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道教学研究的反思
日期:2008-12-12 11:36:40| 作者:不详 | 来源 :论文天下网 | 阅读: 2920次
  以近代学术观念把道教作为研究的对象是发生在二十世纪初的事情,它与至今为学人推崇的学术大师如章太炎、王国维、陈寅恪、刘师培、陈垣、汤用彤、胡适、梁启超、冯友兰等密切相关。在这些深为学人敬重的大师们中间,很明显可以发现对道教具有不同的认识,或基本肯定,或基本否定,或某些方面肯定某些方面否定,分歧颇明显。造成这种差别的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是在知识结构与心态上。从肯定的一方,可以举陈寅恪为代表;从否定的一方,可举梁启超为代表;游移于中间者可举冯友兰为代表。分析这三种道教观,不仅有趣,而且启人深思。
  梁启超、陈寅恪曾同为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导师,同是著名的历史学家,但是梁启超的道教观却与陈寅恪有着天壤之别。梁启超如是言:
  就中国原有的宗教讲,先秦没有宗教,后来只有道教,又很无聊。道教是一面抄袭老子、庄子的教理,一面采佛教的形式及其皮毛,凑合起来的。做中国史,把道教叙述上去,可以说是大羞耻。他们所做的事,对于民族毫无利益;而且以左道惑众,扰乱治安,历代不绝。讲中国宗教,若拿道教做代表,我实在很不愿意。但道教虽然很丑,做中国宗教通史又不能不叙述。他于中国社会既无多大关系,于中国国民心理又无多大影响,我们不过据事直书,略微讲讲就够了[1](p.304)。
  道教无聊、很丑是梁启超对道教的第一定位,其无聊是因为道教无文化上的创造性,浅薄的巫术泛滥成灾,教理上抄老庄,形式上抄佛教的皮毛。就价值判断而言,对民族毫无利益,就个人情感而言,把道教列入中国史的研究是大羞耻。别的不说,以梁启超对中国典籍的熟悉,断不至有道教“于中国社会既无多大关系,于中国国民心理又无多大影响”的判断。其实他在说这番高论的时候,本身是自相矛盾的,前面说道教“以左道惑众,扰乱治安,历代不绝”,而又说道教对中国社会无多大关系,于中国国民心理无多大影响。我们不知道历代扰乱治安的道教,是通过什么手段将大众吸纳进去,为什么道教能吸引大众,参加到对王朝统治不满的抗争中的。相反,倒是道教对社会大众深有影响,才有能力“历代不绝”地成为抗拒王朝统治黑暗的重要力量。因此,梁启超对道教的判断不是在知识上完全缺乏了解,而是在价值观与情感上的拒斥态度决定的。梁启超论述的背景,正是当时科学主义已在中国思想界占有绝对优势的“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梁启超不愿拿道教作为中国宗教的代表,终究还是无可奈何地承认道教是宗教,只不过不是他心目中理想的宗教。像梁启超这种极端的意见,虽然不能说表达了中国学人的全部见解,但主流的观念应该离此不远。
  一大批游学海外的学人中,陈寅恪对道教的好感或理智态度,可以说反映了中国当时思想界、学术界的又一倾向。陈寅恪在对冯友兰《中国哲学史》所作审查报告及其它作品中,则提出了这样的见解:
  中国儒家虽称格物致知,然其所殚精致意者,实仅人与人之关系。而道家则研究人与物之关系。故吾国之医药学术之发达出于道教之贡献为多。其中固有怪诞不经之说,而尚能注意人与物之关系,较之佛教,实为近于常识人情之宗教。然则道教之所以为中国自造之宗教,而与自印度所输入之佛教终有区别者,或即在此等处也[2](p.181)。
  其真能于思想史上自成系统,有所创获者,必须一方面吸收输入外来之学说,一方面不忘本来民族之地位。此二种相反而适相成之态度,乃道教之真精神,新儒家之旧途径,而二千年吾民族与他民族思想接触史之所昭示者也[3](p.512)。六朝以后之道教,包罗至广,演变至繁,不似儒教之偏重政治社会制度,故思想上尤易融贯吸收。凡新儒家之学说,几无不有道教,或与道教有关之佛教为之先导[3](p.511)。
  在这几段简短的论述中,陈寅恪从儒释道思想建构的不同方向,对其得失高下进行了十分中肯的评价。一方面道家、道教不像儒家那样,较为局限于人与人关系的考察,注重人与自然的关系,要比儒学具有更大的包容性,因而在思想上易于吸收;另一方面又不像佛教那样背亲出家,不近人情,更符合人性的需要。因其追求长生不死肉体成仙,由此才与医学等建立密切的联系,在中国社会生活中,广泛发挥影响。正因为这样先天的优势,才使道教能够在六朝以来,既坚持民族本位文化,又努力吸收输入的外来文化,自成系统,不断为民族文化的成长,做出自己的贡献。陈寅恪高度评价道教的这一开放态度,誉之为“道教之真精神,新儒家之旧途径”。
  造成陈寅恪、梁启超这种大相径庭的认识原因,主要在于对待传统文化的立足点不同。陈寅恪强调,“凡著中国古代哲学史者,其对于古人之学说,应具了解之同情,方可下笔。盖古人著书立说,皆有所为而发。故其所处之环境,所受之背景,非完全明了,则其学说不易评论,而古代哲学家去今数千年,其时代之真相,极难推知。吾人今日可依据之材料,仅为当时所遗存最小之一部,欲藉此残余断片,以窥测其全部结构,必须备艺术家欣赏古代绘画雕刻之眼光及精神,然后古人立说之用意及对象,始可以真了解。所谓真了解者,必神游冥想,与立说之古人,处于同一境界,而对于其持论所以不得不如是之苦心孤诣,表一种之同情,始能批评其学说之是非得失,而无隔阂肤廓之论”[4](p.507)。以艺术欣赏的眼光和精神,来体会古代哲学立说的用意和认识的出发点,缩小因时空关系造成的差距,最终达到与古人同一境界,只有这样才能对古代思想真正有所了解。梁启超显然没有以同情了解的态度,面对道教,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可怕的是,这种研究古代哲学家思想应具有的基本态度与方法,陈寅恪早在半个世纪以前已强调过的东西,在今天也没能很好地贯彻到学术研究中。
  正因为各位学术兴趣不同的学人在学养及知识构成上存在的差别,得出各自不同的结论,当在情理之中。鲁迅有名言,中国的根柢全在道教,从此考虑,一切问题迎刃而解[5](p.18)。鲁迅对道教无专门研究,是以一种直觉得出中国的根柢全在道教的判断。当陈寅恪高度称赞冯友兰《中国哲学史》的成就时,也指出了冯著《中国哲学史》对道教思想无所著墨的缺憾。晚年的冯友兰则对此做出了一个消极的回应,“道教不是中国哲学史的对象,而是中国科学史的对象,当然也是中国宗教史的对象”[6](第九卷,p.576)。虽然他承认某种宗教的教义同时也是一种哲学,但冯友兰不承认道教是中国哲学史的对象,这比梁启超要客观许多。同一个冯友兰,还有对道教另一评价,抗战时期他曾告诉李约瑟,道教可能是世界上唯一不反对科学的神秘主义体系。这句话给李约瑟留下了深刻印象,将之纳入到《中国科学技术史》中。冯友兰承认道教自有宗教上的价值,同时也有科学上的价值,可是他从无阅读道典的动机,中国哲学史的对象被严格地限定在狭小的空间,不肯步越雷池一步。虽然他是十分博雅的大哲学家,但与梁启超一样,对道教的知识相当贫乏。
  任何一位专业的道教学研究者都明白,百年的中国道教学研究走过了一条曲线,可分为三个时期:即“五四”前后至建国初期,这可以称之为初建时期,这一时期道教学研究的精深成果,奠定了中国道教学研究的基础,有力地回应了世界各国的道教学研究;十年动乱是道教学研究的中绝时期,道教学研究同其它许多学科一样,经受了重创甚至是接近取缔的命运;改革开放以来的复苏重振。本文的论述重点在第一阶段,对第三阶段将结合海外的道教学研究进行概要性介绍,以期展现现代道教学研究的发展趋势。主要的成果,可从以下作品得到反映:
  沈曾植(1851———1922),《海日楼札丛》(读书札记),1947年钱仲联整理,辽宁教育出版社,1998年再版。
  陈垣(1880———1971),《南宋初河北新道教考》,1962年,中华书局。《道家金石略》,1988年,文物出版社。
  刘师培(1884———1920),《读道藏记》(论文),《国粹学报》,1911年。
  陈寅恪(1890———1969),《天师道与海滨地域之关系》等(论文),发表于1934年。
  胡适(1891———1962),《陶弘景的真诰考》(论文),1933年发表,后收入《胡适论学近著》。
  许地山(1893———1941),《道教史》上册,1934年,商务印书馆。《道教、因明及其它》(论文集),1994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
  汤用彤(1893———1964),《读太平经书所见》等(论文),1935年发表,后收入《汤用彤学术论著集》。
  蒙文通(1894———1968),《道德经义疏》等(辑校),国立四川省立图书馆,1946年。《道教史琐谈》等(论文),《中国哲学》第四辑,1980年。
  翁独健(1906———1986),《道藏子目引得》,哈佛燕京引得处,1935年。
  王明(1911———1992),《周易参同契考证》等(论文),《国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十九本,1947年。后收入《道家和道教思想研究》。《太平经合校》,中华书局,1960年。《抱朴子内篇校释》,中华书局,1980年。《无能子校注》,中华书局,1981年。
  陈国符(1912———),《道藏源流考》,1949年,中华书局。《道藏源流续考》,1983年,明文书局。《中国外丹黄白法考》,1997年,上海古籍出版社。
  以上基本涵盖了民国时期至八十年代之前的道教研究的成绩,从中可以看到,当时学者们的倾向,一是以陈寅恪、汤用彤、许地山为代表的立足于文化比较观念的研究方法,以陈垣、刘师培、陈国符为代表的历史考证的方法,以蒙文通为代表的典籍辑佚校勘的方法。这些学者除王明专精于道教的研究之外,余者都有广泛的学术兴趣,取得了多方面的学术成就。如汤用彤不仅取得佛教史研究的划时代贡献,他对魏晋玄学的研究至今依然无人能够超越。陈国符的《道藏源流考》立论精审,自问世即广受推崇,包括其续作《道藏源流续考》,也是如此。然而他留学德国时,化学才是他的真正专业。这使他对道教的研究横跨了科学史方面与道教史方面两大主题,并且都做出了划时代的贡献。
  是中国学者还是外国学者最早开始近现代道教研究,在专业人士中还有不同意见。但说真正阅藏,并有所发明的,不能不提到沈曾植的《海日楼札丛》。沈氏札记纪年最晚为己未(1919),此距其谢世不过三年,则沈辛亥(1911)谋复辟于海上,自谢世其间所作固无疑问。可以说,沈曾植是开创道教学研究的代表之一。《札丛》(卷六)五十余条中,有四十多条所载为道教事,卷一、二、三、四等又有二十余条可归于道家道教类,涉及众多经典、人物、史事,如此集中地直面道藏对道教进行研究,在当时的学者中,凤毛麟角。试举“道家年号”一例,以作说明。“道家年号,自赤明、延康、龙汉而外,见于洞元《本行经》者,有土皇,在赤明以后;有上元,西方皓灵黄老君生年也;有开光,中天玉宝元灵元老君生年也。见于洞真《九真经》者,有混皇,中央黄老君生年也。见于洞真《青要》、《紫霞》、《金根》众经者,有中皇,青要帝君生年也。见于洞真《七十四方变化经》者,有太虚元年,南极长生司命生年也”(《太上混元真录》川字号,太上以上皇元年丁卯下为周师、到无极元年癸丑、去周西度云云)[7](p.213)。标点多误,今照录。对沈曾植的学术成就,王国维有这样的评价,“至于综览百家,旁及二氏,一以治经史之法治之,则又为自来学者所未及”[8](p.584)。不论沈曾植其它方面,仅就其对道教的研究,确实为“自来学者所未及”。法国的安娜·塞德尔(中文名石秀娜)在《西方道教研究史》中,有一位对道藏的宗教内容感兴趣的学者的读书笔记,迟至于1911年方才问世的介绍[9](p.12),这一位中国学者,应当就是沈曾植。
【关闭窗口】
[释] 更多...
· 千万不要轻易说别人的缺…
· 佛家文化、禅文化的核心…
· 自我是如何显露业性和运…
· 【识是指证悟吗?】20…
· 李嘉诚:学佛让我成为华…
· 网友在大悲寺的真实体会…
· 邪说举隅:邪师索达吉为…
· 【没有福德的人,很难遇…
· 何谓法喜充满?
· 南怀谨:情欲越淡层次越高
· 南怀瑾辞世经过及舍利子
· 南师荼毗由宗性大和尚举…
· 那一天我拜見了南太師父…
· 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虹…
· 资深藏密人士阿旺仁者曝…
· 一个藏密喇嘛教居士的困…
· 我亲眼所见的西藏及真实…
· 南怀瑾谈遗骨舍利
· 南怀瑾:学佛人易犯的毛病
· 关于菩萨的几件事
· 成佛的必然修为过程与成…
· 科学家证实佛门咒语有神…
· 一个狐仙的真实故事
· 高僧观因缘:现代作家已…
· 虚云和尚与白狐的传奇因缘
· 毛主席谈佛教禅宗
· 略说佛难的成因与对治
· 星云禅师:禅意的人生、…
· 六祖慧能档案的相关研究
· 佛家特别强调对心性的修炼
· 看话头法
· 静观始知安心难
· 人生永远如登山
· 阿难七梦预示未来佛法
· 皈依的心路——金庸与池…
· 净空法师:學佛就是學做…
· 用什么心态来诵经
· 不杀生,怎样请走蚊虫
· 游览寺庙的四大禁忌
· 菩萨是什么
· 良知与人性的净化
· 大悲咒的由来
· 佛对世界和人的看法
· 佛教养生智慧带给我们哪…
· 66岁老人被北大录取为…
· 六十六条经典禅语
· 禅师的兰花
· 净空法师:如何才能功夫…
· 你是正信佛教徒吗--圣…
· 佛教八识
· 佛教与哲学
· 发愿的重要性
· 暮鼓晨钟醒世人
· 生活处处是修行
· 佛陀教育与心灵健康
· 修行是调整心态而不是挑…
· 佛教称谓漫谈
· 佛理故事:小和尚扫树叶
· 学佛之理想与目的
· 惜福又有智慧的事
· 佛陀的沉默:佛陀不回答…
· 济公活佛圣训
· 从一朵花里看六度的精神
· 放生十大功德
· 佛教“圣树”菩提树
· 源于佛教的成语
· 中国历史上最有佛缘的七…
· 关照无常 放下执着 感…
· 仁波切的眼泪
· 如何使人相信三世因果?
· 关于“末法时期”
· 佛经谈有十二种药能治人…
· 佛教八识
· 谈谈怎样学佛经
· 素食可提高智慧
· 论禅宗与念佛
· 师父开示“无一法可得”
· 师父开示学佛不能着相
· 学佛之八难
· 谭嗣同与佛教
· 作为阐释学的“生活儒学”
· 佛教,人生与文学
· 佛教中哪些特殊魅力吸引…
· 佛教为何传入中国
· 高僧的智慧
· 佛教的业力因果说
· 禅弊
· 布施的四种障碍及其对治法
· 学佛女众的几种不如法的…
· 慈悲没有敌人,智慧不起…
· 论多元信仰对人间佛教的…
· 佛法在人间
· 佛教的手势
· 爱面子的禅师
· 人生是一次次的顿悟
· 智慧与烦恼
· 龙树菩萨的故事
· 佛教的情感观---贤空…
· 大师在禅的心里走来
· 智者大师论成佛与做人
· 合掌 靠近圣贤 靠近佛祖
· 师父的智慧 顺其自然
· 退步原来是向前
· 你的烦恼来自于你放不下
· 不同宗教的健康观
· 读出《金刚经》的真谛
· 智慧与烦恼
· 人心之禅理
· 法门寺十大世界之最
· 菩萨的生活
· 一心三观与三谛圆融
· 乘愿再来怎么解释
· 佛教徒的饮食观:不吃荤…
· 佛教的危机
· 师父开示:未来的灾难
· 佛教格言集锦
· 佛家布施是什么意思
· 信仰佛教必须吃素吗
· 什么是有为法与无为法
· 什么是人无我与法无我
· 何谓明心见性
· 什么是因与果,各有哪些…
· 嘉木样:佛教三大语系在…
· 关照无常 放下执着 感…
· 略论佛教本体哲学
· 解密十一世班禅的生活与…
· 淡定面对尘世 一种成熟…
· 佛教的伦理思想与现代社会
· “美式佛教”初现峥嵘 …
· 开悟的最大障碍
· 走向世界的中国佛教教育
· 传媒大亨与佛教宗师对话
· 中阴身之寿命
· 每种生物都与人类同等完美
· 为何在初八“放生”?
· 宗教让人敬畏 佛法让人…
· 佛教的三重社会责任
· 佛教道德与人生解脱
· 试解弘一大师临终绝笔之…
· 唐代思想家柳宗元的“礼…
· 王梵志诗的“八难”和“…
· 《百丈清规》初探
· 佛为什么要度众生?
· 佛家养生百字诀
· 佛教饮食观
· 在家学佛方便谈
· 和尚为什么都要剃光头、…
· 忏悔业障的方法和要点
· 论布施
· 忏悔业障的方法和要点
· 佛与花的因缘
· 佛教与企业文化有共通点?
· 慈悲带来丰足自在
· 漫话弥勒佛
· 从灾难中看见佛法
· 佛教丛林制度的由来
· 略说百法明门论宗旨
· 禅悟成功:从性格看命运
现代禅学问题... 更多...
· 五庄观孙悟空偷吃人生果…
· 黄风怪之难预示了怎样的…
· 唐僧取经第一难为什么总…
· 乌巢禅师为什么传唐僧的…
· 唐僧黑风山之难喻示了什…
· 第十四回孙行者为什么必…
· 八戒的兵器喻示了什么修…
· 沙僧的兵器喻示了什么修…
· 孙悟空神通广大,为什么…
· 孙悟空一个筋斗云为什么…
· 孙悟空头上的金箍究竟是…
· 《西游记》很多处为什么…
· 唐僧、白龙马为什么没有…
· 关于南师论眼神经摩擦发…
· 关于南师论“没踪迹处莫…
· 关于南师论精气神与之疑论
· 孙悟空的金箍棒演绎了什…
· 唐僧四个弟子的收服次第…
· 齐天大圣为什么逃不出如…
· 齐天大圣那么大本事为什…
· 如来佛祖与玉帝哪个更大?
· 白龙马为什么代表生命修…
· 什么法船才能度过流沙河…
· 猪八戒为什么代表生命修…
· 五位取经者的五行属性是…
· 孙行者的师傅究竟属于哪…
· 孙猴子拜师究竟悟到了什…
· 沙和尚为什么代表生命修…
· 孙猴子求道历程预示了什…
· 孙猴子为什么代表生命修…
· 唐三藏为什么代表生命修…
· 《西游记》究竟隐藏了什…
· 《西游记》作者究竟是谁?
· 密宗法相应的法众与法地…
· 末法辨证:当前密宗各类…
· 关于南老禅宗机锋与学禅…
· 因缘的人生智慧
· 当代修行人与八相成道
· 见性后修的是什么
· 修行的四个阶段
· 学佛做人应在自己身上下…
· 守住真心胜过修所有的法…
· 今晚讲的才是无上大法
· 大放光明后怎么修
· 体内能量唤醒后有什么表…
· 修行究竟修的是什么
· 如何把灵明不昧修出来
· 只有跟佛比才能看清自己
· 学佛容易做人难
· 学佛必须看清自己的起心…
· 如何对治昏沉散乱
· 佛法靠实证不是靠猜测想…
· 如何打开自己的心量
· 一心不乱做事就是修行
· 自我反省就是修道
· 老人能否修炼成功
· 修行的几个重要问题
· 修法与修道的区别
· 如何与万物同一体
· 化身与八个意识层次
· 如何正确的念佛
· 有没有男女双修
· 走出闭关中的境界
· 十二生肖的原理
· 什么是了了分明之境
· 关于善知识
· 如何念佛----净土的…
· 什么是一心不乱
· 如何激活能量
· 瑜伽七节健身操
· 如何音念六字大明咒
· 有为法与无为法的用功方…
· 修道与观想
· 心物一元,化身是怎么来…
· 禅净密三者的关系
· 信仰是学佛的根本
· 念佛的种子如何种入八识…
· 如何参话头,关于夜睹明…
· 谈谈说是道非
· 静坐中出现自发功的原因
· 学佛的人就是不一样
· 如何见道修道证道
· 什么叫正知正见
· 如何做到有念无住
· 修行人必须学会管住自己
· 当代修行人与八相成道
· 大智无非善护念
· 明心见性与证果三者的区别
· 学佛要有自己的佛学思想
· 丛林中的规矩
· 顺其自然与无我
· 学佛要有自己的佛学思想
· 怎样正确的住定
· 《坛经》与禅宗
· 打七的意义
· 关于南师论蚯蚓两段时心…
· 修身与论六祖
· 历世炼心即是福慧双修
· 降伏其心----修身与…
· 降伏其心----观香的…
· 万行法师法语
· 万行法师答疑
· 现在还没有缘分得到传承…
· 圣严法师:一定要看破红…
· 初心修悟法要
· 禅修就学调身心
· 怎样持经修定——印光大…
· 為甚麼要學佛和學佛有甚…
· 听佛论心
· 佛是具有无所不能的神力…
· 关于学禅
· 摆脱常识的纠缠
· 禅可以变化气质、转凡成圣
· 关于南师论乾坤息宇宙毁…
· 禅修的目的、方法及所能…
· 禅七的缘由
· 略论禅宗的证悟之道
· 禪与现代生活
· 不懂禅文化,就没法谈中…
· 生活中的禅学
· 现代禅学中的顿悟
· 参禅指月
· 现代禅修要诀
· 弗洛伊德思想与佛教瑜伽…
· 什麼是「禪」?
· 契道之法
· 爱惜和爱护的区别处
· 如何处理家庭危机
· 怎样做一个居士
· 什么是证悟空性的智慧呢?
· 我们的心灵为何不能纯净?
· 智悲答疑(圆融篇)
· 多读经书,增长智慧
· 心的解脱
· 什么是证悟空性的智慧呢?
· 悟道路上的十种歧途
· 用一颗欢喜的心来对待生活
· 禅悟的境界
· 禅悟学为什么注重"研"…
· 关于南师论释迦佛修无想…
· 坐禅入门之三密相应
· 参禅的先决条件
· 忏而不悔等于零
· 学佛须有实修的功夫
· 虚云参禅法要
· 宋永明寿禅师关于是否开…
· 健康是修道之本
· 如何入佛境界---净空…
· 初入佛门应读的几部经
· 三福與六和
· 关于对佛教的误解
· 听佛祖讲爱情真谛
· 为什么不把吃植物当作“…
· 佛教的八苦是哪八苦
· 佛教的袈裟为什么不是用…
· 加持的功用是真的吗?
· 佛教的大乘和小乘有什么…
· 佛教里如来,佛,菩萨,…
· 佛教的“六和敬”是什么…
· “青灯古佛”过时了吗?
· 何谓“八福田”?
· 最珍贵的东西是免费的
· 佛像中为什么经常出现植…
· 为什么会“好心没好报”?
· 用什么心态来诵经
· 佛教何以要分宗?分几宗…
· 佛教徒应以怎样的态度来…
· 佛教中的“波罗蜜”是什…
· 佛为什么要度众生?
· 佛教的三界是哪三界?
· 学佛的目的及修持的方法
· 什么是菩提心?
· 随缘——随的什么缘
· 口头禅算佛家的哪一种禅
· 如何净化感情生活--星…
· 何谓“八福田”?
· 如何同时成为一位修行者…
· 星云大师关于素食的十个…
· “佛渡有缘人”是什么意…
· 佛教相信在劫难逃之说吗?
· “平常心”是指什么
· 灵魂是否存在--慧 律
· 本焕老和尚:参禅有什么…
· 成功需要多少年
· 如何听经
· 智慧问答
· 什么是罪,什么是业?
· 什么是忏悔!
· 彬县大佛的右手无名指为…
· 佛教是如何在泰国流行起…
· 禅定何以对养生有重要作…
· 禅宗问答录
· 如何在禅定时对待念头
· 什么是三智
· 佛像上的“卐”字符号,…
· 守戒还是舍戒?
· 如何消除魔障
· 和尚为何敲木鱼
· 怎样去结缘
· 当前“禅学热”现象形成…
· 佛学中的人生奥秘
· 何谓佛
· 为什么要打坐?
· 日本人为何钟爱寒山寺和…
· 怎样看待财富
· 学佛是难还是易
· 禅可不可言说?
· 从灾难中看见佛法
· 为什么要放生?
· 为什么说公案不可解 但…
· 在读书中感悟什么是佛
· 学佛是否是对人生的逃避
· 如何才能做到不嫉妒别人
· 智慧是怎么开的
· 真佛什么样子
· 和尚吃素为什么还那么强壮
· 沙和尚为何戴九颗骷髅项链
· 达真堪布开示:把心专注…
· 口头禅算佛家的哪一种禅
· 放下——哪里是绿洲?何…
· 宣化上人语录(摘录10…
· 人间般若-道在哪里?
· 怎样才是彻底信佛
· 密宗的三密指什么
· 坐禅只需三日满
· 如何理解众生皆有佛性
· 何谓“以心印心”?
· 什么是忏悔!
· 关于“未成就的人不能讲…
· 神秘的力量是幻还是真
· 五戒的基本内容是什么
· 如何寻找主人公-明心见…
· 观音菩萨手中的净瓶与柳…
· 佛教所言“唯心”与哲学…
· 万行上师开示(二)
· 万行上师开示(一)
· 禅茶:水温够茶自香
· 疑心与疑情
· 佛为什么要度众生?
· 进寺庙应注意的礼仪
· 疑心与疑情
· 智慧不是信仰
· 出家与回家
· 爱为何物
· 禅修的要领
· 死亡与往生的区别
· 宣化上人说法:什么是邪师
· 破学佛执迷论
· 智者大师论成佛与做人
· 修禅问答
· 关于打坐中的一些问题
· 为什么大家修行这么久了…
· 万行上师开示录(二)
· 万行上师开示录(一)
· 现代人如何修行
· 如何排除禅悟之障
· 为什么要提倡安祥禅?
· 关于怨气的问题
· 什么是悟?为什么要悟?
· 什么是禅坐
· 什么是禅?”
· 文字禅、看话禅、默照禅…
· 关于宋代文字禅的几个问题
· “不由经教”与“由教悟…
· 从慧能禅学看禅宗的内在…
· 禅定的身心效应
· 胡适之中国禅学的方法
· 禅学的定义
新闻动态 更多...
· 热点探讨:未来最可能超…
· 《癌症患者扶正祛病七天…
· 关于“超级财富倍增系统…
· 关于融通智慧学学会“公…
· 《顿悟》总裁高级研修班…
· 《国学精髓与智慧筑基》…
· 教育部明年将设“国学”…
· 《未来语文》系列讲座纲…
· 最全面、最系统、最实用…
· 《现代禅脉、续佛心灯顿…
· 第十期“顿悟大智慧沙龙…
· 【孩子心智脑力禅修班】…
· 【孩子心智脑力禅修班】…
· 顿悟大智慧沙龙”《融通…
· 现代禅悟学研修中心“顿…
· “顿悟大智慧沙龙”融通…
· 《融通智慧型讲师培训公…
· 人教版《中国传统文化教…
· 明年高校将增"国学"本…
· 问道明月山——禅宗祖庭…
· 亚太卫视人物专访:刘硕…
· 法喜老师最新著作《顿悟…
· 文明拯救:各民族文脉的…
· 刘硕斌老师《西游记修真…
· 刘硕斌老师智慧学著作《…
· 《顿悟》目录
· 亚健康下生命高危病症对…
· 刘硕斌老师为清华大学、…
· 刘硕斌老师清华大学研究…
· 刘硕斌老师名仕领袖学院…
· 刘硕斌老师工作室专职助…
· 刘硕斌老师南宁公开课圆…
· 刘硕斌老师六月上旬课程…
· 深圳现代禅悟学研修中心…
· 刘硕斌老师海航集团第二…
· 心智慧命——孩子大福报…
· 刘硕斌老师吉利汽车授课…
· 刘硕斌老师中国脑库授课…
· 刘硕斌老师西南财经大学…
· 刘硕斌老师江门移动授课…
· 刘硕斌老师海航集团授课…
· 刘硕斌老师“名仕领袖学…
· 刘硕斌老师“沈飞集…
· 刘硕斌老师为人民大学武…
· 刘硕斌老师为厅局级干部…
· 刘硕斌老师2012年授…
· 2012年3月刘硕斌老…
· 春节期间刘硕斌老师仍为…
· 刘硕斌老师2011年1…
· 刘硕斌老师2011年1…
· 刘硕斌老师为广东移动客…
· 刘硕斌老师为山东移动授课
· 刘硕斌老师为广州天创鞋…
· 刘硕斌老师为驰宏锌锗上…
· 刘硕斌老师为工行技术干…
· 刘硕斌老师再次为内蒙移…
· 刘老师为青岛易邦生物授课
· 刘硕斌老师2011年1…
· 刘硕斌老师2011年9…
· 刘硕斌老师为中粮集团授课
· 刘硕斌老师为建设银行技…
· 刘硕斌老师为中国银行授课
· 刘硕斌老师为中国电力投…
· 泉州电信《赢在思维力与…
· 汕尾电厂《禅悟、压力释…
· 宁波银行《创新思维》课程
· 江西电力高级干部培训《…
· 漳州清华总裁班《儒家思…
· 南京供电《变革管理》培训
· 解决问题——专家实战咨…
· 《企业医道——企业大智…
· 法喜老师为EMBA学员…
· 法喜老师为广东移动讲授…
· 法喜老师为中烟讲授《儒…
· 法喜老师最新专著《企业…
· 法喜老师为泰康保险讲授…
· 法喜老师讲授《从儒佛道…
· 网民对中国渔政310火…
· 我渔政船捍卫主权险遭日…
· 《融通之道——从知识、…
· ·刘硕斌老师为中国质量…
· ·法喜老师为海航集团高…
· ·刘硕斌老师为电力总工…
· ·刘硕斌老师讲授《国学…
· ·刘硕斌老师为中国银行…
· ·刘硕斌老师为肇庆电信…
· ·刘硕斌老师将讲授《国…
· ·法喜老师为中国移动讲…
· ·刘硕斌老师应邀讲授易…
· ·法喜老师将为国家干部…
· ·刘硕斌老师将为海航航…
· ·刘硕斌老师为总裁班讲…
· ·浙江供电局邀请刘硕斌…
· ·刘硕斌老师为供电公司…
· ·刘硕斌老师将为国家建…
· ·刘硕斌老师即将主讲秦…
· ·刘硕斌老师为中大集团…
· ·刘硕斌老师应邀给国税…
· ·刘硕斌老师应邀给海航…
· ·《企业医道--企业大…
· ·法喜老师应日立电梯集…
· ·刘硕斌老师应邀给四川…
· ·刘硕斌老师应邀为鄂尔…
· ·诚聘讲师助理
· ·法喜老师应邀长春讲授…
· ·法喜老师应邀为银行行…
· ·法喜老师应邀讲授《职…
· ·2010年度课程发布…
· ·刘硕斌老师为电信高级…
· ·刘硕斌老师应邀为华为…
· ·刘硕斌老师于揭阳移动…
· ·刘硕斌老师应机构邀请…
· ·法喜老师应邀将于洗心…
· ·刘硕斌老师为玉溪电网…
· ·刘老师继续讲授《禅悟…
· ·刘硕斌老师应邀继续为…
· ·刘硕斌老师应中华讲师…
· ·应中通信机构邀请,刘…
· ·刘硕斌老师“做客”济…
· ·融通智慧学学会群、微…
· ·刘硕斌老师将为杭州中…
· ·刘硕斌老师应昆明钱隆…
· ·刘硕斌老师应深圳电信…
· ·刘硕斌老师应问鼎机构…
· ·刘硕斌老师应杭州中天…
· ·刘硕斌老师应百丈文化…
· ·刘硕斌老师为美国可口…
· ·"融通智慧学"暨"现…
· ·禅悟学研修中心合作意向
· ·刘硕斌老师将于“弘法…
· “融通智慧学与经商智慧…
· ·深圳弘法寺“弘法之旅…
· ·广州经盛国际诚邀刘硕…
· ·珠海平和书院邀请刘硕…
· ·刘硕斌老师为中国移动…
· ·湛江法院邀请刘硕斌老…
· ·为深圳弘法寺做《禅宗…
· ·北京中穗诚邀刘硕斌老…
· ·刘硕斌老师再度应邀为…
· ·刘硕斌老师在中山大学…
· ·深圳世联地产邀请刘硕…
· ·珠海平和书院邀请刘硕…
· ·南方电网三度邀请刘硕…
· ·中大EMBA班总裁们…
· ·清华大学邀请刘硕斌老…
[禅] 更多...
· 生命的那股气
· 佛教协会会长学诚法师:…
· 元音老人:心中心法修行…
· 答南怀瑾老先生函
· 什么是真修行?
· 前言:关于禅、参禅、禅…
· 南怀瑾老师早年参禅悟道…
· 南國熙先生:月圓人歸送…
· 禅宗六祖慧能大师与顿悟…
· 魏承思先生:在跟随怀师…
· 禅宗必然的三大历史阶段
· 陈诚之子陈履安谈禅修与…
· 南怀瑾老师讲呼吸法门之…
· 悟后真修—元音老人
· 五十年来的近事——南怀瑾
· 方兴:虚云和尚的禅学思想
· 六字练气歌
· 济公活佛圣训
· 密传佛法通旨
· 禅宗直指
· 零项修炼——顿入智慧巅峰
· 禅悟的境界
· 浅谈禅学
· 浅说禅修
· 禅超越了宗教
· 禅与精神健康
· 禅与中华禅
· 禅与道概论
· 内观智慧禅 (Vipa…
· 习禅与心理健康
· 认识自己 净化身心
· 摄心入定
· 如是观心
· 禅之佛心
· 禅的变迁——参禅悟道话…
· 禅和生活智慧
· 尘尽光生·修心篇:智慧…
· 禅与企业管理(之四)
· 禅与企业管理(之三)
· 禅与企业管理(之二)
· 禅与现代企业管理(之一)
· 佛教与商业之和谐“对财…
· 珍惜一切 随性生活
· 平常心是悟道之本
· 心灵的圆满
· 心灵神医(一)
· 心灵神医(二)
· 心灵神医(三)
· 国学与禅修系列讲座之“…
· 来自佛学的真理与智慧
· 禅宗《六祖坛经》的般若…
· 文字与不立文字
· 胡适对禅宗研究的贡献
· 一部独辟蹊径的禅宗思想史
· 德山宣鉴:开悟的智慧
· 以心传心,不立文字
· 若论佛法一切现成
· 智慧的教化
· 对印度禅学的有益梳理
· 禅心的关照
· 心心相印的和谐之道
· 禅解两宋经济文化
· 少年禅师的故事
· 中国禅的实证方法--参…
· 圆悟克勤:少年一段风流事
· 我的参禅心路
· 毛泽东的禅师风范
· 禅心的关照
· 临去秋波那一转
· 5S管理中的禅道精神
· 禅的生死之悟
· 世界的禅者
· 禅悟成功:从性格看命运
· 禅者三关与承皓一喝
· 不侵常住,同甘共苦
· 日本企业管理中的菊与刀
· 现代禅诗研究片段
· 一乘顿教与和谐社会
· 王维山水诗中的禅意理趣
· 禅宗丛林与文化新生
· 一分自觉,一分智慧,一…
· 佛教禅思想的形成发展及…
· 马祖道一禅法评析
· 关于宋代文字禅的几个问题
· “不由经教”与“由教悟…
· 重解悟与重证悟
· 禅定的身心效应
· 语默之间:不立文字与不…
· 禅修的方法和过程
· 从慧能禅学看禅宗的内在…
· 论 达 摩 禅
· 禅与养生
· “禅”之境界——何处惹…
· 若论佛法一切现成
·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 以德为先
· 禅宗丛林与文化新生
· 学佛的人,命由我立
· 直觉真理的方法论---…
· 释迦牟尼与禅的故事
· 禅是智慧的历史
· 一切现成
· 不懂禅文化,就没法谈中…
· 日本江户文化再生的契机…
· 《菊与刀》摘录与阐释
· 中华文化的英雄
· 善知识难为
· 忍辱菩萨行
· 中国禅文化对佛家的影响
· 智者大师论成佛与做人
· “禅”之境界——何处惹…
· 南山寺感悟:漫画禅意
· 《金刚经》与禅宗思想
· 人心之禅理
· 禅门公案与民间故事
· 什么是禅?——星云法师
· 我对觉悟的新体会
· 没有疑情不是参
· 以正命的态度做事
· 看话禅与默照禅
· 雍正如何参禅
· 一一从胸襟中流出
· "禅"之渊源--古老…
· 高僧的智慧
· 大力比丘的证果因缘
· 一次施舍的福德
· 凡圣两忘
· 滴水开悟
· 悟:禅宗的存在价值
· 弘一大师弃妻毁业:慈悲…
· 禅师的眼泪
· 转身,无限风光
· 低头看得破
· 无事是贵人
· 古佛禅话
· 禅是一种生活的智慧
· 日本禅宗佛教与庭园
· “禅门三关”指什么
· 略论禅宗的证悟之道<四>
· 略论禅宗的证悟之道 <…
· 容易发怒
· 牢狱很大
· 略论禅宗的证悟之道<二>
· 略论禅宗的证悟之道 <…
· 佛陀的四无量心
· 禅与诗
· 丛话禅门五宗:法眼宗
· 云门宗八要
· 普陀山问佛茶品禅意
· 话头·公案·机锋·转语
· 禅的基本内涵
· 禅修入门书:呼吸也是一…
· 饮茶与坐禅
· 禅修与信仰
· 禅修的历程
· 禅的内心世界
· 生态禅美学
· 野狐禅-从修行中升级
· 学禅的基础
· 庞蕴居士
· 又“生”又“活”的生活…
· 牛头法融融道入禅
· 66句震撼人心的禅语
· 禅与禅宗略说
· 禅理、禅行和禅风
· 人能无著便无愁
· 禅与人生
· “空”的奥妙
· 皈依的意义
· 德山悟道事略的启示
· 闾丘胤师礼寒山子之谜
· 我对觉悟的新体会
· 禅和日本人的自然爱
· 根本与方便——追寻以憨…
· 禅像什么
· 禅不需要见解
· 读“禅学三书”感言
· 论析佛理、禅意、诗境,…
· 论祖师禅
· 自性与法性
· 禅与生命
· 禅文化对宋代士夫及社会…
· 禅宗的时空圆融境
· 禅宗的安详人生之道
· 禅机与现代汉语