· 冬季润燥不能错过的十水果
· 中医按摩娇嫩婴儿鼻炎
· 中医食疗 五个回合拿下…
· 十全大补丸可以治疗多少…
· 中医用药防毒性“针对”你
· 小儿娇嫩 用药也要“和…
· 红茶养生 养胃消炎过秋冬
· 早晚爱洗头 邪气入侵要…
· 养生也要讲“个性”
· 4种药膳让你摆脱骨灰级…
· 脚气问题 中西医各有绝招
· 秋季养肺 最便宜实用的…
· 古老松静功主治十大常见病
· 章子怡的四款中医嫩肤靓汤
· 我心中的中医药
· 中医的渊源和对中医学发…
· 中国人的九种体质及其调养
· 秋季进补8大误区
· 中药“调心”有优势
· 健康与命运
· 中医穴位推拿治疗亚健康
· 补肝益肾话杜仲
· 史上最强中医养生药膳全…
· 道教哲学与中医学的发展
· 中医补“气”药大观
· 熬夜人士最佳补救措施
· 女人防腰痛 做好这六点
· 五谷杂粮 最健康六大吃法
· 中医专家 与你谈“姜”
· 想降血压 调理饮食最重要
· 中医六大神奇点穴急救大法
· 欠下睡眠“债” 食疗来补
· 中医望发知五脏健康
· 白居易的养生诗
· 经典:补气养血小偏方
· 面瘫四年不愈怎么办
· 入夏养生 先要“养心”
· 专访中里巴人:养生与年…
· 捏脊巧治儿童脾胃病
· 药材煲汤 注意成份火候
· 7位明星推荐的7款好中药
· 夏季气虚汗多 党参乌鸡…
· 问中医几度秋凉(41-…
· 问中医几度秋凉(31-…
· 问中医几度秋凉(三十)
· 问中医几度秋凉(二十九)
· 问中医几度秋凉(二十八)
· 问中医几度秋凉(二十七)
· 问中医几度秋凉(二十六…
· 问中医几度秋凉(二十五…
· 问中医几度秋凉(二十四…
· 问中医几度秋凉(二十三…
· 问中医几度秋凉(二十二…
· 问中医几度秋凉(二十一…
· 问中医几度秋凉(二十)
· 救命饮食
· 问中医几度秋凉(十九)
· 问中医几度秋凉(十八)
· 问中医几度秋凉(十七)
· 问中医几度秋凉(十六)
· 问中医几度秋凉(十五)
· 问中医几度秋凉(十四)
· 问中医几度秋凉(十三)
· 问中医几度秋凉(十二)
· 问中医几度秋凉(十一)
· 问中医几度秋凉(十)
· 问中医几度秋凉(九)
· 问中医几度秋凉(八)
· 问中医几度秋凉(七)
· 问中医几度秋凉(六)
· 问中医几度秋凉(五)
· “虚”男必知的秘密食谱
· 吃好主食养生效果胜补药
· 连载:问中医几度秋凉(…
· 连载:问中医几度秋凉(…
· 连载:问中医几度秋凉(…
· 连载:问中医几度秋凉(…
· 女皇御用“养颜秘方”
· 脾胃不和 用对中成药
· “木曰曲直”与中医学对…
· 带宝宝看中医 提前一天…
· 中国人体质的5大发现
· 牙齿牙龈病变 与五脏有关
· 十全大补汤 防病益气又…
· 感冒三阶段 最有用食疗
· 冬天进补 虚不受补怎么办
· 中医教你冬季暖身攻略
· 一天十颗枣,一辈子不显老
· 神化与物化--中医与西…
· 耳穴保健奇效 最关键找…
· 补血美容 明星都喝四物汤
· 山药熟地药膳 5种人很…
· 量身定做:应对女人6种…
· 头晕不要只会“补血”
· 灵芝怎样吃 治疗效果最…
· 秋冬养生 泡脚泡出你的…
· 当夏 中医给您制定菜单…
· 如何确认自己身上的经络…
· 偏头痛 巧用中成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