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把世界交给80后
日期:2014-5-29 16:51:26| 作者: | 来源 :转载 | 阅读: 1267次

本文为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2014年5月27日在明道大会上发表的题为“把世界交给80后”的主题演讲,干货很多,CEO来信分享给各位。


大家好,你们对我好一点,我首先要感谢许巍,他允许我在这么一个商业科技的大会上来讲那么一个不靠谱的话题。其实我也不太愿意讲这句话,因为我是60后,觉得这个世界还挺好的,但是也不得不讲,因为时间到了,讲完了,吃吃饭。

我记得我读大学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其中有一句话我记得很深,马克在战壕里对另外一个人讲,我们这一代人是否比上一代人更值得信任。一代人重要的使命就是把上一代人干掉,只是干掉的方式不一样而已。我大学毕业的时候分配到一家全国最大的一家通讯社,里面有两位我的前辈,一位是离休干部,一位是50年左右的人,我上班第一天领导就给了我一个热水瓶,上班的时候,你到传达室,每个人排队,拿自己的水瓶上去写稿采访,下班的时候再把水瓶拎下来。所以我觉得不能这么过,记得工作没几年就买了一台电脑,电脑这个事在整个大院里面就变成特别大的新闻。我们的单位特别好,他分配你所有的东西,除了你老婆以外,然后买台电脑回去,当时我输入的是中文之星输入,我那两个前辈跟我讲说,单位什么都发给你,你干吗还要用电脑呢?后来他们知道了,因为我有了电脑,我写的更快,赚的钱就多,还可以保存很多东西。后来我买了商品房,他们又疯了,单位分你房子了,你还买另外一个房子,你要包二奶吗。

我们知道,中国从1978年到今天改革开放36年,我们可以问自己一个问题,36年我们国家最幸运的一代人是哪一代人?我仔细算了一下是1962-1975年出生的人。为什么说这一代人是最幸运的呢?第一,我们这一代人没有遭遇过饥荒。到了70年代中期以前,中国是允许人口出生的,1976年中国开始计划生育。中国正式把计划生育变成一个基本国策,我以前到农村支教过,我眼看过六个月大的妇女,几个干部拉她去医院引产。

第二,我们是接受了完整的高等教育。1962年以前出生的,他的小学、中学、大学都是不完整的。

第三,我们享受了所有的转型福利。中国从1980年代进入转型社会,我们享受过国家分配给你的房子,也享受过商品房的福利,也享受过创业的机会,所以我们享受过所有转型的经历。

有一年我碰到胡润,我让他算一下,中国排名一千名的富豪平均年龄是多少?80%是1962-1975年的那波人,里面属兔子最多的是1963年出生的。这一波人是当今全世界所有国家里面,拥有财富最多的一群人,而且是最年轻的一群人,我们跟美国比,要年轻10岁左右,跟日本比年轻12岁左右,就是中国拥有年轻富豪最多的一波人。这波人在再造中国过程中,发动了互联网的奇迹,各位,你们未来的使命就是把他们干掉。像马云、张朝阳是最大年纪的,是1964年出生的。特别有意思的是这波人创办互联网基本上都是发生在1998年二季度到1999年四季度的18个月时间,这个时间段是中国互联网的一个奇迹时刻,全部在这个时间窗口,所以他们发动了互联网。

讲了那么多获利者,接下来我觉得世界开始出现大的变化,在发生哪些变化呢?第一,创业的人开始改变了。我有一次到淘宝去调研,淘宝研究院跟我讲,淘宝这些中小企业主(卖家),大概是600-800万之间,这波人当中85%以上是80后。中国现在个体工商户有3600万,每年创业的企业大概在2500万以下,就是年营业额在500万以下的微小企业,那100%是80后,所以80后成为了创业最主要的人群。那么谁在消费?绝大多数都是80后。所以80后不但成为创业的主力,同时成为了消费的主力。谁在流动?我有一次碰到华住,其中旗下汉庭酒店,去年汉庭酒店一年客流量72%是80后,那意味着在全中国一线城市旅游、游玩的人大部分是80后。那么谁在创新?我们很多商业模式,生活模式,甚至我们的语言。

所以整个世界的基本盘在发生大的变化,过去20多年里,中国的商业世界,老百姓的消费模型,创业模型,消费模型,甚至思维方式都是由1962-1975年这批人所决定的。因为我们创造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是由我们的价值观所构成的。但是当消费、流通、创业的人群不同的时候,原来的商业模式都会颠覆掉。

50后、60后他们最大的恐惧是什么?他们跟你们不是一伙的。未来5-10年里中国整个商业界会被彻底颠覆掉,那些老同志可以洗洗睡觉去了。

接着我们来看,在80后、90后世界里,商业逻辑有哪些在发生改变?第一,一切商业都将互联网化。这是一个特别厉害的一件事情,我是做传统出版业,20多年一直在写书的人。我发现最麻烦的是什么,中国60后、50后的80%以上会用电子书,连获取图书的渠道都不见了。

所谓商业的互联网化,我认为由两部分构成。第一,企业将重新构建跟消费者之间的关系。第二,企业会利用互联网工具改造企业内部的流程。像明道所提供的工具,就是企业内部的一个互联网化。它是一个内外的完全互联网改造。如果这两个改造不完成的话,传统的制造业和传统的服务业都会覆灭掉。我认为在未来五年左右,传统制造业,50%的制造会破产。

我最近在浙江和江苏调研,他们最近在做强制性的产业淘汰,高劳动力成本,高污染的中小型企业最近大规模的倒闭。有一个官员跟我讲,最近航空卫星拍下来,拍到江苏省和浙江省有些县像被原子弹炸过一样,全部的厂房被拔掉,造成很多人失业,但是我认为阵痛是好的。剩下来的是那些有科技含量的,善待员工的,提供未来商品的企业才能应该生存下来。

在这个淘汰过程中,信息化革命给到我们很大的福利,不会利用这些工具的企业都将离开这些舞台。

第二个,一切品牌都将人格化。这要感谢乔布斯同学,所谓品牌人格化,将近由消费品时代进入到粉丝时代。中国1984年的时候,有一批人创业,王石、张瑞敏、柳传志等等,这批人他们第一次重视了消费者,1984年张瑞敏在工厂里面把一批不合格的产品砸掉了,是说未来离开这个工厂的产品必须是合格的产品,次品是不能出厂的。再此之前,中国的不合格商品是可以出厂的,当时是有正品柜台和次品柜台的。但是张瑞敏砸冰箱之后,消费者建立了正品的文化思想。但是在今天已经不行了,现在大家要的不是一个标准件。

前两天我去首都机场,我从过道拎着箱子经过的时候,旁边经过了一个非常大的广告屏幕,是一个手机广告屏,打扮一个像外星人的女人拿着手机,当我又走过一个手机广告屏的时候,我走过去就在想,如果这两个品牌的LOGO互换一下,我们能搞得清楚谁是谁吗?我们是不知道的。

今天我们能够容忍产品是有缺陷的,我们希望你这个企业经营这个产品,能够越来越好,所以“消费者是上帝”这个概念到现在是不存在的。这个消费者是谁呢?应该是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的朋友。所以这些品牌可能未来都会被淘汰掉。

第三个,一切消费都将娱乐化,我是一个很早就开始写专栏的人,最开始给报纸写,后来给杂志写,后来给新闻门户写专栏,结果我服务过的这些报纸、杂志、门户都差不多死掉了,这是让我挺悲哀的一件事情。所以我想了好久,应该怎么办呢?这个月我开了一个自媒体,我要用微信来写。我的作品,我只会写非常严肃的财经作品,然后我要做一个视频,我那个团队全部是85后,他给我们提建议说:吴老师,你的视频肯定没人看?他们就在我们财经频道里面加了一个很丑陋的东西,我一边在讲非常严肃的宏观经济的事,他在旁边吐槽。然后给我一个约束说,所有的吐槽都不能更改的,所以大家以后看到的吐槽都是未经我授权的。

其实中国很多企业家不会讲冷笑话,所以我说,不会讲冷笑话的企业家一定是没有未来的企业家。

第四个,一切流行都将城乡一体化。我在很多年里面研究过中国的快速消费品和耐度消费品。第一个,你先付钱?还是我先付钱?因为中国人是没有信用习惯的。第二个,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疆域太大,所以传统的最牛逼的企业是我从上海1块钱生产的水拉到拉萨去卖,还能赚到钱,就是中国最赚钱的企业,这个人就是宗庆后。

你为了形成这样的信用模式和物流模式,首先你要建立3-6级左右的经销商的利益共同体,第二个,你要在全国各地建立你的分销仓储,建立物流体系,配销体系才能完成。往往一个企业要把产品卖到全中国,首先在北上广深打广告,在7-10个大中型城市寻找经销商,五六年以后进入三级市场,十年以后大概全国铺完。

美国最牛逼的两家企业可口可乐和宝洁用了二十年时间才做到。但是今天有了互联网之后,哪怕是定西,他可以第一时间和上海的小朋友一起知道,耐克在哪一天发布了限量版的球鞋,然后通过虚拟支付就可以获得这双鞋。今年宝洁大幅度的裁员,这是宝洁进入中国三十年从未见过的事情。

在互联网前提下,整个物流和信用支付状况发生了彻底变化,所有消费有可能城乡一体化,各位这是一个巨大的福音。我如果出一本书,通过新华书店,能卖到100万就了不起了。但是在未来互联网和电子化的状况下,很可能未来有1000万到5000万的人愿意看我的书,哪怕他支付1块钱,5毛钱,我也能迅速成为一个大富翁。

最后跟大家谈一谈,各位跟我有什么区别?世界很快就要交付到各位手上了,我还有两句话跟大家讲。你跟我们有什么不同呢?我觉得有一些还是不同的。第一,我希望各位比我们这一代人更相信常识。我们50后、60后这一代人相信奇迹。在过去二十年里面,中国人曾经有过三个人,在他31周岁的时候成为了中国的首富:黄光裕、陈天桥、丁磊。我有一个同龄人,他跟我讲:每天晚上六点钟的时候,我盘腿架在床上,我在想,我已经31岁了,为什么还没有成为中国首富?所以我们这一代人比较相信奇迹,比较相信一些非常特殊的方式。所以我希望各位能够跟我们不一样,因为中国到今天,大家不幸的是,中国现在整个经济成长已经进入到7%的环节,而在我们像各位这个年龄,中国经济增长是超过10%。所以中国已经到了中速成长的层级,中国中产阶级大概1.2亿人,所以开始相信常识的时代出现了。

第二点,我希望各位更能相信自己,我们50后、60后、70后还相信组织,还相信国家,还相信那些民军。同志们,我现在才知道了,这些都是不可靠的。没有一个组织是可靠的,没有一个政党是可靠的,没有一个组织者是可靠的,没有一个演讲者是可靠的,所以我们要相信自己。

第三,我们要更相信民主。我女儿是90后,我跟她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呢?在少年时期,我从幼儿园到小学到中学到大学,我的班长都是班主任分配的。但我女儿那一波目前他从幼儿园、小学到高中,所有的班长、班干部都是选举产生的,这是一个特别大的区别。他会选举他们的班长,成年以后就会选举公共组织的领导人。

我女儿有一天要入共青团,她说:爸爸,她让我写入团申请书。我说:你知道什么是共青团呢?她说:不知道。你信仰共青团吗?她说:不信仰。那你为什么要入团呢。

因为从小有了这样一些民族的基因在里面,所以我想各位这一代人,更要相信民主,相信自由,相信这个世界上的确存在普世价值。中国特色存在的前提一定不是跟全球的普世价值进行抵抗,而是融合。怎么能够跟全球一起和谐的进步,是我们这一代人需要解决的问题,而这个问题不是专制能够解决的,哪只有一条路可以解决,那就是民主。

第四点,你们这一代人比我们更懂得享受。创业很苦,无论是拍电影、写作、办企业都是非人的生活,但是一个人走向成功,如果牺牲生活作为代价,我跟各位讲,是不值得的。

前两天参加一个论坛,一个60后的朋友跟我在一起,他是全国最大旅游酒店的董事长,他说:我是一个特别敬业的人,我的工作,成就都是通过勤奋努力获得的。在过去20年里面,每年大年三十儿都是跟公司员工一起过的。一个女人为你生儿子生女儿,结果二十年的大年三十儿都没有陪她渡过,那你的成功是不值得的。

有一年我去美国跟一个企业家朋友过海关,他是1964年生人,那把企业卖掉获得20多个亿。前面有一个美国人,带着一个三岁的小孩给海关官员看。我那个朋友突然掉眼泪,他说:我已经不记得那么大的时候,我女儿和儿子长得什么样子了。所以各位大年三十儿还是要跟自己的亲人度过,如果你有小孩,看着他一起长大,那个快乐和你获得荣誉和财富的快乐同样重要,或者说更加重要。

最后分享给大家一句话:各位这一代人是否比我们这一代人更值得信任。我的演讲完了,谢谢大家。

以下为现场互动问答:

观众:晓波同志在文化当中最像企业家的,企业家当中又是最有文化的,大体是这样的。我想问一下,你刚才讲到未来不会讲冷笑话的企业家,不是很好的企业家,其实你现在也开始做转变,包括微信号也允许粉丝吐槽。

我想问一个问题,过去你改变了很多,将来还会做一些改变,从更长远的时间来看,你身上哪一些是不打算改的?

吴晓波:谢谢,我在想,其实我们这一批人是硬盘式的人物,真正不能改变的还是写作的本身。到现在我一个礼拜文字的专栏,包括现在开始努力每周做一个视频,我在做的还是一个严肃的,非虚构的财经写作,直到大家不愿意读我书的时候,我就不会死皮赖脸的写作了,我会到岛上当一个原民。谢谢你,给我这么一个表达的机会。

观众:吴老师,您好,刚才听了您的讲座非常受益,也非常受启发。我们有一个困惑,我们是80后,我是做创业服务的,是公益服务。在看到很多项目都会面临同一个问题,因为很多都是TMT的项目,他们会面临既有BAT大头的打压,后面又有很多创业新秀的复制和追赶,所以很多创业者都有这样的困惑,因为互联网只有老大、老二,基本上没有老三、老四的份额。所以他们困惑是这条路到底有没有希望?

吴晓波:我对创业是这么理解的,第一,大部分的创业都是以失败而告终的,99%的创业都是以创业而告终的,所以失败是一个必然现象,所有幸存者都是侥幸的。

你讲到BAT,BAT确实成为现在互联网的寡头力量。在过去两年里面,当整个互联网应用由PC端转向于手机端以后,其实寡头对流量控制的能力不是在减弱,而是在加大。那么接下来这些年轻人,有没有机会去瓦解这样的寡头势力?第一个办法是建立一个新的互联网秩序。第二个是发明新的互联网的技术创新。而且现在平台所赚的钱超乎我们的想象。

前两天我看到阿里巴巴的财报,一家做平台的企业,去年年净利润是44%,在你们上面卖商品的几百万家淘宝,80%是不赚钱的。这是什么意思呢?一个国家的统治者赚了很多钱,而你的子民却不赚钱。

在真正做商品的这些人,能不能在未来互联网革命中分到一杯羹,这是大家要认真思考的一个问题。到今天为止,互联网仍然是一个不公平的世界,但是它是一个自由的世界,谢谢。

来源:东方企业家 作者:吴晓波

【关闭窗口】
前培训业动态 更多...
· 末法时期如何识得老师的…
· 课外培训你怎么看?
· 慕课教育适应第三次工业…
· 陈安之的悲情与刘一秒的…
· 【值得国人深思】失控的…
· 唤醒中国人的意识,不再…
· 刘一秒为什么是精神病毒?
· 王志纲为刘一秒重塑了什…
· 中国教育是中国最大的假…
· 让培训回归本质——十问…
· 京城现天价培训疑似传销
· 你还在被“陈安之”们忽…
· 身心灵修培训调查:开办…
· 洗脑还是补课
· 一个思八达"鸡血班"毕…
· 翟鸿燊更出名了
· 俨然人类导师的刘一秒
· 管理培训越来越像演唱会
· 企业职业管理的九大专业…
· 管理实战融通——企业经…
· 《创新思维与理性决策》…
· 《人本管理与企业智慧》…
· 《易经》与企业管理变革
· 《国学智慧与领导力成就…
· 《国学智慧与创新营销》…
· 诊断式管理—问题的深度…
· 大坤思维"企业管理智慧…
· 商道与企业生命管理系统
· 儒家文化精髓与企业经营…
· 现代办公及家居风水问题…
· 《领导力和打造高绩效团…
· 《赢在思维力+执行力》…
· 《业绩突破——创新营销》
总裁研修·国学 更多...
· 企业新时代转型理念融通…
· 《毛泽东思想精髓与国学…
· 《国学之无为智慧与企业…
· 《如何帮助孩子成就高效…
· 国学智慧与领导力成就
· 国学思想精髓融通与企业…
· 国学思想精髓融通与企业…
· 中国首届现代禅悟与企业…
· 企业职业管理的九大专业…
· 《道家经典与修心修为》…
· 《国学智慧与创新营销》…
· 责任、奉献、事业与智慧…
· 明商道,会禅机
· 道家思想与企业战略决策
· 老子道德经与企业管理
· 佛法智慧与企业管理智慧
· 实战型企业创新管理总裁…
· 儒家思想精髓与企业经营…
· 《易经》与企业管理变革
· 复旦大学高级工商管理研…
· 清华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高…
· 清华大学中国矿业经理高…
· 总裁超级管控模式-企业…
· 生命型企业与五行管理
· "禅、道与智慧人生"讲…
· 卓越领导力的提升
· 北京大学国学智慧与人文…
· 清华大学卓越女性领导力…
名师特别推荐 更多...
· 名师特别推荐
[儒] 更多...
· 陈寅恪:中国近三百年来…
· 让生命破壳而出:迟到的…
· 毛泽东和蒋介石都是王阳…
· 更改自己命运的奇人-袁…
· 《孝经》
· “国学”能否成为当代中…
· 康有为致力于将孔子的儒…
· 孔子、孟子与儒家的社会…
· 儒家思想精髓
· 杜维明:以比较思想史为…
· 缘起性空与孟子性善论
· 儒家智慧一:仁义,征服…
· 国学启迪:朝三暮四中的…
· 儒家修身:君子洗心 退…
· 《国学六法》:儒道互补…
· 向庄子借智慧:庄周梦蝶
· 孔子思想中的旅游文化:…
· 朱子治家格言:老成持重…
· 儒学的当代使命及其复兴…
· 浅析儒家管理思想对学校…
· 儒释道,互补与心态和合
· 北大中文系,一百年留下…
· 《中庸》管见
· 温总理引用诗文:士不可…
· 《国学论坛》印象:跟随…
· 儒学研讨会:“国学热”…
· 国学: 儒学的佛学化与…
· 儒教与中国商业文化
· 优秀企业家应可称儒商
· 儒家管理智慧 在于整体…
· 儒学与人生
· 中国文化中的儒教问题:…
· 良知与人性的净化
· “格物”新诠
· 少读鲁迅 多读《论语…
· 儒学与中国之命运
· 孔子对道的理解
· 孟子"道性善"
· 从《论语》中看孔子的政…
· 浅析“对话范式”视域中…
· 论以理杀人
· 儒家关于“意志无力”问…
· 热爱妈妈---母爱牵引…
· 从儒家心性学看人文精神
· 论儒家道统及宋代理学的…
· 荀子学术批评解读
· 开放的儒学与重建主体性…
· “格物”新诠
· 《易》学与国学
· 《管子》中的教育思想
· 尴尬的"孔子":"子见…
· 先秦儒学的本体论根基
· 中国哲学:情识论
· 人,走路:关于“道”的…
· 儒学复兴是必然
· 孔子之“忠”
· “以德報怨”還是“以直…
· 论儒学与哲学的关系
· 中华大生命:生命与仁爱
· 多元化的儒学面向
· 当代中国的儒家精神
· 儒的起源
· 大陆当代儒学巡礼
· 现代儒家对“西学东渐”…
· 论儒学与现代性问题
· 孔子仁学思想中的节欲观…
· 论孟子的人生精神
· 思孟学派的由来
· 关于人性与人类前途的几…
· 儒家自省思想管窥
· “自然视界”与意义世界
· 宋儒不排释氏论
· 牟宗三西方哲学“三系论”
· 论儒学与哲学的关系
· 孟子正义论
· 论中国传统慎独思想的现…
· 《中庸》主旨是独立
· 《论语·学而篇》的内在…
· “中和”之思:历史脉络…
· 《论语·学而篇》的内在…
· 宋儒对自然知识的重视与…
· 《论语·学而篇》的内在…
· 生活儒学:关于“实践”…
· 陆九渊“六经注我”的生…
· 先秦儒学“欲情知”关系…
· 戴震的理欲之辨及其批判…
· 先秦儒家民本思想探微
· 论王阳明的“理欲之辨”…
· 当代海外新儒学的“三统…
· 儒学的现代意义(二)
· 儒学的现代意义(一)
· 论良知的呈现
· 思想史“前沿”背后的伤…
· 仁者无敌:孟子的人生哲学
· 当代海外新儒学的“三统…
· 思想史研究和新仁学方向
· 论良知的呈现
· 当代中国的儒家精神
· 思想史“前沿”背后的伤…
· “格物”与“致知”
· 新儒家:人类学本体论哲…
· 当代中国的儒家精神
· 现象学视野中的儒学
· 先秦儒家文献中的“命”
· 论王阳明“致良知”的儒…
· 儒道互补的美学功能
· 当代新儒家“公众知识分…
· “禅而不传”的理论追踪
· 论孔子的世界观及其教育…
· 试析孔子德性幸福的三种…
· 谈礼的内在论与外在论
· 儒家人文思想在加强大学…
· 试谈戴震之“生生之仁”
· 浅论明清浙东学术对儒家…
· 论孔子的死亡意识与终极…
· 关于孔子语言哲学思想探微
· 浅论敦煌儒家文献的分类
· 当代新儒家对儒学宗教性…
· 儒家心学的奠基问题
· 郭店楚简与战国早期儒学
· 民主政治与儒学传统
· 儒学的生存论视域——读…
· 何为儒家之道
· 孔子法律思想的哲学思考
· 《论语》:一部“外传性…
· 儒学:自由主义与社群主…
· 理学实践的失败和清学的…
· 儒学的式微:一个历史的…
· 佛教与儒家
· 儒学与现代社会
· 儒学:自由主义与社群主…
· 尊严、境界与德性——儒…
· 孔子道德思想批判
· 论儒家神学的二次重建
· 孔子的思想体系
· 佛教饮食观【图】
· 儒家文化自觉精神——以…
· 孟子“学问之道”的三条…
· 何为儒家之道
· 颜回与“颜氏之儒”探微
· 什么是儒学(二)?
· 明儒王龙溪的一念工夫论
· 儒家文化发生的双重机制…
· 传统与道统——儒家文化…
· 儒家文化与中国历史
· 世界“文明冲突”中的儒…
· 儒家.法家.墨家.道家…
· 请问儒家思想和墨家思想…
· 管理原则-法家儒家墨家…
· 诸子百家---儒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